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38 孔雀东南飞(七)
    受林听雨这副孱弱肉身的限制,小眼现在的探查能力只能发挥到仙尊初期,由此可见这木盒上的禁制或法阵至少是仙尊中期往上的。

    孔雀族长和他的王后其实都还没有达到这样的实力。至于孔雀部落那些皇族的长老们,他们的实力还不如族长和王后。

    这木盒上的禁制必定是另外的强者设置的。

    林听雨带着小眼匆匆潜离了此地,往宝殿外面驰去,不想刚刚进入最外面那间供奉佛像的大殿时,赫然就见一个模样俊美、高大英挺的白衣男子静默立于佛像之前。

    林听雨象急刹车一样,嘎然停了下来。别忘记她现在是一只美丽的绿孔雀,“疾驰”实际上就是低空疾飞。嘎然而止之后,她的双翅呼扇了两下才稳住身形。愕然不已地看着这个男子。

    “高手!”林听雨心中暗自惊呼了一声,警惕地看着那个男子。

    难怪刚才在密室里,小眼会感觉外面怪怪的,原来这大殿里竟突然出现一个男子。

    此人,林听雨看着有些眼熟,怀疑是不是小绿以前见过的男子。只是,小绿见过的“人类”,除了那个头戴舍利的佛祖之外,就是灵山上的和尚了,全都是光头。

    可是此人却是一头黑色的长发,梳着古人才会梳的髻,还有一匹长且直的墨发象缎子一样披在肩头。

    林听雨逃也似的驰入这个大殿,那男子却仍旧一动不动,仍旧立于佛像前,他盯着神坛上供奉的佛像,就好象这佛像在讲述着什么能够特别吸引他的经传一样。

    小眼灵魂中提醒道:“清清,此人的修为,以我现在的探查能力完全看不透,猜测他至少是个中后期的仙尊,说不定还是一代仙帝。可是没听说孔雀部落里有这样的强者啊!”

    林听雨汗个。

    以前的小绿从来就不知道仙尊、仙帝为何物。她所见者,只有孔雀部落的这些族民,偶尔会看到族长和王后,这两人的实力都止步于仙尊初期,这一点在林听雨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小眼就已经核实过了。

    林听雨的记忆都是小绿传送给她的,她当然不知道孔雀部落还有这样的强者。

    至于小眼,对方既然是仙尊中期以上的强者,以小眼现在所能施展的探查能力,当然无法发现孔雀部落的宝殿里还藏着这样的强者了。

    林听雨盯着那男子看了一会儿,却见那男子似乎没有半点要动的意思。她心中纳闷:“此人不想拦下我?”

    对于私闯宝殿的孔雀族民,此人不想有半点动作吗?

    林听雨心中感觉此人好不怪异,试着当此人不存在,继续朝宝殿外面走去。这一次她可不敢再像刚才那样呼扇着翅膀疾飞,而是正儿八经地昴首挺胸朝外面走去。

    “人若真能转世,世间若真有轮回,那么,我们前世曾经是什么?”

    蓦地,林听雨就听身后响起那男子的声音。这声音她听着有些耳熟,他念出的话语,她听上去也有些耳熟。

    “你若曾是江南采莲的女子,我必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一朵……你若曾是面壁的高僧,我必是殿前的那一柱香,焚烧着,陪伴过你一段静穆的时光……”

    男子继续说着,林听雨仔细回忆一下,猛然想起,这段话好象是她现世凡界的某个当代诗人诗集里的一段话。

    现在,这段话居然出现在这个异时空这个古怪男人的口中。这个男人和她一样,都是穿越来的么?

    “因此,今生相逢,总觉得有些前缘未尽……”男子说到这里,声音嘎然而止。

    林听雨实在忍不住回头看向那个男子,却见那个男子仍旧象面壁一样,微微仰头注视着神坛上供奉的那尊佛像,与刚才她从后面的殿里窜出来时的样子没有半点变化。

    “敢问这位前辈,您是何人?”林听雨到底是按捺不住好奇心,开口问道。

    男子盯着那尊佛像,仍旧一动不动。

    林听雨只得又道:“前辈刚才所念的,晚辈似乎曾经在哪里听到过。”

    “哦?”男子这次终于有了动作,唰的一下转过身来,好看的凤眸有如被星点亮,灿灿地看着林听雨。

    林听雨心里忐忑不安得很,但是想到她在以前的任务里曾经错过了司马悟,她不想再错过任何一次有可能和展拓相遇的机会。

    怎么办?她明明知道,就算这个男子确实是穿越过来的,可也未必就和展拓有什么关系,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一定要搞个明白。

    就算,“搞明白”这个过程会让她面临极度危险。

    男子问道:“你在哪里听到过?”

    “这……晚辈记不清了。”林听雨现在只想试探出这男子是否穿越者,却并不想彻底露出自己的底,所以只给了个含糊的回答。

    男子扬唇笑了起来,看着她的目光变得有些玩味。他明显看出林听雨的话是在搪塞他。

    林听雨壮着胆子问:“敢问这位前辈,您……和这宝殿可有什么关系?”

    她总感觉此人怪怪的,与孔雀部落里所有的孔雀都不相同。

    虽则能够修炼得完全化出人形,可想而知,若是眼前此人真的是孔雀部落中的一员的话,实力必定强悍非常,而她私闯宝殿也将面临被处决,可是,林听雨还是决定要冒险一试,不急于逃走。

    “我与这宝殿的关系?”男子道,声音莫名地变得幽远流长,好象来自很久远的年代,“他……曾是我的。”

    林听雨听得有些茫然。

    男子已经又再转头,仰头继续看着那尊佛像,悠悠地道:“小辈,你来说说看,佛者,为何?”

    林听雨默然了一下,道:“佛者,魔也。”

    男子唰的再度转头看向她,目光毫不掩饰地带着愕然。片刻后,他道:“因何有此一说?”

    林听雨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佛与魔,不过是一个人的正面与反面,二者本是共体,不可能真正分割。”

    “呵!”男子先是轻笑了一声,接下来却又仰天哈哈大笑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