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53 青铜(八)
    林听雨一愣,随即略显尴尬地埋下头,低声说道:“原来你早就知道啦。我知道他是属于你的,你放心,我不会和你争的。经过这场大病,我已经看开了。

    人能好好活着,就该好好珍惜自己能够活着的日子,我不会把自己的时间浪费在一段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感情上。”

    楚薇微笑道:“难得你能看得这么开。”

    林听雨已经发现在甬道拐角后面,有一个人立在那里,高大帅气,带着一付金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给人的感觉很干净,就是高长志。

    楚薇一定是发现了高长志就在拐角后面,能够听到她们这两个女人谈话,所以故意说这番话的。一方面是试探“陈晓菊”,另一方面则是试探高长志。

    林听雨道:“是啊,我明白,人活着首先应该爱的是自己。我才不会给自己找虐呢。好了,不跟你聊了,我得回去工作啦,金融部的工作你也清楚,差几分钟可能就会损失不少钱。你有空来找我哦,我给你看那个研究会给我用的药,真的很管用。那药真是太神奇了。”

    说到治好自己身体的药,林听雨显出了几分兴奋。

    楚薇点头说道:“好,回头我去找你。”

    两女就此别过,楚薇走向高长志所在的那个拐角,拐角后面的那条甬道就通向他们策划室。

    林听雨心道:“看来楚薇仍旧没能发现我的异常哦。”这说明,楚薇的探查能力仍旧远在她之下,这让她放下心来。

    本来她现在的实力就远远不如楚薇,就连宁欣和莫菲所能发挥出的战力都远远落后于楚薇,如果她的探查能力再弱于楚薇,那她就彻底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恐怕只有任由楚薇宰割的份了。

    她的探查能力高于楚薇,至少可以瞒下自己已经开始修炼的实情,让楚薇对她疏忽,不至于现在就对她动手,其他的她可以再徐徐图之。

    “高总,有什么事吗?”楚薇转到拐角后,就看到了高长志,一脸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问道。虽然两人是公开的男女朋友关系,但是在公司里,楚薇仍旧会尊敬地唤高长志“高总”,给足他的面子。

    楚薇与公司另外两个高管暧昧不清,高长志却一直隐忍到现在没有爆发,一方面是公司里的人还不知道楚薇一脚踩着三条船,没在背后议论高长志戴了绿帽子;另一方面就是高长志总觉得楚薇对自己的感情才是真正的爱情。

    而高长志之所以会这么觉得,八成就与楚薇这种非常知趣体贴的态度有关。

    不过,林听雨觉得,高长志就是自欺欺人,等到他对楚薇彻底失望之后应该会很容易就能放下这段感情,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容忍自己的女人三心二意,劈腿还不止一个。

    忽地就听小眼咂吧下嘴,说道:“这个高长志长相还真斯文,一看就是优柔寡断的人,难怪楚薇这么水性杨花,他还放不下,呵。”说到后来小眼语气中满是嘲讽。

    优柔寡断什么的,林听雨完全不在意。陈晓菊又没有愿望要和高长志发展一段恋情,只是希望能够让他不要象上一世那样被楚薇祸害死。

    所以,林听雨对小眼的观点不置可否。她已经回了自己所在的金融部,开始了她的工作。

    实际上根本就是控鬼符里的几只股市专家鬼通过她的感观来观察着股市,林听雨连脑子都不用,只要听他们的分析,很容易就做出正确的投资。

    林听雨有三个月的试用期,可是只过了一个月,公司就因为她突出的业绩而将她转正了,甚至还给她安排了一间不错的宿舍。

    陈晓菊的家就在滨海城,不过,林听雨想要修炼方便,早就有意搬出来住,公司给她安排了宿舍正好给她搬出来的理由。

    这宿舍是一间五十平米一室一厅一卫的公寓,配备齐全,离林听雨上班的公司还很近,走路顶多就只要一刻钟,陈化生和柴莉来看过之后,觉得女儿搬到这里来住也不错,以后就不用起大早做一个多小时的公车来上班了。

    在这个一个月里,林听雨曾经发现灵魂中深藏的梅仙妖骨出现了几次异动。她和小眼虽然都没能感觉到有什么能量在偷袭,可是林听雨通过梅仙妖骨的能量异动,再加上无限妙音捕捉到的青铜与楚薇的对话可以确定,这一个月内,楚薇曾经三次动用青铜想要吸尽“陈晓菊”的生命力。

    因为梅仙妖骨的回护,青铜每一次都失败了。

    这令青铜和楚薇都震惊不已。

    楚薇很快就将林听雨做为了必杀的目标。

    对此,林听雨没太放在心上,因为楚薇早就把“陈晓菊”列入她必杀的名单了。而且,在林听雨看来,这整个城市里的人,小命也都只寄托在楚薇一念之间。

    这个女人太狠毒太可怕了,为了自己的修行,不惜用青铜吸尽他人的生命力与能量,哪怕这个人与她没有半点仇怨,她也照吸不误。

    可是,林听雨对于自己被楚薇列入死亡名单不在意,却避免不了楚薇来找她晦气。

    某天半夜,楚薇就跟个幽灵似的来到她的宿舍,打算直接把她给解决掉。但,结果可想而知,楚薇暗中施展无形的仙法好多次,都被梅仙妖骨挡了下来。

    而林听雨却故意装得跟没事人似的,一脸欢笑地张罗着给她端茶倒水,最后又陪她一起坐在沙发上聊天,一副热情待客的模样。

    楚薇待了半个小时,几次下手不成功,只能灰溜溜地走了。可是她心中疑惑得很。

    “怎么回事,这个陈晓菊,我的法力根本就近不得她身半分,按理说她应该很厉害吧,可是她好象完全没感觉到我对她施法一样。”楚薇与青铜交流。

    青铜道:“她身上有异宝,这点是可以肯定的了。不然你的法力攻击过去,不可能如泥牛入海,连半分法力波动都没带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