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314 暗香(二十四)给青漾*溥真的加更
    景浩已经暗中传音,命人分别去请七王景衍和尚在宫中居住的柳千芳,并且嘱咐手下一定要将他们带到不同的房间。

    他的眸中闪过丝丝冷意。原本他并不相信柳千芳竟是那种本性阴毒恶劣之人,可是此时此刻,却不由得他不信。

    他身为帝王,想要皇位稳固,朝廷稳定,就必须要保持足够的理智。他也的确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是以,一旦心中确定自己先前的猜测虽然令他自己感到可怕,但是也已经接受现实。

    而且,他已经想明白,柳千芳在他面前表现得温婉体贴、惹人怜爱,多半也是以大体相同的手段讨得了沈英的欢喜与怜爱。

    至于柳千芳和景衍,到底是怎么回事,景浩现在还不敢定论。不过待景衍入宫后,他一问便知。

    想到自己竟然跟个傻子似的被那个柳千芳诱惑、利用,景浩心头就愤慨非常。

    好在他及时收住了感情的闸,没任由自己继续泥足深陷,不然到了对柳千芳的爱深到无法自拔的地步,真不知道会被这个女人利用干出什么荒唐的事来。

    沈英那里也对先前柳千芳对自己说过的话起了疑心,只是他对柳千芳远不如景浩接触、知道得多,又不似景浩那般意志坚定,加上此时他正在情沈之时,是以疑心归疑心,但他仍旧对柳千芳死心踏地。

    不一会儿,景浩就得到属下暗中传音禀报,七王妃柳千芳已经带到尚书房西角的偏殿内。景浩立刻命人将沈英押了下去,自己跟林听雨打声招呼,说是有政事要处理,便匆匆离开了椒房殿。

    第二天一大早,林听雨就从宫女口中得着消息,说是昨天深夜,皇帝突然急召七王入宫,也不知道在朝阳殿里商量什么,一直商量到上朝,皇帝才急匆匆地出了朝阳殿,连服饰都没来得及换就去了太和殿。

    不过最让林听雨开心的消息是,昨晚皇帝还传唤了七王妃柳千芳,隔着屏风,柳千芳软语温柔,皇帝却是斩钉截铁,问了一些她入宫之前的事。

    柳千芳刚刚从尚书房偏角的小殿里出来,就又被太皇太后请了去,不久就被送回到她所居的临芳阁。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她前脚刚到临芳阁,太皇太后那里命人送了一壶酒、一幅三尺白绫和一把锋利的宝剑。

    太皇太后的意思很明显了。只是七王景衍得到这消息大惊,一大清早地就入宫,到慈宁宫门口跪着请太皇太后饶恕柳千芳。

    可惜太皇太后一直紧闭宫门,不见他。

    而柳千芳对于发生的这一幕不免震惊非常,死命挣扎着,不去选太皇太后赐下的三个死法。

    其实,早上景浩临去太和殿上朝之前,已经命人将他晚上分别询问柳千芳和景衍两个柳氏入宫之前所发生之事的结果递交给了太皇太后。

    概因此事涉及了太皇太后的母族沈氏中的精英弟子沈英,景浩是不敢独断的,必须得请示太皇太后。

    诚如林听雨所猜想的那样,柳千芳和景衍两人的说辞大不相同。

    柳千芳当然不可能承认她并非是相府的亲眷小姐,也不可能承认她的父亲就是一个区区九口小官,更不可能承认是她让柳如叶顶她的名额入宫,而她则选择了和景衍私奔。

    可是景衍跟景浩做了二十几年的兄弟,一听景浩问起这事就知道景浩多半已经知道真相,是以不敢隐瞒,将真相和盘托出。

    景衍还说他和柳千芳是真心相爱,请皇帝景浩开恩,饶恕她没有入宫为婢、令丫环如叶替她入宫的罪名,成全他们这对恩爱之人。

    景衍对柳千芳背着他干的那些事一无所知,在他眼里,柳千芳白璧无瑕,体贴温婉,正是他一心所求之妻。

    景浩当时也不忍心打破他对柳千芳的美好幻想,只是告诉他柳千芳并非是他的良人,让他先回王府静候消息。

    所以,景衍一大早听说柳千芳居然被太皇太后赐死,其震惊可想而知。他还以为太皇太后是因为柳千芳命柳如叶冒名顶替入宫的事而祸罪,匆匆入宫求太皇太后开恩。

    他跪了一个大早上,仍旧没能见到太皇太后,不想却看到未来的皇后“柳如叶”带着一队宫人袅袅地走来。

    他赶紧跪到她面前恳求,不无沉痛地道:“皇后娘娘,千芳昔日与你主仆情深,纵使她让你顶她名额入宫确实有罪,但看在你们之间的情分上,麻烦你去太皇太后那里求求情,求她饶恕千芳之罪。”

    林听雨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想到记忆中这个男子当初对柳如叶的虐待,虽则此时他满脸悲伤,痛苦非常,林听雨却兴不起半点的怜悯之心。

    可是,她并没表现得过于冷漠,而是忙上前将景衍搀扶起来,无奈叹息道:“七王快快请起。千芳小姐如今获罪,可是作为小姐的替身入宫的我却安然恙,七王,我一介女婢,出身何等挺身,太皇太后都不曾怪罪,想来太皇太后降罪于千芳小姐,并非是因为她命我替她入宫之事。”

    景衍道:“若不是因为此事,那是因为何事?千芳性情乖巧懂事,行事又一向谨慎,没有再犯过其他的错。”

    他这里话音刚落,林听雨身后的大宫女就哧笑出声,冷声说道:“七王这话说得真心可笑,那柳千芳前儿个还派人偷偷毒死了我们椒房殿里的一个小宫女……”

    “红碧!”林听雨厉声一喝,打断了她的话,示意她不可再说下去。

    只是红碧的话却令景衍脸色大变。他急道:“这不可能,千芳不可能干这种事,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那红碧还待说什么,却被林听雨以眼神阻止。

    她正想开口安慰一下景衍,便见慈宁宫的门突然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哭哭啼啼的宫女,旁边还有几个宫女陪着,时常传来劝说的低语。

    景衍一见,这宫女却是先前太皇太后派去服侍柳千芳的萧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