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80 撒旦(二十六)
    爱德华传音道:“你还怕她毁了切尔特玉湾不成?再说,咱们早就从撒旦那里得到了催动切尔特玉湾取得红方的方法,她现在动用的魔法显然并不是那个方法。先看看她现在用的这个魔法到底有什么作用再说。”

    苏拉重新坐了下来。

    可是,她还没坐稳,就险些被眼前的一幕惊得从沙发上掉下来。

    一旁的爱德华也是震惊得无以复加,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在切尔特玉湾的上方虚空中,竟然开始显露出一段又一段的画面,好象它就是一个摄像机一样,摄录了许许多多的情景。

    其中有撒旦趴在她的王椅上睡熟,伸着懒腰说着梦话;还有爱德华和苏拉趴在椅子旁偷听撒旦的梦语;甚至还有这两个人将撒旦赶下王座的情景……

    “哦,原来如此,哈哈!”林听雨看到这些画面不由得叹了一句,然后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撒旦啊,敢情是有说梦话的毛病。

    她在梦里说出了很多秘密,被一旁服侍的苏拉或者爱德华偷听了去,难怪这两个家伙会知道许多撒旦的弱点,可是撒旦又完全不理解他们是从哪里得知她这些弱点的。

    这多半跟撒旦以前有精神分裂症有关,睡觉都不安稳。现在的撒旦只剩下半魂,心思远不如过去复杂,估计这毛病已经改了。

    爱德华和苏拉听了她的话,还以为她是恍然他们夺了撒旦的王座,然后假冒撒旦统治了地狱这许多年,都开始警惕地看着她,提防她因为他们对撒旦所做的事而发难。

    不过,林听雨将这些画面看完之后,她就停止了施法,将切尔特玉湾递还给苏拉。

    苏拉愕然了一下,她以为这个和撒旦有旧的“索菲亚*格雷”在得知他们杀了撒旦夺其位之后,会跟他们翻脸。最起码,这个女人先前所说的对撒旦的忌惮,已经不需要了。

    她现在就可以动手夺走切尔特玉湾。

    林听雨见苏拉愣怔着,便道:“不错,这枚切尔特玉湾是真的。”

    小眼在她刚才施法催动出切尔特玉湾所记载的这许多年的记忆之时,已经趁机施法,用神池将这切尔特玉湾里的法能悉数吸走了。

    那些画面足足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将这数百年来爱德华和苏拉所发生的事记载下了大半。让林听雨对这两个人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这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也足够小眼施法,用神池将切尔特玉湾中的法能尽数抽走,之后小眼仍旧利用它强大的屏蔽能力,化成一粒尘埃,在爱德华和苏拉两人眼皮底下回到了林听雨灵魂之中。

    小眼急于看看切尔特玉湾中的法能到底有多强。

    苏拉接过了切尔特玉湾,道:“你已经知道了地狱的真相,打算怎么做?”

    林听雨反问道:“地狱的事与我何干?我干嘛费事去管地狱的闲事?”

    爱德华道:“你不打算拿走切尔特玉湾?毕竟真正的撒旦已经不在了。”

    林听雨哈哈大笑起来,道:“那只懒猫要是真的死了,你们绝对会比她死得还要惨。”

    爱德华和苏拉一听尽是脸色一变。

    林听雨又道:“撒旦掌管地狱已非一朝一夕,要是她能被别人这么轻易就能取而代之,那,撒旦早就不存在了,不会有你们出手将她取而代之的机会。”

    爱德华有些惊悚地道:“你的意思是,撒旦根本就没有死。那她现在在哪里?”

    林听雨道:“以我对她的了解,就算她现在就站在你们面前,你们也认不出她来。所以,何必非要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呢?难道说,你们知道了她在哪里,就能真的去把她杀掉吗?呵呵!”

    以撒旦现在的肉身之强,就算是十个爱德华和苏拉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杀掉撒旦了。而且,撒旦觉醒了以前的记忆,因此得到了诸多新的强大的魔法,撒旦以前的魔法弱点早就不复存在。

    苏拉不可置信地道:“我在地狱边界安排的探子早就告诉我,她已经死了。”

    林听雨想起了地狱边界上的那些猫。

    那些猫之中想来就有苏拉说的“探子”,不过,她离开地狱时所在的撒旦肉身已有仙尊之能,而小眼的屏蔽能力则比美仙帝,那些“探子”除非有仙帝的能力,否则根本就发现不了撒旦和其他的猫有什么不同。

    而撒旦死在地狱边界,也确有其事。只不过她的灵魂不甘就这样散去,沟通了花花世界。

    林听雨淡笑道:“除非你口中所说的‘探子’能够强过撒旦,否则它们是根本就发现了撒旦的。”

    爱德华急道:“如果她没有死,为什么不回地狱夺回王座?”

    “索菲亚*格雷”给他们说的这事,也太让他们惊悚了。撒旦没死,早晚会重回地狱找他们算账。虽然撒旦已经干过这种事,而且还被爱德华和苏拉连手再度击败,并且受了足以死好几回的致命伤。

    但是不知为什么,爱德华和苏拉听到林听雨说的这番话,立刻就提心吊胆起来。林听雨的话,分明是在暗示他们,撒旦还有很多他们不知道的事,或者说有很多他们不知道的能力。

    林听雨笑吟吟地道:“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一定是躲在暗处,静等着看你们上演的好戏呢,所以并不急于现身收拾你们这两个叛徒。”

    爱德华问道:“什么好戏?”

    “这个嘛,呵呵!”林听雨又是一笑,“谁知道呢。我只能猜到,这场好戏肯定是她一手安排的,而且是让她很感兴趣的,所以她才会有这番兴致,躲起来静静观看。”

    爱德华和苏拉脸上的神色都不是一般的难看。

    林听雨道:“我已经证实你们手中确实有切尔特玉湾,我可以答应你们继续与我们同行,咱们明天一早就启程,前往寻找红方。”

    说完,她大大方方地离开这两人的套房,留下近乎于恐慌的爱德华和苏拉。

    让他们好好地享受被黑暗中不可知的敌对力量盯着的滋味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