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20 追梦(二十)
    提起这事,阿里亚的脸色顿时垮了一下。

    这次斗魔山脉一行,她本来可以有很大的收获,可以除了那个虽然被逼退位却仍旧对她有威胁的琪娜-芬德,然后再抓点魔兽回来,这样父亲问起她的收获来,她就可以将她抓魔兽的经历讲述一番。

    可是,中途突然蹦出来一个圣域的高手,不但杀了她暗藏的魔宠东宇灵兽,还将她值钱的宝物搜刮一空,只留下一些不值钱的低廉的修炼资源给她。

    家族在她被立为嫡长女时赐予她的隐身珠,那枚阿米灵石居然也被那个圣域高手拿走了。

    不但如此,她还在斗魔山脉耽误了好几天,到处寻找诡异的消失不见的琪娜-芬德,却不想这个女人早就回了帝都,如今还跟父亲一起进宫呢。

    阿里亚要有多郁闷就有郁闷,她就算心机再深沉,可是到底只有十八岁,此时又有点压抑不住心头的苦闷,脸上难免表现出一些。

    迪卡多又是一个阅历极丰富的人,一见就明白过来,道:“怎么,这次斗魔山脉之行不是很顺利?”

    阿里亚郁闷得眼圈一红,道:“是。”

    迪卡多道:“怎么,遇到强大的魔兽,还是遇到了打劫的厉害的佣兵团?”

    阿里亚嘴巴努了努,想说她遇到一个打劫她的圣域强者,可是这话父亲能信吗?圣域强者就算打劫也只会打劫同为圣域的强者,会打劫一个跟圣域差着好几级的小姑娘?

    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有点不信。如果父亲追问起来,她一个小留神说漏了嘴,让父亲听出她是在追杀琪娜-芬德,那还了得?

    所以,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闷闷地道:“父亲,这次斗魔山脉之行我不想再提,父亲,可不可以不要再问了?”

    迪卡多默了一下,便道:“好。若是被欺负了话,等你以后修炼得足够强了,就去自己讨回公道来。”

    “是。”阿里亚赶紧脆生生地应了一句。

    迪卡多赞赏地看了一眼阿里亚,便朝马扎多说了一句:“走吧!”

    马车重新启动,继续驶往皇宫,林听雨却不免心中好笑。这个阿里亚,大概自打修炼以来就没遇到过这么憋屈的事吧,她最为喜爱的暗藏的东宇灵兽丢了不说,一堆宝物也都没了。

    尤其是那枚阿米灵石,那可是芬德家族的传家宝,家里人若不追问还没事,若是追问起那东西,阿里亚恐怕不好交代哦!

    “你看看你妹妹,就算吃了败仗也从不象你这么畏畏缩缩的。”迪卡多忍不住说了一句。

    林听雨笑道:“是啊,我很多时候也很羡慕阿里亚的性子呢。”够锋利够狠毒也够阴险。

    迪卡多愣了愣,以前的琪娜听到他说这样的话,最多就是别扭地“嗯”一声,吭哧半天也不会象如今的她这般讲出一句整话来。

    “我看你泄掉家主继承人的重担之后,性子也开朗了许多,希望这种性子能让你的修为进益好些吧。”迪卡多道,“就算做不成家主,但是只要有一定实力,家族也不会轻视你的。”

    “是。”林听雨乖巧地应了一声。

    迪卡多不再言语,马车内陷入了沉默,林听雨便一直眼观鼻鼻观心的老实模样恭顺坐在那里。

    一刻过后,马车停在了皇宫门口。皇宫内的道只有皇族的马车可以出入,官臣贵族们的马车都只能行进到皇宫门口。

    林听雨跟着迪卡多下了马车,与他一起进入宫门。

    在过去的任务里,别说是皇宫了,她连仙宫都进过,是以此时虽然看到这座宫殿连绵不绝,端的是豪华气派,但也没多大感想,只是沉静地跟在迪卡多身后。

    迪卡多见她竟然没有半点年轻人第一次进皇宫的兴奋,心中暗自叹息道:“这孩子虽然有些胆小怯懦,却也相对沉稳谨慎些,可惜根骨太差啊!”

    几分钟之后,林听雨就跟着迪卡多进了皇帝准备接见官臣的大殿,却见高高的皇帝宝座之上威严且孤高地坐着一人,身高八尺有余,面容俊美,神态睥睨,目光沉稳,表情深沉。

    当今该隐王朝的皇帝普罗米多尔坐在王座之上俯瞰着下方恭敬上殿来的父女两人。

    走在前面的迪卡多-芬德他早就认识,所以径直将目光跃过他,落在了他身后的琪娜-芬德身上。

    便见此女约莫十**岁年纪,皮肤雪白,面容清秀,眉宇间透着女子少有的英气,眼角间却又尽显风流,端的是神采飞扬,气度惊人,普罗米多尔的心脏顿时莫名的一跳,脱口说道:“琪娜-芬德?”

    林听雨赶紧应道:“正是臣女。”

    “你怎么和传闻中的一点儿也不一样啊?”普罗米多尔说道,看向迪卡多-芬德,目光竟然带了几分愠怒,心道:“该不会是芬德家族不想将这个琪娜-芬德嫁给我们修家族,所以故意用阿里亚把她给换了吧。”

    迪卡多久为臣子,熟知皇帝性情,又因为实力高深,感知非是一般的敏锐,因而皇帝虽然只是朝他愠怒的一瞥,他却已经清楚地感觉到了。

    他不知道皇帝的怒气因何而来,心中纳闷非常。

    林听雨笑道:“陛下,传闻既然称之为传闻,自然是有许多与现实不符的地方。

    臣女入宫之前,还听传闻说,陛下神通广大,堪比天上的神者,所以生得三头六臂,按此说法幻想下来,臣女往往吓得一身冷汗。

    如今一看,才发现陛下英俊神武,与传闻中的形象大不相同。”

    普罗米多尔听罢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小丫头,虽然你说的是谎话,可是听在我的耳朵里却是极为受用。”他身为皇帝,难道坊间怎么传闻他的,他会一点都不清楚吗?

    林听雨笑道:“陛下过奖。”

    普罗米多尔问道:“我有夸奖过你吗?”说完却又不自觉地哈哈笑起来。

    笑了几声,普罗米多尔忽地说道:“我知道今日你要进宫,所以特别命人准备了歌舞,好让你一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