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89 来自未来(月票七十加更)
    在展无影看来,常无忆所讲的这个故事很长,有些情节他都因为走神而过错过了。

    不过,其中几个重点,他还是记住了。

    也正是因为这几个重点,才令他在震惊之下时不时地就走神,难为他才这么大点儿,居然将这一讲就是好几个时辰的故事的梗概记得七七八八。

    中途,常无忆还不时地露出无措的眼神看向他,想要看清他对自己所讲之事的反应。

    而在一旁的猪仔,估计要不是被常无忆封印了说话的能力,恐怕早就叫出来了。它已经有好几次直接蹦了起来,还有一次直接从床沿上掉了下去。

    等到常无忆讲完,就以探究的目光注视着展无影好半天,似乎想知道这孩子对于他讲的这事,和他讲的自己的真实身份,到底是怎样一个看法。

    展无影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常无忆讲的这个故事整理好,弄明白了里面的许多关系,他稚嫩的小脸上就只剩下“惊悚”了。

    半晌过后,常无忆见他始终没吭声,就伸出手来拍拍他的小脑袋瓜,叹息道:“无影,你会不会怪我?”

    展无影瞪视着他,道:“我就搞不明白了,你说的引灵磁石会将所有它周围的灵魂全都吸过去,永生永世都无法挣脱它的束缚,可是,你的灵魂在那里自爆,怎么反而会因为它对灵魂的磁性而重聚、修复好?”

    常无忆感觉好不怪异,这孩子听了半天,难道在意的就是这个?他对自己的真实身份,对他们之间的关系,居然连问都不问,这孩子是真不在意还是怎么着?

    虽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是常无忆还是很耐心地解释道:“因为在我过去的某一世,我本来就是一块石头,灵魂对于石头有着很强的适应性。”

    展无影道:“石灵数不胜数,我可不信那些被引灵磁石强行吸过去的生灵,除了你就没有其他的石灵了。”

    常无忆道:“你说的没错,除了我的灵魂对于石类有着很强的适应性之外,我还提前准备了一个名叫‘非魂’的宝物,是一种类似于魂壳的东西。

    它可以抵制引灵磁石对于灵魂自我意识的泯灭能力,所以引灵磁石并不曾消灭我的自我意识。不过,我因为灵魂破损严重,确实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意识蒙昧阶段。而且因为灵魂破损,在重获新生之后记忆却始终没有恢复。”

    “非魂,这是什么东西?”展无影纳闷道,“它居然有这样的奇妙作用,一定很宝贝吧。”

    常无忆“哈”的轻声一笑,道:“是啊!它来自一个时间永恒静止的空间——永恒之流,是一种似石非石、似花非花的东西。它本来的面目看起来似是一个剥去皮的核桃,也很象是人脑,但它无论存世多久,都不可能有任何变化。”

    到底还是因为年纪小,知识和阅历有限,对于常无忆后面的一句话,展无影有点理解不了,茫然地看着他的师父。

    常无忆解释道:“正常情况下,一件没有生命没有意识的东西,哪怕是一块石头,如果存在的足够久,就会慢慢开启灵智,亦或是被经久的岁月风华,可是非魂,就象永恒之流一样,就算离开了永恒之流,它也不会被外面流动的时间侵蚀,不会流下岁月的痕迹。”

    展无影有些恍然地道:“所以,它也不会被引灵磁石做任何的改变。”

    “不错。”常无忆道,“我的灵魂虽然爆得粉碎,并且被引灵磁石吸引而沉到那崖底,时间一久,就与引灵磁石融为一体,可是却因为非魂的保护,我的灵魂不但没有被引灵磁石伤害,反而因为它对灵体的吸引、聚合之功而慢慢地重聚,由此得以重生。”

    展无影道:“那你把这事直接告诉老妈不就得了,干嘛搞得这么费劲?我看到有好几次,老妈都背着我为你难过呢。”说到后来,他稚嫩的小脸现出郑重神色,有点质问、怨怪的意味。

    常无忆叹息道:“我刚才的话你还没听出来么?其实,我并不生存于你所在的这个时代,而是来自未来。对于我来说,你和她,都是‘古人’。

    我如果过多地参与你们的事,很多事的发展方向都可能会改变。

    尤其是,你老妈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与我之再生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她的事我更加不能插手太多,不然就会导致未来的改变,很可能会令我的再生变成一个空想,而我也将不复存在。”

    展无影噘着嘴巴嘟囔道:“你插手得还少吗?”

    常无忆嘴角抽了一下,道:“是哦,一不留神,插手得太多了,导致现在无法收场了,怎么办?”

    “所以你才这么焦虑?”展无影道。

    常无忆愣了一下,点头道:“可能是吧。”

    “哼哼……哼哼……”猪仔在一旁哼叽起来,明显有话要说。

    常无忆道:“你又想干什么?告诉你,不好听的话你趁早不要说,我们可不想听。”

    展无影见猪仔一脸焦急,便道:“师父……”一出口愣了一下,神情古怪地看向常无忆。

    常无忆苦笑道:“你继续这么唤我也无妨。不然改口改习惯了,当着你老妈的面喊出来,会很麻烦的。”

    展无影便接着道:“猪仔好象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不如先解了它的封印,看看它说什么。”

    猪仔立刻不停地点着它的小猪头。

    常无忆便解了猪仔的封印。

    猪仔终于可以说话了,眼中闪过兴奋。常无忆隐隐感觉有种不祥之感,想要立即再把这家伙的猪嘴给封上,谁知它已经开口了。

    它道:“师父,你这样说我可不太同意。你说你现在无法收场,什么事无法收场?大不了你现在消失,相信以你的能力这样做,俺们娘也不会说什么。我看你肯定还隐瞒了不少事。”

    常无忆瞪视着猪仔,心说:“早知道你这么多事,就不把你的封印解开了。我就知道你这猪嘴里说不出什么好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