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18 追梦(十八)
    而芬德家族这位创造出《千音魔经》的前辈,可能因为根骨和琪娜一样,纵使费尽苦心去修行,但最多也只能修炼到中阶,甚至是低阶的水平,有生之年根本就没有希望冲刺十级,或者十级以上的圣域。

    虽说这种人在该隐王朝里数之不尽。但是,出生在芬德家族里,这种人就意味着一辈子都将被自己的亲人瞧不起。

    这点,大概就是这位前辈无法接受的地方。所以,他耗尽毕生的心血,创造出了这部《千音魔经》,使得声音成为一种也可被利用的魔法元素,提出了新的魔法理念。

    这在林听雨这种魂穿者看来,可能并不是什么多了不起的事。

    但是在这个该隐王朝,斗魔大陆,这种从没有听说过音波功,甚至是一个‘利用音波’这种概念都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世界里,林听雨觉得,他确实是一个敢想敢做敢于创新,也敢于去面对和改变命运的了不起的人物。

    可惜,他并没能成功创制出一部完善的、让众多魔法师都可以修炼的魔法经典。这部《千音魔经》因为修炼者会疯魔,最终只能束之高阁。

    大约两个小时后,一个穿着华贵、面容清秀的中年女人,身后跟着数个手捧托盘的女仆,托盘上放着各种精制的手饰或礼服,来到了琪娜所居的小屋门口。

    这个女人连门都没敲,径直让女仆去推门而入,却发现门是从里面反锁上的。

    “琪娜,开门。”女人喊道,这声音清冷、却不大不小刚好屋里的人能够听见。

    她就是琪娜的母亲,芬德家族当任的家主夫人,阿黛尔-洪加罗。

    林听雨撤了魔法阵的时候,正好看到费西尔将阿黛尔连同她的仆役团队让进自己的小屋。

    因为小屋空间有限,导致阿黛尔的仆役有很大一部分都不得不滞留在外面。

    不过,阿黛尔冷冷地打量了一下林听雨,便指定了一套衣服和一套手饰,所以,只有拿着这两套衣饰的仆役被留在了屋里,其他人全都退了出去。

    阿黛尔看到了小屋角落里恭敬而立的两个六级魔法师,道:“他们是谁?”

    林听雨凉凉地道:“我的仆人。”

    阿黛尔一听乐了,道:“哟,是你父亲派给你的?难道他对你还抱着什么希望?”

    这是个深深的误会。林听雨沉默不答,脸上一无表情。

    阿黛尔见她如此,便命令那两个拿着衣饰的女仆给林听雨更换衣服,又示意阿卡隆和多凡出去。

    他们两个转头看了看林听雨的脸色,见她冲自己点了下头,这才开门走了出去,与阿黛尔带来的一队仆役对面而立,站在了房间门口的另一侧。

    不一会儿,装扮好的林听雨立在小妆台的镜子前照了照,感觉还算满意。看来不管这个阿黛尔对琪娜怎样,但是她在这方面还是有一定审美的。

    阿黛尔道:“你别以为被皇帝召见就有机会重新得到嫡长女之位了。以你的根骨和天赋,根本就不适合在那个位置上,想往得太多,只会给自己召来祸患。”

    林听雨道:“母亲的教训,孩儿记着了。”

    虽说阿黛尔这话说得未免有些刻薄,但也确实是实情。以琪娜过去所表现出来的天赋与能力,确实不适合当什么家主,家主继承人这个身份亦是不适合她。

    琪娜也很有自知之明,这许多年来都没有起过半点非分之想。

    但是,就算她安分守己,却仍旧摆脱不了被那个已经登上家主继承人宝座的胞妹阿里亚害死。想到这点,实在让人心寒。

    也许,琪娜早早地离开芬德家族,与这个家再无半点干系,她或许能够活下去。可是,让她抛弃从小就照顾自己、和她几乎拥有母女情分的费西尔,她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阿黛尔道:“这套衣饰还算适合你,明天你就穿这个入宫吧。你那父亲已经另外命裁缝给你赶制几套礼服出来,但明天肯定是做不出来了。

    依我看,你父亲根本就是在瞎忙活。就算你有机会进宫,见到了皇帝陛下,又能怎样?难不成皇帝陛下还能立一个只有四级,哦,刚才没注意到,你居然已经突破五级了,但陛下也是不可能立一个五级魔法师为后的。”

    林听雨道:“母亲,孩儿对当皇后没兴趣。”

    阿黛尔嘴角抽了一下,道:“你是在跟我顶嘴么?”

    林听雨道:“孩儿是怕母后担心,所以才直言相告,并无半点顶嘴之意。”

    阿黛尔怔愣地瞪视着林听雨,一时无语。以前的琪娜,就算心里没有想过当皇后,但也绝对不会象现在这样直白且冷冰冰地对她说出来。

    这孩子一定是沉默不语,一声不吭。窝窝囊囊地瑟缩在一边,才是琪娜的风格。

    可是,现在,琪娜的风格似乎已经大变。是因为得到旨意进宫的缘故么?阿黛尔眉头皱了皱。

    可是对方顺着她的话说话,她也没有什么理由再跟“琪娜”纠结这个话题。

    她只淡淡地说了句:“你自己心里有谱是最好的,别攀高枝不成把自己跌了,那时你后悔也晚了。”说完就不再搭理林听雨,朝她的仆人一招手,带着人呼呼啦啦地走了。

    他们走远之后,费西尔噘着嘴巴,明显很不高兴地道:“夫人也真是的,明知道小姐明天要进宫,怎么也不说把阿里亚小姐的那套翡翠珠宝拿来?居然只给小姐拿来这套珍珠耳环和项链,连个头饰都没有……”

    “费西尔,”林听雨打断了她的抱怨,“就算有翡翠珠宝,又能怎样?这衣饰,不过就是个装饰,都是表面的东西,并没什么大用。”

    关键是得有足够的实力。她心道。

    “好了,”她接着又道,“帮我把这身衣饰换了吧,穿着怪累的,我还得修炼呢。”

    费西尔道:“小姐,你这么努力,老奴都是看在眼里的。可惜家主就是不认可你。要是你能象阿里亚小姐那样……”

    “费西尔!”林听雨有些不耐烦地再次打断了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