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84 宝镜(十)给阿拉伯母的第三更
    不然,以众仙家合力而为,不可能让九光的十二个儿女全部落难。

    林听雨想到这里,这具肉身可能是出于本能竟产生一种椎心之痛。

    林听雨也是一个母亲,能够理解九光这种丧子之痛,纵死也难以磨灭。林听雨不由得叹息一声,低声呢喃道:“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一定会保你儿女周全。”

    林听雨感觉眼睛一酸,随即感觉到脸颊滚烫,竟有两行热泪从眼睛中流出。

    “啊,母后,你怎么了?你的眼睛怎么流血了?”四皇子年纪最幼,才还不到五百寿,看到林听雨的脸顿时吓了一跳,惊呼出声。

    林听雨这才醒悟原来这具身体因本能的痛苦流下的并仅仅是泪,而是两行血泪。她拭去脸上的血泪,道:“无妨,刚才为救你的大皇姐,为娘施展了**力,应该是有点虚脱吧。”

    那个刚才举着无形霓羽针行刺的天将已经被大皇子和长公主押了起来。那长公主红衣一听立刻就跑了过来,急道:“母后,你怎么样了?”

    林听雨道:“无妨。”一挥手就用法力将那尚被大皇子押着的天将就招了过来。

    红衣喝问道:“说,是谁派你来暗杀本公主?”

    不想那天将浑身抖得厉害,随即脑袋一歪,就吐了白沫死掉了。

    “怎么回事?”红衣奇道。

    林听雨道:“他应该是一名死士,早就服了毒药,一旦暗杀失败或者被俘,就催动法力令这毒药发作。不过,在毒发之前,本宫已经探了此人的记忆。你们看……”

    说着她就一挥手,以九光的庞**力在虚空中施展“追忆术”,公开显映出那名天将的记忆来。

    红衣惊呼道:“看他的记忆,似乎是从小生活在修罗界的无妙湖湖畔,难道他是修罗族的人?”

    林听雨道:“他的记忆并不完全,明显在来我天庭之前就已经被他的主子抹去了记忆。咱们所能看到的只是他主子没有抹除干净剩下的部分。又或者是他们的主子故意留下这部分记忆来诱导咱们。”

    天乾沉吟道:“母后的意思是,他并不是修罗族的人?”

    林听雨却道:“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咱们还是招神医官来验验他的尸体,以血统与骨髓肌理来定他的种族吧。”

    王母前往西昆仑面壁,被玉帝定下百年的面壁思过之期,自然带着天庭的神医官。那神医官立刻被天兵招了来,将那名已死天将的尸体仔细验了一个遍。

    约莫一个多时辰过后,神医官得出结论,可以确定这具尸体就是修罗族,而且他所服用的毒药也是一种来自修罗族的名为“怨魂香”的毒药。

    这种毒药很特别。因为修罗族的人血统与根骨都非常特殊,天生就肉身强大,可以抵抗诸多剧毒,唯有这怨魂香可以破坏掉修罗族的肌理脏腑,能在短时间内迅速置修罗族的人于死地。

    “果真修罗族的人。”红衣说道,“母后,修罗族的人为什么要派人来暗杀孩儿?孩儿并不曾与他们的人结怨啊!”

    这红衣有些地方和九光着实很像,各种傻白。

    林听雨道:“此事怕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顿了一下,又道:“此事暂时告一段落。天乾,红衣,众孩儿,你们既然随母后来西昆仑反省思过,就与本宫一起在这瑶光洞静心修行,这百年间都不得外出。”

    “什么?”八公主橙衣立刻苦着脸惊呼,“那岂不是要闷死了?”

    林听雨脸色一沉,道:“什么话?这瑶光洞方圆百里,难道还装不下你们几个不成,怎么可能闷死?”

    说完她又转向众天兵天将,道:“烦请各位将军率天兵守在我瑶光洞周围,若是有异样,可来禀报。”

    “是。”天将们纷纷应是,立刻率领天兵退出瑶光洞的法阵。

    此时的瑶光洞法阵覆盖之内只余林听雨和九光的十二个儿女。林听雨直接一挥手就瑶光洞的法阵启动,将瑶光洞与外界隔绝开来。

    天乾问道:“母后,您让天将率天兵们退出,是否有话要单独与孩儿们讲?”

    林听雨道:“只是希望你们在这百年间能够静心苦修,令修为大有长进,不要被外界干扰。”

    言罢,她已经转身深入瑶光洞中,几个皇子公主只听到虚空中回荡着她的声音:“为娘只在瑶光洞中的修炼室内闭关参悟,你们切不可前来打扰。这瑶光洞的其他地方,你们可随便出入,切记,不可耽误修行。”

    随着她的声音起落,那修炼室的门已经紧闭,门口更是启动了一套强大无比的法阵。

    听出她声音中的严厉,天乾等人也不敢偷懒,各自选择了自己修炼的房间,也各行修炼去了。

    林听雨进入修炼室后,利用无限妙音仔细检查了一下周围,又让小眼帮她侦察一番,确定没有问题,这才将那照妖宝镜拿了出来。

    这宝镜表面看起来就是似是一个普通的古铜镜,背面刻着古怪的花纹。

    只有寿命绵长、从远古洪荒活到现在的人才可认出,这些花纹实际上是一种特别的古代神符文,乃是上古神族专门用来施法的符纹。

    林听雨将这些神符文仔细参研了好一会儿,再对照着九光记忆中她幼时父亲盘古大帝传授给她的神符文,对这些符纹慢慢有了一些了悟。

    “清清,你怎么一直盯着这个宝镜发呆?”小眼奇道,“还不赶紧施法,让它展现出那个常仪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林听雨道:“我突地发现,这宝镜背后的神符文很是了得。”

    小眼道:“这是自然。这些神符文,应该是传自神界,也就是三级时空。”顿了顿,它奇道:“怎么,你有所参悟?”

    林听雨喃喃地道:“好象……有一丝亮光闪过脑际,让我想到了什么。”

    小眼道:“那你想到了什么?”

    林听雨沉吟道:“是耶!非耶!”

    小眼茫然道:“什么意思?”

    林听雨呵呵一笑,道:“就是‘是’,也‘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