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81 撒旦(二十七)
    第二天,林听雨就带着众人蹬上皓月买下的巨大游轮出海了。看着这前往的方向,爱德华和苏拉越来越感觉不对。

    待到出海后的第五天,游轮在全力行驶的情况下已经深入外海,爱德华终是忍不住道:“格雷小姐,这个方向……”

    林听雨呵呵一笑道:“别急,咱们很快就到地方了。”

    爱德华和苏拉相视一眼,他们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异色。这个方向正是前往地狱之门的方向,难道说,红方的藏匿之地竟是地狱之门?

    自从上次林听雨和他们谈话以后,他们就一直很不安,如今想到要回地狱,竟也感觉深深的不安。

    与他们一样不安的还有艾特和斯德瓦尔娜他们那一阵卡尔特人家长。因为他们发现,他们没有联系上先前一直跟着他们的长老苏图*格雷。

    倒是那个吸血鬼霍夫拉*道森,不时地在云朵中露头。他是一个俊美到极致的美男子,只是眼角微微吊着,透着几许邪魅。

    这数天里,他有时还会降落到游轮上,傲然立在船头,一副乘波踏浪的狂傲姿态。苏图不在的情况下,这里当属他实力最强,他这副张狂模样也没有谁有胆量提出质疑。

    亚瑟很担心苏图,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跟上来,该不会是被那个霍夫拉做了手脚吧。

    亚瑟几次都想联系苏图,可是如今处于深海,手机根本就没有信号。游轮上倒是有与外界联系的设备,可惜由皓月掌控着,而皓月没有半点要借给他用的意思。

    “真是糟糕,咱们应该在发现只有苏图长老出现的时候,就该联系其他的长老,让长老会多派几位强者过来。”费尔南多*肖恩忍不住传音与众人道。

    亚瑟道:“苏图长老办事向来稳妥,如果不是出了意外,他不可能不跟上来。”

    “呵呵,几位卡尔特族的小朋友,你们聚在一起两三天了,一副焦虑担心的样子,该不会是在担心你们的长老苏图吧。”霍夫拉*道森突地现身在游轮之上,邪魅且悠然地与几个卡尔特人说道。

    亚瑟淡笑且有礼地说道:“道森阁下,我们只是在谈论家常。”

    “哦?”霍夫拉挑了挑他那好看的剑眉,扬唇邪笑道:“原来苏图那个老家伙不算在家常之中啊!唉,真是可惜,我还以为你们在担心,所以特意过来跟你们打声招呼,苏图在刚刚离开盗荡海滩的时候就被我打得落了海,至今都不知道是生是死。”

    卡尔特人听到这里脸色都是一变。

    霍夫拉又道:“这几百年来,我一直在研究如何击败苏图这个老怪物,没想到前一阵子还真让我研究出来了。我那天其实只是想试试身手!

    唉,大概是苏图真的老了,交手不到十个回合就被我击落入海,生死不明。”

    说到后来,他故作一脸痛惜,深刻解释出“猫哭耗子假慈悲”是怎样一个状态,让几个卡尔特人气得咬牙切齿,亚瑟的拳头更是紧握得骨节咯吱咯吱直响。

    他深知苏图这位出身格雷家族的祖辈有多强大。当年苏图与霍夫拉一战,虽说不是完胜,但也不曾败在霍夫拉的手上,如今怎么可能连十个回合都挡不住?

    霍夫拉所说的,研究出击败苏图的方法,这话鬼才相信,肯定是霍夫拉暗中使了什么诡计。

    卡尔特人的目光突地落到了霍夫拉的身后。

    霍夫拉顺着他们的目光转头,就看到金发碧眼、身材高挑妖娆的女子站在身后。他的眸光一敛,震惊于此女到来,他竟然丝毫没有发觉。

    不过,他仍旧一副淡定模样,邪魅着笑道:“自称为索菲亚*格雷的女人!”

    林听雨哈哈一笑,道:“没想到道森先生大驾光临,来到我的游轮之上,真是令我荣幸之至。不知道道森先生有没有兴趣和在下共赏茶道。”

    “茶道?”霍夫拉微惊笑,随即慢慢扬唇笑了起来,“东方人的爱好,我听说它既神秘且悠远,倒还真想见识一下。”

    “请随我来。”林听雨示意一起前往船舱之中。

    艾特远远地走了过来,想要靠近时被林听雨以目光制止。

    他们离开之后,亚瑟将艾特拉到一边,传音道:“咱们必须想办法离开这艘船。苏图长老不见了,我担心他可能真如霍夫拉说的那般出了事,得去找找看。再说,咱们不能单独面对这些强者。”

    艾特道:“苏图长老不见了?这怎么可能?”以苏图那样的实力,谁能就这样让他无声无息的不见?除非是他自己愿意。

    亚瑟道:“刚才霍夫拉说,苏图长老被他打下海,至今生死不明。”

    艾特“切”了一声,道:“这不可能。那只吸血鬼在吹牛。”

    话音未落,他和亚瑟的耳边就响起霍夫拉邪魅的声音:“小辈,我说的可是真事哦。”

    艾特和亚瑟脸色都很难看。他们的传音明显被霍夫拉探得一清二楚。

    艾特道:“爸爸,索菲亚会保护我的,我不离开。你要是实在在担心苏图长老,不妨和其他的叔叔们去找找。我去跟索菲亚说一声,让她提供给你们必须的东西。”

    亚瑟急道:“傻子,你胡说什么呢?我们会一直跟到这里,就是因为你和斯德瓦尔娜在那女人手里,不然我们为什么要趟这混水?还有,霍夫拉也好,还有那两个神秘的所谓地狱来使也好,都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尤其是那个索菲亚,敌我不明,你和斯德瓦尔娜也必须跟我们一起离开。”

    艾特无奈笑道:“爸爸,索菲亚带我们出来是去寻找红方的。如今红方的藏匿之地还没到,她不可能放我们离开。你觉得就凭咱们的能力,能够从那个皓月眼皮底下偷偷离开?”

    亚瑟嘴角抽了一下。想归想,可是真要做起来,他们是没多大可能潜离。

    这让他头痛不已。万万没想到,苏图长老会在中途突然消失,这一点也不象他的风格。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亚瑟越发担心起苏图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