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349 青铜(四)
    她睁开眼就看到楚薇,瞪大眼睛奇道:“咦,楚薇,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是来探望我的吗?怎么不白天来?我没事,大夫说我这些天病情有所好转,你告诉同学和老师,不用为我担心。”

    楚薇阴着脸瞪视着她一言不发,一双眼睛在她全身上下来回打量。可见她对“陈晓菊”居然在重病得快地死了的时候突然恢复生命力很是有所怀疑。

    楚薇本身来就是一个穿越者,她说不定也在怀疑“陈晓菊”被穿越了。只有象她一样穿越过来的人,并且身上带着奇物,才可能带来这种奇迹。

    林听雨见她只是干瞪着自己不吭声,皱眉奇道:“楚薇,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又再瞪了林听雨半晌过后,楚薇终于开口说道:“我去买夜宵,路过医院就想起了你,所以进来看看你。我没想要吵醒你,对不起,打搅你休息了吧。”

    林听雨笑道:“没事。我整天都是一个人待着,无聊得很,你能来看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楚薇道:“大夫说你最近身体开始恢复了?”

    林听雨道:“是啊,我也感觉这两天身体不象前一阵子那么难受了。不过,我这病想要治好还得有合适的骨髓才行。而且,就算真的找到了合适的骨髓,我爸我妈又从哪儿弄到钱来给我移植骨髓?唉!”

    说到这里她脸上适时地露出无奈和愁苦的神色。

    楚薇道:“你也不用着急,既然身体有好转,总归是件好事。”

    林听雨点头淡笑道:“是啊!”

    “你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搅你了。”楚薇说道。

    “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在街上走,可得小心点儿。买夜宵也得早点儿啊,下回可别这么晚出门了。”林听雨脸露关切地嘱咐道。

    楚薇点头道:“好,我知道了。”言罢转身出了病房。

    她前脚一走,小眼就斜着眼睛哼道:“你刚才看到楚薇眸中一闪而过的杀气么?”

    林听雨冷笑道:“当然看到了。”

    小眼沉吟道:“可是她没有下手,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林听雨道:“我不知道她有什么理由非得置陈晓菊于死地,她并不知道陈晓菊已经知道自己得了白血病是她一手造成的。而且,在确定我的真正情况之前,出于谨慎,多半是不会对我出手的。”

    她猜想的**不离十,楚薇正是因为怀疑她是一个和自己一样身怀异宝的穿越者,所以才不敢轻易动手。

    楚薇的谨慎让她和林听雨之间的关系,可以暂时保持着表面和气的状态,不至于现在就撕破脸。

    这让林听雨觉得再好不过,她还太弱了,远没到和楚薇摊片的时候。不过,她觉得自己应该尽快找到机会让自己“痊愈”起来,只有康复了,她才能走出医院,进入社会,并且和以前的同学、朋友重新建立来往。

    这样,她才可能找到机会阻止陈晓宇和高长志被楚薇所害。

    也只有这样,她才能开始赚钱,让陈晓菊的父母过上富足无忧的生活,实际陈晓菊的另外一个愿望。

    小眼道:“想那么多干嘛,干脆直接消失一段时间,然后再回来你就已经康复了,到时候就说有合适的骨髓给你做了移植。”

    林听雨沉吟道:“你说的未尝不是一个办法,不过怎么施行还得从长计议。”

    穿越过来约莫十天左右,陈晓菊的父母就接到一个年轻女子打来的电话,自称是红十字特种疾病研究会的,听说了他们女儿的病情,从极度恶化到逐渐好转,在白血病的病例中并不多见,陈晓菊的情况引起了研究会专家的关注,所以想要带他们的女儿陈晓菊前往研究会基地进行治疗。

    陈晓菊的父母自打陈晓菊患病之后,已经承担了十数万的医药费,此时整个家庭早就家徒四壁,一贫如洗,还欠了一屁股的债,“陈晓菊”现在的住院费也是借来的。

    那个年轻女子说特种疾病研究会因为需要对陈晓菊的病情转化进行观察和研究,以此来进一步开发出更好的治疗白血病的药物,所以,不会收取任何治疗费用。

    这于这个家庭来说,可说是雪中送炭。可是陈晓菊的父亲陈化生却不相信那个陌生年轻女子的话,不想让女儿去那个古怪的研究会。

    陈晓菊的老妈大事上基本上都是听陈化生的,所以对这事也没有异议,只是她照顾林听雨时“不经意”间就把这事跟林听雨念叨了。

    林听雨现在因为修炼星玄,又吃了第二块太岁肉,已经可以使用一定程度的无限妙音了,所以就近距离干扰了陈晓菊的老妈柴莉,让她把这事说也来。

    林听雨就趁势强烈要求去那个研究会,还说,说不定会在那里得到更好的治疗,将病治好也说不定。

    柴莉结婚不是很晚,今年其实刚刚四十五岁,可是这一年多来操劳女儿的病,鬓角都出现了花白。陈晓菊到死也在惦念她的这对父母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她听了林听雨的话,却担忧地道:“这可不行,你爸说了,那个陌生女人突然打电话来,咱们一不认识她,二不知道她所说的那个什么研究会到底是个什么组织,而且,那女人还说,要把你接走,在他们的基地里隔离治疗,我和你爸都见不到你,可不放心让你去。”

    林听雨顿时苦笑了两声,眼睛含泪地道:“妈,我都这个样子了,就算他们不把我接走,我又能在你们身边留多久?”

    柴莉一听脸色一白,急道:“傻孩子,你胡说什么呢?大夫都说你最近一段时间身体一直有所好转呢。”

    林听雨叹息道:“可是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只是早晚罢了。”

    “我不许你这么说。”柴莉说着眼圈一红,就不自觉地扭过头去抹眼泪。

    林听雨道:“妈,我可以不说,但您和我爸真的就能不想吗?我这个样子,都不知道能不能等到找到合适的骨髓移植的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