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61 青铜(十六)给阿拉伯母的加更
    “这个女人八成不会象前世那样在几年后,等把高长志身上的纯阳之气吸干了才对他下手,而是很快就要对高长志下杀手了。”小眼说道。

    林听雨也早想到了这一点。

    前一世,没有林听雨的插手,高长志应该是一直都在楚薇的控制之下。

    可是这一次,楚薇并没能成功控制高长志,再加上她已经发现了新的更好的纯阳之体,可以助她修行,那么,对于不听话的高长志,她自然不会觉得还有留下的必要。

    林听雨道:“她既想杀我,又想杀高长志的,必定会露出凶狠无情的真面目。且等着吧,咱不怕她有行动,就怕她按兵不动。”

    此时的她已经跟里罗震阳进了总裁偌大的办公室,坐在罗震阳大办公桌的对面。

    罗震阳随便扔给她一个本子,道:“上面有几道数学题,你做做看。”

    对于股市掌握好的人,多数都是对数字特别敏感的人。他这样做,只是对林听雨金融方面的才华最基本的考察。

    林听雨拿起那个本子看了看,就看到上面一堆数学符号,立时就把那个本子还给了罗震阳,道:“罗总,对不起,我因为在大二的时候生病住院治疗,并没能真正的读完大学。这件事,我在我的简历中已经写得很清楚了。所以,这些数学题,我……”

    她淡笑着摇了摇头。

    罗震阳微讶,他还以为这个女孩儿虽然没能成功修完学业,但肯定在数学方面有过自学。

    他沉吟了一下,便道:“那好,那就给我说说你对最近股市走向的看法吧。”

    没有学过高等数学,不代表就不能炒股,有些退了休的没啥学历的大妈靠着各种经验炒股,也有能赚不少钱的。

    可是,罗震阳很快就发现,对面这个女孩儿说的股市走向的看法,其实与电视上那些所谓的“股市专家”给出的建议都大同小异。

    罗震阳终于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林听雨,道:“你说的这些,其实都是你在财经频道看到的吧,并不是你自己的观点。你对股市,真的有自己的想法吗?”

    林听雨道:“罗总,你说的不错,其实我对股市,并没有什么太高深的想法。我只要知道,哪些股可能会在未来一段升值,又大概会在什么时间段下跌,这就够了。”

    罗震阳道:“那你是凭借什么来判断哪些股会涨哪些股会跌?”

    林听雨很自信地笑了笑,道:“这个,罗总何必非要知道呢?无论是多小的一个小人物,他(她)都有属于自己的生存技能。这种技能如果在别人面前展露无疑,让别人都学了去,那他(她)又靠着什么来生存呢?”

    罗震阳一听就仰头哈哈大笑起来,道:“小丫头,你是怕我抢你饭碗不成?”

    林听雨忙道:“不敢。”

    罗震阳道:“那你总该给我透露了一些,让我好对你的才华有一个大概的了解,这样我才能对你未来的职位发展,有一个初步的设定。”

    林听雨道:“罗总不必太费心我的职位,我觉得我现在的职位就很好。我求职,只是想要挣钱而已。至于职位什么的,我并不需要。”

    罗震阳怪异地看着对面这个女孩儿,道:“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在你这个年纪,正是雄心壮志的时候,求得高位,谋得权势,赚大把大把的钱,都是他们的梦想。你却只想赚钱,不想要高位……你很缺钱吗?”

    林听雨道:“可以这么说。我刚才说过,我曾经生过病,那时候我的父母为了给我凑医药费,欠了很大一笔债。”

    罗震阳微一沉吟,道:“这样,公司会替你把这笔债一下子全都还上,但是你必须跟罗氏签订一个十年的长期合同。”

    林听雨奇道:“我才来工作一个月而已,罗总不觉得应该再对我观察一段时间,然后才提出这样诱人的条件吗?而且,您怎么不问问我,我们家到底欠了多少债?”

    罗震阳道:“你家的事,我早就派人调查清楚了。你欠多少债,我一清二楚。”

    其实,在见到这个“陈晓菊”之前,他本来也是有意想多考察这女职员一段时间的,时间定在一到三年。所以,他起初的想法,是暂时先跟这个女孩儿签订三年的合同。至于替她偿还债务什么的,根本就没考虑。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等他见到了这个女人,再经过这样的谈话,对方说了很多,其实等于什么都没说,反倒让他彻底下定决心改变之前心中已定好的方案了。

    他觉得这个女人很神秘,应该是一个有故事且有很多秘密的人。他对女人口中所说的“生存技能”很好奇。

    他隐隐觉得,她所说的“生存技能”虽然让她在股市上大放异彩,却未必就与股市有关。这大概是他在翼龙组工作多年之后积累的经验所带来的本能吧。

    他这种本能上的感觉,往往很灵验。所以,他几乎每次都选择相信这种本能。

    再者,这女人的“生存技能”若是与股市、金融有关,那她必定会对股市有很独道的见解。可是她却坦率地承认,她对股市从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听了罗震阳的话,林听雨微微怔了一下,笑道:“看来,我以前忽视了罗氏总裁部的工作能力。”

    罗震阳扬唇笑了起来,虽然这笑容透着几分冷意,却也掩饰不住其中地得意。他身体前倾,几乎整个身体都趴在办公桌上,问道:“怎么样,你答应吗?”

    林听雨亦是相同的动作,靠近了他,自信满满地笑道:“罗总能够告诉我,我签下这十年的合同,除了还债之外,还会得到怎样的报酬吗?您应该能够大体估量出来,我在这十年里能够给公司带来多少价值——可不仅仅是我所欠的这些债这么简单。”

    罗震阳复又哈哈大笑,道:“你放心,该给你的报酬一分钱都不会少。”顿了一下,又道:“我还是第一次发现,贪财的女人也这么可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