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95 宝镜(二十一)月票十加更
    玉帝苦笑起来,道:“就好象当初我娶九光进门对自己说的话,若是相处得时间久了,我自然就会对她升起爱意。可是,我始终没有真正爱上过她。

    最初我不明白爱是什么,可是自从遇到你之后,我才知道真正的爱是何物。过去,我心中没有你,尚且无法对她产生爱意,何况是现在,我心中已经有了你。”

    傲雪冷冷地笑起来,道:“难道在我与陛下不见的这近千年里,陛下就不曾喜欢过别的女子?”

    玉帝居然坦承地道:“喜欢过。但也仅仅是喜欢而已。我现在已经明白,喜欢不是爱。爱一个人,就算有再多喜欢的人,也无法忘掉那个爱的人;但有了爱的人在身边,那些仅仅是喜欢的人就会很快忘到一边。”

    傲雪复又沉默下来,半晌没再言语。

    玉帝见她始终不吭声,便道:“难道你还是想赶我走?”

    傲雪道:“你是明白我的,我不可能去与他人共侍一夫,亦不会做那个硬插进别人夫妻中间的不耻女子。”

    玉帝道:“那,你要怎样?”

    傲雪盯着玉帝看了一会儿,便道:“你若真心爱我,就放弃天庭之主、三界王者的身份,与我避居山园,再不问世事,你可能做到?”

    玉帝一愣,他从来没想过傲雪竟然会提出这样的条件,这分明是在让他从玉帝之位和她之间做出选择嘛!

    “这……”玉帝犹豫不决。

    傲雪道:“怎么,你做不到么?既然如此,这就说明,你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爱我。所以,还是回去吧。”

    她之所以提出这样的条件,本就是希望玉帝能够放弃对她的旖念,不要再对她抱什么幻想。

    玉帝看着傲雪,眸中神色很是复杂。但是傲雪始终没再发一言。

    玉帝终于无奈地转身离去,眼前竟然变得朦胧起来。

    他一向以玉帝之尊面对世人,就算曾经几次微服下界,可是在他心底里还是觉得自己是玉帝,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他也一向清楚明白,他的玉帝之尊才是最吸引众多女子最重要因素。若没有了玉帝之尊,他还是原来的他么?

    玉帝心思复杂得离去,回了天庭,结果就听到修罗族顶尖杀手前来暗杀王母与众皇子公主一事。最让他震惊的是,常仪竟然用他临行前给她保命的玉牌去探了仙牢,并且还和那几个杀手一起消失了。

    这不能不让他想起他离开前在南天门外看到的照妖镜上显示的一幕。

    可是,无论如何,他不相信常仪是修罗族的奸细。他怒极之下就质问林听雨:“王母,你说,你怎么会想到要增加守卫,还招来四大天王护持天宫?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修罗族要暗杀你们?”

    林听雨听到这话有些发愣,脸色发白地道:“臣妾只是觉得若是有人知道陛下不在天宫,说不定就会起妄心扰乱天庭,故而才加大守卫。陛下这样质问臣妾所为者何?难不成是觉得那些修罗族的杀手是臣妾派来的?

    好啊,就算臣妾安排了这场暗杀,那常仪仙子拿着陛下给的玉牌去探仙牢这事,与臣妾又有何干系?陛下的玉牌,臣妾可没有。

    如今常仪仙子很可能被那些修罗族杀手劫持,说到底也是她自己咎由自取,臣妾还念着她是陛下的知己立刻派了众多的天兵天将分往不同的方向去追寻。

    不想,陛下一回来不但不念臣妾半点苦劳,竟然还质疑起臣妾来。”

    玉帝语塞。他说的话本来就是他凭空猜测的气话,没有半点事理根据,如今被林听雨连番质问,哪里还能再狡辩出半句话来?

    他闷闷地低了头,脑中又再闪过自己离开天庭时看到的照妖镜上所显示的情景,那个常仪难道真的是修罗族的奸细?这事若是传出去,那他这个与常仪相知相交的玉帝,岂不就会成了整个三界的笑柄?

    身为玉帝,连奸细都分不出,还被那个常仪迷得团团转,甚至与正妻王母娘娘都产生了嫌系……这些事如果传出去,那他玉帝的脸还往哪儿搁?

    玉帝思来想去,温声问林听雨道:“可有常仪的消息?”

    林听雨道:“臣妾无能,虽已经派人四处搜寻了数日,始终没有找到她和那几个修罗族杀手的半点踪迹。”

    玉帝嘴角抽了抽,此事若是继续追查下去,某天真相大白,他玉帝定是要没脸的。

    他道:“且随她去吧。当初朕赐她玉牌,是念她这数百年间,有大半的时间在陪伴朕,耽误了她的修行,赏她此物不过就是给她一次免死的机会,不想她竟然用玉牌去探仙牢,违背了朕送她玉牌的初衷。

    何况,那仙牢里关押的乃是胆敢暗杀天庭之主的修罗族重犯,她去探视为得是什么?天宫上下,仙官无数,轮得着她一个新晋升上界还不足千年的小仙来多事么?”

    林听雨默了一下,便道:“陛下的意思,臣妾明白了。那常仪若能知道陛下的旨意,定会感激陛下此番护全之义。”

    玉帝的意思就是暗杀与常仪失踪的事都不要再去追究了。林听雨又不傻,自然听得分明。

    玉帝道:“此事你受了委屈,不会怪朕吧。”

    林听雨忙道:“陛下说哪里话?臣妾与陛下本是夫妻一体,说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只要陛下觉得此事如此处理妥当,臣妾断无异议。”

    玉帝点了点头,道:“这三界中的女子虽多,但也只有你最是识大体……唉!”说到这里他就想起傲雪提出的那个条件,不由得无奈地长叹了一声。

    林听雨见他脸色郁闷,猜想定是在傲雪那里碰了钉子,当下也不戳穿,道:“陛下,臣妾刚刚从菖萍仙子那里学得了几手厨艺,不如给陛下展示一下,让陛下尝几样臣妾新学的小菜。”

    “哦?”玉帝脸现惊奇,遂失笑道:“你居然想到学厨艺了?”

    林听雨笑道:“是啊,原本是打算学来解闷的,谁想一学竟然就爱上了,感觉有趣得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