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95 暗香(五)月票九十加更
    助景浩成为后世铭记的一代明君,就是柳如叶的第一个愿望。

    柳如叶的第二个愿望,就是将那个柳千芳千刀万剐,让她再也不能祸害景浩和宁渊国。

    此时,柳如叶已经被景浩调到了御膳房,工作轻闲了许多,偶然看到御花园中无人,就打算趴在了御花园水榭凉亭的小凳子上休息一下,不想竟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

    而她醒来之后,就发现皇帝景浩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御花园的水榭凉亭外,笛音袅袅的,在湖面上回荡。

    此时的景浩并未身穿龙袍,如果不是以前见过皇帝,柳如叶可能都认不出景浩来。可惜柳如叶并不通音律,听不出这笛音中透出的彷徨与矛盾。

    林听雨终究不是柳如叶。

    当时的柳如叶惊醒后听了这首曲子,只是觉得好听,剩下的就是茫然,完全不知道这曲子在讲什么;而林听雨却是了然。这也难怪从小就接受文采武功各式教育的皇帝景浩对当时的柳如叶无感了。

    林听雨猜想此时的皇帝八成正为怎样安置这个柳如叶发愁呢。他并不想立柳如叶为后,因为他现在所喜爱的是那个柳千芳;可是,他又不想违背祖训,破坏了先祖与梅仙的约定。

    她坐起身后,静听片刻,发现皇帝并没有转身来与她相见的意思。事实上,当初柳如叶在时,皇帝吹完了曲子,见身后的柳如叶始终不能理解他曲中之意,便无奈地走了,头也没回。

    林听雨见景浩所吹的曲子始终幽幽转转的,轻轻地叹息说道:“唉,不如意事常**,可与人语无二三!”

    那皇帝的笛音嘎然而止,猛地转过身来,目光有如电射,看向林听雨。

    林听雨假装一惊,赶紧屈膝跪拜,道:“奴婢参见皇上。”

    景浩有些惊讶地问道:“你能听出朕的曲子在说什么?”

    林听雨噗哧一笑,道:“皇上的曲子不停地反反复复,一听便是在彷徨矛盾,象是有什么事不能做出最后决定。”

    景浩绷起脸来,哼了一声,道:“你一个小小的宫婢,对曲音能了解多少,竟敢大胆评论朕吹的曲子?”

    林听雨道:“奴婢对曲音了解的确不多,只是会唱一些小曲罢了。皇上若是心烦,不妨就让奴婢唱上几首小曲,给皇上解闷。”

    景浩犹豫了一下,却还是说道:“那好,你且唱来让朕听听。你若是唱得不好,朕可不饶你今日私评朕之曲音的罪过。”

    “是。”林听雨应道,轻启朱唇,悠悠地唱了起来。

    “谁把红豆一丝一缕磨成香,让相思从缝隙里溢成江,惊鸿入耳,温柔了沧桑,愿宣嚣尘世把我们遗忘。听你呼吸里的伤,听你心跳里的狂,听你怀抱的暖蔓延过山岗;听你眼睛里的光,听爱在耳畔发烫,听我们在心墙的两边,地老天荒……”

    这是一首为名《听》的歌曲,林听雨在凡人界的电视剧里听了一遍,就将它的词和曲都记下了,如今幽幽地唱毕,竟让那皇帝景浩一时失神。

    林听雨还以为在这个极看重男女大妨的时空里,皇帝景浩听到这样的歌曲会先震惊,然后震怒,没想到景浩竟是安静地坐在那里,半天都不吭声。

    林听雨试探着唤了一声:“皇上……”

    见景浩仍旧坐在那里发愣,林听雨便小声道:“这是民间的小曲,也许皇上从小饱读诗书,所爱者都是雅乐,不喜我们百姓所喜欢的这些玩意儿。”

    忽听景浩说道:“不是,你唱的这首典子当真是好听,只是朕从未听过类似的曲子,是以有些吃惊,只能慢慢回味罢了。”

    林听雨笑道:“这么说,皇上很喜欢这样的小曲?”

    景浩道:“这一首曲子确实不错。你可还有其他好听的小曲,不妨唱来听听。”

    林听雨点头“嗯”了一声,又再扬声唱了起来。

    只不过上一曲她唱了一首情歌,让景浩回味,猜想可能是让景浩想起他与柳千芳的感情,故而有些儿女情长。说不准半是回味歌曲半是思念柳千芳,这才有些发愣。

    所以这一回林听雨就改了曲风,开口朗朗地唱道:“君欲守土复开疆,血犹热,志四方。我为君擦拭缨枪,为君披戎装。君道莫笑醉沙场,看九洲,烽烟扬。我唱战歌送君往,高唱……”

    此一曲唱毕,那景浩哈哈大笑起来,道:“这一曲更妙。不过怎么听都是一首战歌,不象是你所说的民间小曲。”

    林听雨一脸天真无邪,嗔道:“民间怎么就不能有战歌流传了?”

    “好好好,你说是民间流传的就是民间流传的吧。”景浩无奈笑道,“你倒是对‘民间’的曲律所知甚多啊,诶,要是你有兴趣,不妨助朕编纂一部民间乐典,把你所记得的这些‘民间’曲子一一记录下来,如何?”

    林听雨奇道:“皇上怎么突地有兴致要编纂什么民间乐典了?”心中不由得一动,怕是这个皇帝正在犯愁总不好让柳如叶一直在御膳房待下去,那里虽然比浣衣局好些,但那里的宫婢身份也是很轻微卑贱的,若是哪天一个不小心得罪了哪个宫的主子,就会挨打,甚至砍头。

    难道,皇帝这是想给柳如叶找个更好的活计?

    便听皇帝沉声说道:“听你刚才那两曲,若真是来自民间,那这民间流传的曲子想必也极优美动听的,若是任它们在民间流传,哪天流传没了就可惜了。”

    敢情这位是因为林听雨刚才唱的两首歌,而爱上了林听雨所说的“民间小曲”。

    林听雨深感无奈,只得道:“奴婢所会的小曲非常有限,恐怕帮不了皇上太多。”

    皇帝忙道:“无妨,能收集多少就是多少吧。”顿了一下,又道:“对了,你跟在罗尚宫身边这些天,想来也学了些东西,可能拿得出几手象样的饭菜?”

    林听雨故作惊奇地道:“皇上怎么知道我是跟在罗尚宫身边的?难道皇上认得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