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91 暗香(一)
    说是不受控制,这怎么可能呢?以常无忆的能为,已经少有人和事能让他不受控制了。常无忆自己心里明镜似的,不受控制的说辞不过就是给自己一个心里安慰。

    “无影,你说,我该怎么办?”常无忆问道。

    没办法,除了这个臭小子,他根本就找不到什么人来商量这件事。要不是看在他还得跟展无影商量这件事的份上,他肯定会上去提溜起那臭小子的小脚丫,看这小脚丫还怎么在他眼前得意地摇来晃去的。

    话说,他才不会承认有关林听雨那个女人的事会让他捉急,都不得不象展无影这小家伙屈服了。他只是比较在意展无影的看法,所以才会想到来找展无影商量的。

    猪仔那里虽然被展无影惩罚着不能说话,不过以它的智慧,早就将眼前这一幕琢磨得透透的,直朝展无影使眼色,想着让他趁机从常无忆那里给自己骗点儿“好吃的”。

    要知道,猪仔喜欢的“好吃的”,根本就不是寻常之物,这个时空里的修士基本上都弄不到手的。

    可惜,展无影对它的暗示有若无睹,坐了起来,无奈地叹息一声,道:“我哪儿知道啊?”顿了一下,又道:“不然你去跟我老妈交代吧,把你犯的那个错提前坦白交代,免得被人钻了空子。”

    “这个,不行。”常无忆道,心里有如鹿撞,脸也跟着红了起来,“再说,我交代了,那你老妈还能按原来的历史进程行事吗?到时候我肯定就这么没了。”

    展无影道:“以你的能力,你还控制不了形势?”

    常无忆道:“在那个强者出现之前,形势完全在我掌控之下。可是在他出现之后,我就不可能完全掌控形势了。要知道,许多事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比方说,那部《妙法修音经》,他在未来就不曾听说过,也不曾见什么人使用过。

    “唉,阎提摩尼,你到底还有多少手段是我所不知道的?”常无忆无奈地直想挠头,“早知道会这么麻烦,在思量海我就该好好地防着你,没留神竟然让你得了进入花花世界的密码,害我现在焦头烂额。话说,他是怎么得到这个密码的?”

    想到这里,常无忆心中一动,猛地就想到了什么,暗道一声:“哎呀!”唰的一下就消失不见。

    “师父……”展无影惊呼出声,怎么商量没个结果,师父突然就走了?

    常无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我有要事离开一段时间,你自己好生修炼,不可懈怠。”

    “又是这话!”展无影叨咕了一句。上回师父说完这话,第二天就冒出来了,一直到现在才离开。

    “密码就是我当初重生化身的日子,难怪阎提摩尼这么容易就发现了密码。我把密码改了,这回我看你还怎么乱入。”常无忆嘀咕着,已经到了另外的时空,唰的一下闪入一幢高耸望不到顶的楼宇之中。

    他可以忍受阎提摩尼在他眼皮底下传授各种法典,何况还是传授那女人厉害的法典,他为此还高兴了一阵;但他却不能忍受阎提摩尼给自己带绿帽子,所以,原本不太在意阎提摩尼进入花花世界的,此时他却要想尽办法阻止了。

    这一次穿越,林听雨事先得了小七的提醒,提前把自己的肉身收进了修罗扇,是以再穿越到异时空执行任务时,连着肉身也一同被带走了。

    肉身进入二级世界,她就可以让莫菲在肉身中修炼,借修罗扇与二级世界的联系,大量吸收、炼化二级世界里特有的仙力,这于她的肉身实力增长,好处不是一般的大。

    林听雨在醒来的刹那,还来不及整理如海一般涌入脑海中的记忆,鼻中就先行闻到一股清新淡雅的香味,随风而来,隐隐绰绰,若有还无,却又馨香得沁人心脾,让她很是舒爽。

    伴随着这股香风,还有清爽的笛声在耳边回荡,转动眼珠,她寻着笛声来处望去,便发现自己此时正趴在一个水榭凉亭中的木椅之上。

    而在水榭之外,白色的罗帏随风扬起,可见长长的黑发与白色罗帏时而卷在一起,风又吹又散了开去。

    林听雨仔细看去,这才发现一个高大英挺、一袭白色广袖锦衣的男子正背对着水榭,对着碧绿如玉的水面吹着笛子。

    笛音袅袅,伴随着清风雅香,一起进入林听雨的五感,让她从未有过的清朗舒畅。

    不过,林听雨还是敏锐地发现了一个细节。那个若隐若现传过来的淡淡香气,是梅花香气。而看周遭的景致,该是春夏之季,并不梅花开的季节。

    林听雨仔细地分辨了一下,很快就发现原来那淡淡的梅香是从湖边吹笛的那个白衣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这不是什么香精发出的味道,而是男子身上佩带的一块玉佩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

    小眼探出那块玉佩并非真的就是玉佩,而是一枚妖骨——梅花妖骨。虽只是一小块妖骨,但上面负载着雄浑厚重的妖法,当可护持佩带者不被其他妖能或法术所侵。

    林听雨坐了起来,努力以最快的速度去整理刚才涌入脑海中的那些记忆。

    原主名叫柳如叶,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被宁渊皇朝的一个小县官偶然捡回了家,从此,她就成了这家小姐柳千芳的丫环。

    在外人看来,柳千芳天真善良,明媚大方,对她很是不错,贤名远播。

    实际上,只有贴身服侍的柳如叶知道,柳千芳是个地道的心机女,较同龄的许多女孩子都精于算计,野心极大,对于自己小小县官之女的身份很有些无奈与愤恨,一心想飞上枝头。

    但,也正是因为柳千芳是县官之女这个身份,注定她最多只能成为一方小吏的妻子,这并不是她想给自己的结局。

    恰巧宫中小选,让三级以下的各级官吏献上家中适龄的女子入宫为婢,柳千芳也在待选之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