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94 宝镜(二十)
    玉帝徜徉在梅山脚下,一连数日不曾离去,也不曾前去叩门。他虽然得了林听雨的提示,可是到了梅山脚下却又情怯,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傲雪。

    数日过后,梅山的结界已然自行打了开来,一习红衣的清雅女子出现在梅山脚下,看着玉帝,眸中无喜无悲。

    “傲雪……”玉帝轻呼一声,愣在那里,与突然出现的女子彼此注视。

    “陛下何以来此?”傲雪道,声音中透着疏离。

    玉帝有些吱唔地道:“我……我听九光说,她在西昆仑的时候曾经来拜访过你。”

    他当初下界后微服私访,与傲雪相识,在傲雪面前他一直习惯性地自称“我”,并不似在天庭中自称“朕”,而且他在傲雪面前始终摆不出一丝一毫的玉帝驾子。

    傲雪道:“娘娘大义,不计较我这个小女子曾与她争夺夫婿,我自该投桃报李,再不敢对陛下存有妄念。”

    玉帝忙道:“我知道你心存高义,不屑去做那破坏别人夫妻关系的恶事。我来此也不是想……想对你做什么,只是觉得你我毕竟相识一场,为何就不能象个朋友,或者至亲那样彼此相待?何苦非要做那陌路之人?”

    “朋友?至亲?”傲雪喃喃说道。

    玉帝道:“是啊。你性情高洁,自然不会与我这个有妇之夫发生什么暧昧,可是,与我作个朋友也不行吗?我在心中,也把你比做最要好的朋友,最了解的知己,最亲近的姐妹,这样不好么?”

    傲雪道:“可是我终究不是你的姐妹。至于朋友、知己,你觉得你对我,真的可以做到凡心不动,不会生起任何对不起王母娘娘的心思么?”

    玉帝怔忡。他确实做不到。

    他之所以会提出只做朋友,是因为他知道他和傲雪已经不可能建立什么真正的男女关系,但是做朋友,能够时常来傲雪这里与她聊天、论道也远比永世不见好得多。

    傲雪道:“陛下还是请回吧。”

    玉帝无奈地道:“我兴冲冲地来到此地,为的就是想见你一面……”

    “如今你已经见到了。”傲雪打断他的话道,“所以,可以回去了。”

    玉帝见傲雪始终对自己冷冰冰的,不由得悲从中来,不可断绝,怅然说道:“难道我不顾一切来到下界见你,你就连邀我进去喝一杯茶都不肯么?”

    见他脸上全是哀恸之色,傲雪也不禁心软,口中有些松动地道:“难道陛下真的能只将我当成姐妹,不当成相爱的女子那般看待么?”

    若是如此,就算她心有爱慕,却永远不说出来,永远与他只做个偶尔一见的朋友,又有何不可呢?傲雪表面冷傲,但骨子里却是柔软心肠,此时已经彻底心软了。

    玉帝忙道:“我断不会再生起不该有的心思,让你这高洁之人平白受辱。”

    傲雪叹息了一声,道:“如此,便请陛下入梅仙洞一叙吧。”

    玉帝大喜,跟着傲雪就进了梅仙洞,两人闲叙别后情景,一聊就是数个时辰,玉帝突然就看到这小厅的角落一个角几上摆着一柄桃花扇。

    这把扇子他看着甚是眼熟,仔细一回忆,就想起先前他在王母娘娘的宫中曾看到过这柄桃花扇。

    他奇道:“这扇子上绘桃花,傲雪,你一向喜欢梅花,怎地这里会摆着这把桃花扇?”

    傲雪道:“上次王母娘娘来我这里,我送了她几包梅花茶,她便以这桃花扇回赠。

    我见这扇子背面所写的辞赋颇有深意,本不想收的,但她说此扇是她旧时喜爱的东西,曾做了好几把,她手中还有不少。

    况且她说现今她心态变化,早先的心思如今已经有所不同,对这种折扇已不如最开始那般喜爱,我这才将此扇收下。

    不然,若是她极珍爱之物,我不过就送了几包茶,怎好收这回礼?”

    玉帝道:“这次九光回天宫,我倒是确实在她的宫中见过这种折扇。对了,你说这折扇背面的辞赋有深意,是何深意?”

    傲雪脸现凄婉之色,却是涩涩地笑道:“陛下,一看便知。”说着她起身将那折扇拿了过来,背面冲上递给了玉帝。

    玉帝打眼一扫,便见上面写道:“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虞。魂逾佚而不返兮,形枯槁而独居……”

    玉帝将这首《长门赋》看完,脸上不免露出感慨之色。

    “陛下,王母娘娘对您一片真心,你因何不也以真心相待?”傲雪说道。

    玉帝哀婉地说道:“虽然我感念她的真心,我亦想过以真心相待于她,但是……唉!”

    傲雪道:“怎么?”

    玉帝无奈道:“我虽贵为玉帝,天生就有莫**力,但感情上的事,却不是我能说的算的。想这天地三界,痴男怨女众多,也是缘于此吧。”

    傲雪听罢也不由自主地现出凄婉神色,一时沉默无语。

    双方沉默了好一会儿,只有两人轻啜茶饮的声音。

    半晌过后,傲雪率先开口,道:“陛下,时候不早了,请回吧。今日陛下在我这里逗留这么久,传出去怕会惹来什么闲言碎语,败坏了陛下的名声。”

    玉帝一惊,道:“我才只坐了一会儿,你就要赶我走?”

    “陛下已经坐了数个时辰。”傲雪道。

    玉帝纳闷傲雪怎地突然又变得冷傲,不似刚才那般温存,道:“傲雪,你因何又对我改变了态度?”女人的态度一天好几变,这谁受得了?他就算是玉帝,说不定也会搞出神经病的。

    傲雪道:“陛下,你方才也说了,你虽是玉帝,天生就有莫**力,可是感情上的事你却是说的不算。也就是说,你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何况我只是凡界一个渺小的修行者。”

    玉帝道:“这么说,你还是决定,要与我永世不再见?”

    傲雪道:“唯有如此,才能保证你我之间不会有过界的感情与举动。”

    玉帝道:“可是我做不到与你永世不再见。”

    傲雪道:“陛下,时间久了,你自然就会忘记你我之间的一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