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88 错事
    常无忆仍旧在焦虑地走来走去,只是顺口说道:“我知道它是猪,我从没说过它是别的。”

    展无影这小人儿的智商可不象他的个头那般小,他发现师父完全没领会出他话中的潜台词,脸上的茫然之色更浓,问道:“师父,你到底在担心什么事?”

    常无忆道:“我能有什么事可担心的?”

    展无影道:“可是你现在的样子,就好象电视里那些怕老婆的男人,干了一件绝对不能让老婆知道的事,可是却突然发现他老婆早知道了这件事,吓得不敢回家……”

    常无忆瞪眼吼道:“我什么时候不敢回家了?”

    展无影道:“你是没有不敢回家啦,可是,你为什么非要我搬出我妈妈的房间?我分明就很想跟老妈睡在一起。”

    常无忆道:“你都能独自闯荡凡人界,是时候学会独立生活了。再说,你也应该有属于你自己的独立空间。”

    展无影白了常无忆一眼,嘟囔道:“不管我搬到哪儿,你还不是盯得死死的?”

    猪仔点头小猪头,哼哼说道:“是哩。师父,你想要一个独立空间想问题就直说好啦,我和我的小主人都会支持你啦。”

    展无影道:“师父想要独立空间,自己直接开一个就好啦,干嘛非得把我搬出老妈的房间?师父,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商量,又怕被我老妈听到?话说,以师父你的能力,想要当着我老妈的面和我私下谈事情也不是难事啊,为什么非得让我搬出来?师父,你心里到底在怕什么?你很怕我老妈吗?”

    常无忆吼道:“我怕你老妈干什么?我有必要怕她吗?”

    “对哦。”展无影小脸都皱成了小包子,“你这么厉害,把我老妈强得好多,应该是她怕你才对,你没理由怕她啊!”

    “就是。”常无忆说道。

    展无影好不怪异地看了一眼师父,又道:“师父,你那天不是跟我说,你有事情要办,要有一段时间不会出现么?怎么第二天你就跑来了?而且,在我房间里一直这么走来走去到现在?你到底在担心什么?说出来让徒儿我给你出出主意。”

    “是啊是啊,”猪仔再次点着它的小猪头附和道,“看你这样子,好象是很担心被师娘打屁股一般,你该不会是去泡花姑娘了吧。”

    “胡说什么?”常无忆的拳头在虚空中朝猪仔的小猪头打了一下。

    那猪仔就哼哼地直接仰倒着向后摔去,直接来个四仰八叉。好在它后面是床,没把它摔得怎么样。

    不过,常无忆这虚空的一拳貌似打得可轻,猪仔哼哼着,拱了半天才重新坐起来,脖子还有点发软,脑袋晃悠悠,一副随时都可能再摔倒的样子。

    展无影把它扶住,它才没从床沿上摔下去。

    展无影噘着红嘟嘟的小嘴,抱怨道:“师父,别欺负猪仔嘛。话说,什么叫‘泡花姑娘’?”

    猪仔那里一听来了精神,刚才被一拳打得发蒙的双眼,此时再度发出光来,正要开口给展无影解释,便听常无忆指着它喝斥道:“你要敢胡说八道教坏无影,你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然后拿你去炖红烧肉?”

    小猪仔吓得立刻闭紧了嘴巴。

    展无影道:“你们不告诉我也没关系,回头我去百度。”

    常无忆脸黑得象锅底,阴阴地道:“你小子老实地修炼,别胡思乱想。”

    展无影郁闷道:“师父,你整天这样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怎么修炼?你要是有话想背着我老妈跟我说,那你就说啊!”

    “我……”常无忆话到嘴边,居然又咽了回去,俊美无双的脸居然涨得跟红柿子似的。

    “哎哟俺的娘诶!”猪仔吃惊之下,家乡话又脱口而出,“师父,你该不会是背地里偷看俺娘洗澡来着吧!”

    “闭嘴!”常无忆要被这只猪给气死了,“我干嘛偷看你娘洗澡?”靠,都被这只臭猪带成半个“中原话”了!

    猪仔又要开口说话,谁知道常无忆挥手朝它一指,它的嘴巴就被封了,吐不出半个字。

    “这下清净了。”常无忆带着几分叹息说道,在展无影身边坐下来,组织了半天语言,才道:“无影,师父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什么事,师父?”展无影见他的神情异常的郑重,又想到他这些来的焦虑不安,立刻也正了形色,乖巧地糯糯问道。

    常无忆一脸苦色,道:“那个,师父办了一件大错事。”

    展无影道:“什么错事?”

    常无忆沉默下来,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展无影道:“这件错事……后果很严重?”

    常无忆点了点头,眉头紧锁。

    展无影道:“那,这件错事到底是什么?”

    “我……”常无忆再度欲言又止,脸再次红了起来。

    小猪仔哼哼起来,一副“我知道,让我说话”的样子。

    “老实待着。”常无忆斥道。

    小猪仔只得怏怏得不再出声。

    “无影,有件事师父要跟你说。”常无忆沉默半晌,开口说道。

    展无影听得好不纳闷,道:“你不是正在说嘛。”顿了一下,才有所醒悟地道:“你现在要说的事,跟刚才你说的错事,不是一件事?”

    常无忆努力组织着自己的语言,道:“虽然不是一件事,但其间有很大的关联。”

    “哼哼!哼哼!”小猪仔点头猪头哼哼着,好象在说“就是就是。”似乎它已经猜到了一些苗头。

    常无忆道:“这件事,我也许应该早就让你知道,可是我不希望这事出什么差错,这可能会影响到我本身,有可能会让我……”

    “怎样?”展无影好奇问道,“师父,这事可能会让你怎样?”

    消失!不存在!永远无法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常无忆心道,但话到嘴边又怕吓到展无影,便改口道:“总之,会给我带来很严重的问题,让我无法解决。”

    “这么严重啊!”展无影惊叹道。原本在他看来,这世界上已经没有谁能让他的师父为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