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311 暗香(二十一)
    “呦呵!”太皇太后一听笑了,“这幕后之人动作倒真是快呀!”

    沈英刚刚提起的心放下来,可是一听太皇太后这话,心肝又跟着吊到了嗓子眼。

    景浩沉声道:“此事,绝对不是沈英对皇后不敬这么简单。孙儿还请太皇太后替孙儿作主。”

    太皇太后道:“此事可不单单关乎皇后的名节,也关乎沈英的名声,更涉及到这整个后宫。这后宫里的人就算命贱,可也不是什么人都想让谁死就让谁死!”

    说着,她怒焰滔天地一拍身侧桌子,下旨道:“去查那毒药的来历。哀家可不信那小宫女会自己准备的毒药。说不准,这毒药喝下去,也不是她自己所为呢。”

    她怒目看了看沈英,却知道沈英可干不下随手就杀掉一个人这种事。

    她又道:“宫里竟然藏着这么一个狠毒的人,哀家倒要好好见识一下他是谁。”

    沈英吓得面无血色,急忙叩头到地,道:“太皇太后,一切都是侄孙所为,与别人无关。”

    太皇太后冷笑道:“以你的能为,想要杀掉一个宫女,还用不着毒药。”

    景浩气得直咬牙,暗怪自己粗心大意,没有特别留意椒房殿里的情况,不然以他的探查能力,绝对不会有人设毒计暗害皇后,他却一无所知。

    其实这事也怪不得景浩。虽然以景浩或太皇太后的能为,他们的探查能力覆盖整个皇宫都没问题,但是他们也没那闲心时刻去注意几个不起眼的小宫女的一举一动。

    沈英眼见此事已经不可能善了,太皇太后势必要将此事彻查到底,心中暗暗担心柳千芳。可是眼下这种形势,他又不能去联系柳千芳,不然肯定会被太皇太后的人追踪到。

    “启禀太皇太后,七王妃前来请安。”外面忽地有太监禀报。这让沈英顿时脑中一亮。

    太皇太后沉声道:“哀家这里有要事要处理,让她先在外面侯着。”刚才太监禀报的时候,沈英面容上一闪即过的喜色可没逃过这老妖精的眼睛。

    以太皇太后的阅历和见识,还看不出端倪那就怪了。她心中暗暗惊骇:“没想到柳千芳那个不安份的,竟然勾搭上我们英儿了,若不早想办法,这贱人怕是连英儿都得毁了。”

    想到这里,太皇太后计上心头。

    她语重心长地叹息一声,脸色变得和缓,声音也变得慈祥,道:“罢了,千芳即将与衍儿完婚,怕是在这宫中也住不了几天,还是别让她在外面等着了,宣进来吧。”

    说着,她有些愧意地对景浩解释道:“皇后之事,待她走了咱们再谈也不迟,横坚哀家一定会给你和皇后一个交代,不会让英儿白白冒犯了皇后去。”说着狠厉地瞪了一眼诚惶诚恐跪在地上的沈英。

    沈英赶紧埋下头去,一副知错的模样。

    柳千芳袅袅地走了进来,带进来一阵香风。她的目光幽怨地扫了一下景浩,便跪下来给太皇太后和皇帝景浩行跪拜大礼。

    暗中,她已经和沈英传起音来:“沈侯爷,此事连累你,千芳甚是过意不去,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向太皇太后和皇上坦言相告,你是为了我才去找柳如叶的,怪不得你,这件事全是我的错。”

    沈英一听顿时紧张起来,却尽量控制着自己,也与她暗中传音:“柳小姐,千万不可。要知道我是太皇太后最喜爱的侄孙,虽然冒犯了皇后,但毕竟没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太皇太后不会怪罪太甚。可若是她老人家知道此事与你有关,断不可能轻饶了你。”

    柳千芳急道:“那怎么办?难道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你为了我受过?不行,这绝对不行。不然……”

    “不然怎样?”沈英问道。

    柳千芳假作沉吟,道:“不然,离开此间后,你暗中去柳如叶那里,悄悄跟她说,太皇太后为此事震怒,要彻查此事,到时候,太皇太后的人发现你的作为,想来会认为此事的幕后之人乃是柳如叶。”

    “这样行吗?”沈英道。

    柳千芳道:“只有找出一个能够担下此事的人,方可减轻你的罪过呀。我不忍心让你因我而获罪,如此只能让那个女人替咱们受过了。”

    沈英想了一会儿,一咬牙,便道:“好,就这么办。”

    柳千芳与沈英传音的功夫,她表面上在给太皇太后和皇帝行礼,然后被叫起后就乖巧地起身,脸带温和笑意,安静地坐在一边,丝毫看不出她正在用传音与别人密谋什么。

    这也是柳千芳精于算计的缘故,经常在暗中筹谋算计别人,自然已经练得喜怒不行于色。她脸上的表情丝毫看不出任何异常。

    可是,沈英和她比不了啊!沈英自小从军,马背上过活,虽则也见识过不少心计,但是因为出身好的缘故,就算是在军中也是被别人吹捧的角色,没有亲身经历过什么心机之事。

    他可没柳千芳那番本事。是以跪在那里与柳千芳传音,眉眼间不时地就朝柳千芳瞥上一眼,而且,脸上的神情先是紧张,后是忧惧,其后便是下定决心后的释然。

    这番表情上的变化,无论是太皇太后还是皇上景浩,全都看在眼里。

    太皇太后在太监禀报柳千芳来请安的功夫就已经察觉出沈英神色不对,是以已经想到这事的幕后推手就是柳千芳。

    可是景浩于此事还一无所知。待看到沈英眉来眼去地不时瞟向一边静坐的柳千芳,他起初还以为是他自己旧时对沈英的看法错了,这个沈英根本就不是什么翩翩公子,而是一代色坯。

    不但看到皇后柳如叶登时就起了色心,此时看到柳千芳,竟也是色眯眯的。

    但,他并非是不懂观人之人,身为皇帝,他看人的眼光也是非常厉害的。是以,当他对沈英脸上的表情变化仔细品味一番之后,突地就想到了个可能。

    这个象电光一样突然窜进他脑中的可能性,让他浑身俱震,心头骇然不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