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304 暗香(十四)月票一百二十加更
    林听雨目光也变得清冷,扬唇冷笑起来。

    这笑容落在景浩眼中,让他觉得冷艳无比,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这样对他笑过,好象一座精美无比的冰雕,虽然美艳不可方物,但却带着冰冷的寒意,让人不敢靠近。

    景浩不知为什么,有一种为了保护这种冷艳,宁肯死掉也再所不惜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肯定是出现幻觉了,身为一代帝王,又是处于这样实力为尊、斗争纷杂的环境下,他一向很理智。而刚刚的这种想法,无疑是不理智的。这种感觉,肯定是他的幻觉。

    便听林听雨冷声问道:“你真的愿意传授我修炼之法?”

    “是。”景浩沉声应道。

    林听雨冷笑道:“你可知道,若真如你所说,有一天我强过了你,必会将你碎尸万断,以雪今日之耻,如此你还愿意传我功法?”

    景浩又再应道:“是。”

    林听雨哧笑道:“你是觉得,我的修炼之法都是你传授给我的,我就算变得再强,也不可能击败你,才会如此做,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吧。”

    景浩道:“我所修炼之法,自今日起会悉数传授给你,绝对不会藏私。”

    林听雨道:“你是否藏私,谁会知道?”

    景浩异常严肃地道:“若是藏私,景浩定遭天谴,死无葬身之地。”

    林听雨眼皮跳了跳,丫的这家伙居然敢立此毒誓,以他的性子想来还真不会藏私了。

    她道:“好,希望你不要骗我。”说着,她就坐了起来,看向景浩的目光坚定无比。

    景浩讶然眼前这个女子的变化。刚才她还柔弱无骨,象是一只温软的毫无能力的小奶猫,可是现在从其身上却透出让他有些震撼的坚强。

    只是这坚强的来由,却让他嘴里分外苦涩——眼前这个女子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找他报仇,以雪今日之耻,才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景浩想到自己先前原本的来意,再想想眼前的形势,不免低头无奈苦笑了一下。

    怪只怪自己的意志不够坚定,居然控制不住自己,强行占有了这个女子。从小受过严格礼数教育的他居然会做出这种事,连他自己都有点不能原谅自己,更何况是那个被强迫的女子?

    景浩叹息一声,静了一下心神,便开始沉声演说起功法奥义。

    林听雨仔细倾听,按照景浩所说一步一步运行气息。她是个老牌的修炼者,立刻就表现出很高的悟性与天赋,不出一刻就已经完全入定,陷入沉沉的内视之中。

    景浩再度讶然。他都不知道这一晚上,眼前这个女子到底让他惊讶了几回。他没想到这个女子居然这么快就能摒除杂念,完全入定。

    接下来的一整日,景浩都这样坐在林听雨对面,指导她的修行。林听雨有星玄这项神灯技能暗中相助,修炼的速度自是快速无比,功力可说是突飞猛进,让景浩惊得都有些嗔目结舌。

    但景浩想到此女竟然可以让梅仙所留下的玉佩散发出暗香,定是与梅仙有莫大的干系,在修炼上拥有极高的天赋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此,景浩便对自己的修为有些捉急起来。

    照林听雨这样的修炼速度,估计用不了十年,就可能将他彻底赶超。他要是不想被这个女人报复掉,也得抓紧时间苦修才行。

    只是他平时政务繁忙,能够修炼的时间很有限,被这个女人赶超是早晚的事。

    虽说如此,他却没想过要动歪心思,比如说教林听雨一些弱的功法,让她修炼十年也提升不到太高的境界。他果然按他承诺的那样,将他所修炼的高深功法一点一滴地传授给林听雨,并不曾有半点含糊。

    这让林听雨不由得对景浩也暗暗地欣赏起来。

    半月过后,景浩再次收到了柳千芳派人暗中递来的情书,邀约他夜晚相会。景浩盯着那信上绢秀的字体有些愣神。

    他在惊讶以前他朝朝暮暮都会思念的人儿,这半个多月来他竟是半点也没想起过她。他这半个多月心心念念者都是那个他本来就有愧在先、后来又强行占有的柳如叶。

    难道说,柳如叶真的有这么大的魅力,竟让他将美艳温柔的柳千芳忘得一干二净?还是说,他对她过于愧疚,所以才会天天想着她?

    而每每看到“柳如叶”那么拼命地苦修,而且她的成绩也实在令人惊讶,景浩为她惊喜的同时,心底里也难免苦涩。

    当晚景浩没有去赴柳千芳的约会,而是到了林听雨所在的左书房,劈头就问她:“柳如叶,如果你不是为了找朕报仇,而是为了能伴在朕身侧,你也会这么拼命地苦修么?”

    林听雨早发现这半个月来景浩都神叨叨的,大概爱而不得的男子和爱而不得的女子都有同样的毛病吧。

    她瞪视着景浩,半晌没有吭声。

    景浩悻悻地道:“算了,朕早就知道,问你也没用。朕其实早就知道答案了,却偏偏跑到这里来找不自在。”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开。

    忽听林听雨唤道:“景浩……”自打那一夜,她对景浩恭敬的称呼就变成了放肆地直呼其名,当然,是在没其他人的时候。

    景浩心中涌起轰然的狂喜,转身笑问道:“你叫朕何事?”

    林听雨道:“前日里你传给我的功法我已经修炼完了,你该传授我下一重的功法了。”

    景浩惊得一震,伸出手去探林听雨脉搏,果然发现她的功力又进一重,心中更是震惊无比。没想到这女人在修炼上如此有天赋。

    他传授给林听雨的功法是他自己修炼的功法,比他传授给柳千芳的功法可是高深得多,但是柳千芳现在才刚刚入门,可是林听雨却已经连破了两重。

    柳千芳半月时间就将他所授功法入门,已经算是个修炼天才了。却没想到眼前这女子在修炼上更加逆天。

    景浩有些担心林听雨这样闷头修炼下去,心境跟不上,便道:“你只修炼功法,不演练战术,战斗经验永远也提升不上去,无论修炼多久也打不过我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