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312 暗香(二十二)
    景浩无疑是和太皇太后想到一块儿去了。

    只是他并不象太皇太后,起初就觉出柳千芳本性恶劣,而是一直以为柳千芳温柔体贴,顺从可人,本性良善。

    就算是柳千芳曾经放出柳如叶不会乐器、皇帝纯是因为她的美色才将她调到左书房,并赐下西乐府丞一职的流言,也是由于柳千芳因为深爱他景浩,吃醋的情况下才会犯下这样的错。

    虽则景浩因为此事对柳千芳有了另一番认识,但他仍旧没把柳千芳看得有多坏。在他看来,这并不是柳千芳本性恶劣,而是由于她因为用情而心生嫉妒的缘故。

    是以,当景浩想到,沈英这整件事的幕后主使可能会是柳千芳的时候,着实把他自己吓了一跳,本能地就想推翻这个结论。

    忽地就听太皇太后与自己传音道:“皇帝,此事的幕后之人,你可已有推测?”

    景浩犹豫了片刻,才道:“孙儿还无法推测出那人是谁来。”

    “呵呵。”太皇太后笑了一声,才道:“如果哀家推测的不差,此事如果你一时间推测不出来是谁主使,那接下来,那主使之人自然而然就会指向此事的受害者——皇后了。”

    景浩奇道:“皇祖母何出此言?此事,绝对不可能是皇后主使,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如此破坏自己的名节。”

    太皇太后道:“是啊!不过,既然人家第一计害她不成,将计就计,顺势再施一计害她也未尝不可。”

    景浩道:“到底是谁?为何要这样接二连三地害她?”

    太皇太后意味深长地道:“你说呢!你说这整个后宫,谁最有动机去害皇后呢?”

    景浩眉头紧锁,沉默不语。

    最有动机去奸害皇后的,当然是三宫六院里的那些妃嫔,因为她们会因为立后而失去成为皇后的机会。但和她们一样有动机的,还有柳千芳。

    柳千芳因爱生恨,而去设计奸害皇后,未尝没有可能。可是,柳千芳不可能去和沈英勾搭到一起吧!

    不得不说,就算是到了这个时候,景浩还是没将柳千芳想象得有多坏;还是以为柳千芳是因为爱而不得才会犯错。

    太皇太后叹息了一声,让沈英先退下去,她便转头笑着与柳千芳慈祥地聊起家常来,丝毫看不出刚才这宫里有风云翻涌。

    片刻过后,柳千芳就起身告辞。

    太皇太后却是收了脸上的笑容,道:“你有空过来探望哀家,陪哀家聊天解闷,能有这份孝心,哀家很是喜欢。只是男女有别,日后你来时要打听一下哀家这里是否有除了衍儿之外的其他男子,象英儿乃是哀家外家之人,你和他撞见虽不是什么大事,但能避开还是要尽量避开。”

    柳千芳心中暗震,表面上却是乖巧地屈膝行礼,温声应道:“是,妾身谢太皇太后提点。”

    太皇太后点了点头,示意她退下去。

    “皇祖母……”景浩见她退了下去,便转身唤了一句。

    太皇太后只是与他传音道:“哀家的人已经盯上了英儿,如果哀家所猜不错,英儿肯定会找机会暗中去与柳如叶那姑娘见面。只不过,不知道那姑娘会怎么处理此事?”

    沉吟片刻,她又叮嘱道:“你切不可去提点她,哀家要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当皇后的本事。”

    “是。”景浩应了一声,可是心中却很是担心柳如叶,心想着得赶紧想办法找机会提醒一下那个傻女人,不然她肯定要被算计了。

    忽地就听太皇太后沉声道:“哀家的话你可听进去了?别以为你那点儿小心思能逃过哀家的眼睛。”

    被直接拆穿心事,景浩不禁脸现尴尬。

    太皇太后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你是男子,常年在朝堂之上,哪里知道这后宫里的争斗,丝毫不亚于你们男子在朝堂上的争斗。女子手段之毒辣,也丝毫不弱于你们男子。柳如叶若是连应付眼前之事的能耐都没有,将来她就算坐上皇后之位,恐怕也逃脱不了被生吞活剥的命运。”

    景浩却是突地朗声说道:“皇祖母,孙儿绝对不会让如叶受别人欺负。就算她半分心计也无,亦无半点应对变故的能力,朕也会护她一世周全。

    若是这后宫于她不利,那,朕就解散后宫,散去那些妃嫔,从此宫中只余她一人,这样后宫里谁还有能力害到她?”

    太皇太后怪异地看了一眼景浩,无奈道:“后宫是你的后宫,哀家是管不了太多的。只是解散后宫一事若是传出去,怕是最先受害的就是皇后。

    因为众朝臣会认为是皇后媚主,这才令你专宠。况且后宫解散,皇嗣之事又该怎么办?唯有你多多诞下子嗣,众朝臣才能觉得宁渊皇朝后继有人,才能安心。”

    景浩道:“那,就让如叶多生几个孩子就是了。”

    太皇太后怔了怔,道:“她就算再多生,难道还能生十个八个皇子不成?”

    景浩兴致勃勃地道:“这有什么不成的?她才十七岁,朕也刚刚二十五,依我的功力,活下二百岁不成问题;而她在修行之上也是天赋奇高,我们生下十个八个皇子根本不成问题。”

    太皇太后又是怔了怔,无奈道:“好好好,此事哀家不想多管,你自己惦量好吧。只是沈英这事,哀家可不会任由自己的外家之人被人利用当枪使,定是要查个水落石出,待到查出幕后主使,哀家要如何处置,你可不要插手。”

    景浩忙道:“皇祖母,此事事关皇后,朕可不能轻饶了那人。皇祖母到时候若是碍于什么情面想要从轻处置他,孙儿断不会袖手旁观。”

    太皇太后哼道:“哀家也是要严惩那人,是怕你心慈手软,才不想让你插手。既然你也有心严惩那人,哀家当然会顺了你的意。”

    景浩这才满意,忽地又想:“这事不会真的是千芳主使的吧。但,这怎么可能呢?”

    他猛然想起刚才柳千芳离去前,太皇太后对柳千芳说的那番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