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24 追梦(二十四)
    皇室祠堂终于到了,普罗米多尔在守护祠堂的皇室弟子那惊世成分的眼神中,堂而皇之地将林听雨带进了祠堂。

    这是一个硕大的大殿,较之皇帝与众臣商议国事的大殿还要大上好几倍。在大殿的最前方摆着好大的神案,上下好几层地供奉着先帝的肖像。

    这些历代帝王,有些已经陨落,有些却因为修为强大拥有漫长的寿元,仍旧活在人世,只不过他们避居不问世事,世人有很多并不知道他们还存在。

    普罗米多尔进入其中,走到大殿中央,就恭敬地朝那神案跪拜下去。这里供奉的都是他的先祖,他虽为帝王,可是敬祖之心也是丝毫不比普通人弱。

    林听雨却因为太过激动有些无状,目光直勾勾地就朝大殿最上方的神案上供奉的唯一的大帝看去,却见一个高大威武、棕发碧眸的俊美西方男子立在画像之上,与她的青鸟的东方脸孔和青色皮肤、发色完全不同。

    林听雨失望得险些晕过去,不可置信地念叨:“这不可能,为什么不是?为什么不是?”

    她险些控制不住自己扑到神案上,再次那最上方供奉的画像近距离地仔细看看。

    可是,跪在大殿中央朝自己祖先行礼的普罗米多尔朝她投来的惊异和愠怒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让敏锐的她有所感觉,立刻让她的心平静下来。

    她赶紧恭敬地跪了下去,而且还落后普罗米多尔几步,神态崇敬而庄严。

    普罗米多尔的脸色稍霁,说道:“阿尔米盖罗大帝当年禅让帝位,离开之时曾经留下遗言,若是有人能够奏响那个乐器,我皇族定要尊他(她)如尊阿尔米盖罗大帝一般。如今你吹响了那个乐器,我整个皇族当遵从祖先遗言,敬你有祖。”

    林听雨看着脸上神色莫名的普罗米多尔,心中又再燃起了希望,道:“阿尔米盖罗大帝,虽然是几千年前的人了,但是,以他的修为,他,或许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对么?”

    普罗米多尔道:“也许是吧。”

    林听雨道:“那么,他现在在哪里呢?”

    普罗米多尔道:“那谁知道?他离开宫廷之后,就没有人再见过他。”

    林听雨道:“也许,他曾经留下了什么话,什么东西,作为寻找他的引路之物。”

    普罗米多尔道:“我刚才不是说了么,他临去时留下了那个乐器,还有那句话。”

    林听雨想到了刚刚那个只有用仙力才可以吹响的埙。

    要知道这是一个魔法世界。这里的人,都跟琪娜一样,只能修炼魔法和斗气,就算在这两方面没有天赋,可是其他时空可修炼的武功、仙法等等功法,他们都是无法修炼的。

    拥有仙力之人,必定是从其他世界穿越过来的魂穿者,而且灵魂之中还要携带着仙力。

    不然,就是象青鸟那样,整个肉身因为特殊原因而穿越时空。

    林听雨突地转身就跑。

    “琪娜,你去哪里?”普罗米多尔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大胆,没有他的允许就敢擅自离去,口中呼喝之时已经施展了一记捆缚魔法。

    林听雨想用仙力去阻止,可是心中一动,并没有施展任何神通,任由普罗米多尔将她制住。她答道:“我要再去看看那个埙。”

    “埙?”普罗米多尔惊道。

    林听雨这才想起,这个世界的人并不知道那乐器叫什么,忙解释道:“就是阿尔米盖罗大帝留下的那个乐器。”

    “原来,它叫埙。你想回大殿去再看看它?”普罗米多尔道。

    林听雨赶紧把脑袋点得跟鸡啄米似的。

    普罗米多尔道:“你早说嘛。你现在回去大殿,怕是已经看不到它了,那东西是我族祖上所传,岂可一直摆在那里供人观瞻,我已经派人将它送回曲部,由乐师们妥善保管。”

    说着他已经收起自己的魔法,将林听雨放了。

    林听雨微一沉吟,便噗哧一笑,玩笑似地道:“皇帝陛下,你方才不是说,阿尔米盖罗大帝临去前说过,凡是能够吹奏那个埙的人,皇族都要敬她如阿尔米盖罗大帝么?”

    普罗米多尔挑了挑眉,哼道:“是啊,可是……”

    他可以好好地对待“琪娜”,可以让她一生无忧,一生享尽荣华富贵,可是,让他象尊敬祖先那样尊敬这个只会奏曲、战力却如此弱小的女人,他真心做不到啊!

    如今,就算是在皇族之中,除了前代皇帝及个别实力顶峰、更强于他的长老,普罗米多尔可是都不知道尊敬别人是什么滋味了。

    林听雨一看普罗米多尔那眼角眉梢中对自己透出的鄙夷,就已经知道,这位八成是觉得她实力太低,根本就不配得到他的尊敬。

    她心中好不无奈地想:“果然,想要尊敬,靠别人是不可能的。”关键还是得自己有足够的实力。

    普罗米多尔道:“走吧,我带你去曲部。你可以再为我演奏一曲吗?”说到后来,他俊美的脸上扬起阳光一般的灿烂笑脸,给人的感觉就好象是邻居家的阳光大男孩儿。

    可是,林听雨却知道,普罗米多尔可远远不象表面看起来这个阳光美好。这个帝王不但实力强横,手段也很铁血,不然如何能做到令行禁止?

    林听雨道:“陛下之命,敢不从尔?”

    普罗米多尔呵呵笑道:“不敢当,现在和以后,我都要敬你如祖了。”

    林听雨也噗哧笑道:“我那是开玩笑,陛下还当真了。陛下要是真的敬我如祖,恐怕我这么胆小的人,就要被吓跑了。”

    普罗米多尔哈哈大笑起来,道:“你这个小丫头,我怎么就没看出你哪里胆小了?”

    两人有说有笑地去了曲部,乐工们刚刚把搬到大殿的那些乐器又搬了回来,看到陛下连护驾的人都没有,只单独一下,还带着刚刚那个在大殿奏曲的小姑娘,立刻都来朝皇帝行礼。

    “起来吧,我带琪娜过来,是因为她想再看看阿尔米盖罗大帝留下的那个埙。”普罗米多尔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