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77 宝镜(三)
    可是玉帝却以为九光欲置常仪于死地,赶紧派人请了龙王来将常仪救起。那龙王也是个多事的,奉命前来弱水救人,结果就看到王母与另一个仙女一同落水,竟是先行救上了王母九光,尔后才救起常仪。

    玉帝心中着实恼怒,可是九光乃是玉帝天宫女主,又是盘古之女,他虽然恼火那龙王多事,但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训斥他多事,竟然把九光也救了上来,只是凉凉地让他赶紧离开天宫了事。

    那龙王离开之时,九光和常仪还因为呛了弱水而昏迷着。玉帝命人将九光送回她的宫殿,而他本人却抱着常仪着麻慌地回了常仪星。

    此时,九光苏醒,身体里的芯已经换成了林听雨。

    而玉帝却还在常仪星,陪伴着常仪。

    九光死时心中悔恨非常,悔不当初自己竟然深爱玉帝这种绝情无义的男子。她在他身边陪伴了足足数百万年,诞下数个儿女不说,还为他铲除异己、收服修罗族、降平鬼族等等,立下诸多汗马功劳。

    可是,他竟然将她所送的克制她的劈天神斧送给了常仪。凭借天上地下如何之大,世间万物何其众多,可是唯有劈天神斧能够破九光的真身。

    虽然玉帝将它送给常仪时,对常仪说是担心王母娘娘会对常仪不利,但他将此物送给常仪,却是根本就没将九光的性命放在眼里。

    所以,九光觉得自己若是能够再活一世,就再不能将一颗心所托非人,不能将心思全放在玉帝身上。

    她所希望的,是她的几个孩子能够平平安安地活着。

    他们本都继承了玉帝和她的高贵血统,至少都拥有数亿的寿元,却在她死后悉数被常仪以各种手段和名目害死。

    这点,是九光最最不能忍受的。

    如果说九光自己有错,不该产生嫉妒之心,导致了她最后的身陨。但是她的孩子并没有错,而玉帝竟然冰冷无情到丝毫不顾惜这几个孩子也是他的骨血,竟任由常仪将他们一一加害。

    她看不出玉帝这种冰冷无情的人,会有什么真爱,,不过就是常仪很有手腕,能够把玉帝哄住而已。

    至于常仪,既然她和玉帝是真心相爱,那就让他们轰轰烈烈地去“爱到死”好了。她是绝对不会自己主动让出王母之位,让她的孩子们也跟着遭殃的。

    九光对这对男女的态度,就是任由他们自己作死。她既然是这种想法,林听雨便也没必要再多事了。

    只要她能让九光的孩子平平安安地做他们的皇子与公主,守着他们,直到他们寿终,别再象九光被害死后那样横死就行了。

    这次的任务表面看起来很简单,实际上却并不是那么容易。

    那个常仪,说什么与玉帝是真爱,看她最后对九光的狠辣,分明一早盯上的就是九光的王母之位。

    常仪此女,绝对不会任由九光稳稳高坐在王母之位的。

    前一世,就算九光不对她采取任何动作,常仪肯定也会有一系列的举动,将九光从王母之位上拉下来。

    这样,她才有可能成为新一代的王母。

    不过,林听雨可没有九光那样强烈的斗志。

    她决定以静制动,并不急于象九光那样主动出击,不然只会越做越错,令她的地位,甚至性命都遭遇危险,象九光在时那样丧命。

    她醒来时,听到远处有人小声议论着什么,还不时有嘲笑之声,应该是宫人在嘲笑他们的王母,竟然被玉帝搁到一边。而玉帝此时正围着那个常仪团团转呢。

    不过,这天庭的天宫并不比人间的皇宫。

    凡间的皇宫,宫中嫔妃全靠皇帝的宠爱来谋得在后宫中的地位,宫人们全看皇帝的脸色和举动行事,可是,在这天宫内却并非全是如此。

    因为王母九光乃是盘古大帝和天元玉女两位大神所诞之女,身份高贵,法力滔天。所以,一发现“九光”从昏迷中苏醒,宫人们就立刻安静下来,表现得对林听雨毕恭毕敬,关切不已。

    林听雨也没那闲心去拆穿他们,只当没听到他们那些嘲讽的话语,任由他们伺候着更衣、梳洗、打扮。

    其实,九光本来是一个心地善良到有些愚蠢的女人,不然林听雨怎么会认为她玛丽苏呢。因为她待下人极好,原本身边有不少忠心的奴仆。可是因为常仪的手段,这些奴仆都被玉帝调走了。

    如今九光身边都是些后调来的宫人。因为九光这许多年来都因为常仪与玉帝的事而心情不佳,对这些后调来的贴身伺候的宫人也少有好脸色。

    他们对九光自然而然也谈不上有什么感情。他们会暗中对九光幸灾乐祸,也就成了再自然不过的事。

    只是他们心里的不满却无论如何不敢对九光表现出来,要知道九光的法力和神通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

    林听雨因为得了九光的记忆,自然知道九光的习惯和性情。她表现得与九光平时的习性无异,一举一动都透着王母应有的高雅。

    “常仪仙子怎么样?”她突然问了一句。

    那个正给她头上插上精美的发簪的小宫女一听就吓了一跳,手一抖,发簪就掉到了地上。

    “是奴婢笨拙,娘娘饶命!”小宫女赶紧跪倒,急忙求饶。

    林听雨叹息了一声。

    九光本性为善,只是这数百年来被玉帝和常仪的事搞得焦头烂额,又常常被玉帝当面说什么“他与常仪是真爱”之类的鬼话刺激,神经变得极为敏感,性情也变得异常暴躁,使得这些后调来的并不了解她性情的宫人都怕她怕得要死。

    “没事。”林听雨淡淡地道,“你把簪子捡起来,重新插在我头上吧。”

    那小宫女不敢违命,赶紧把那簪子捡起来,重新插在她盘好的发髻上。

    林听雨示意宫女们退下,独自一人时,把修罗扇拿了出来。

    修罗扇上,一面有殷红的桃花朵朵,而另一面却书写着司马相如曾经为陈皇后写下的《长门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