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26 追梦(二十六)月票四十加更
    “那,你方才在前殿上奏的那一曲叫什么?”普罗米多尔又问。

    林听雨道:“那一曲名唤《追梦》。”

    “《追梦》?”普罗米多尔沉默着,脸现回味之色,片刻过后,又说了一句:“可否再演奏一遍?那一曲当真是旷古绝今。”

    林听雨微讶。她没想到,这一曲具有东方特色的曲调,普罗米多尔这个从小耳濡目染西方钢琴和小提琴式风格的帝王,竟然也会如此喜欢。

    想到刚才在前殿上吹奏《追梦》时心中的顿悟,林听雨便点了点头,举起手中的埙又再吹奏起来。

    也许此时她的心情,因为已经得知了青鸟的下落,并不象在大殿上那般惶恐,所以,这一次的演奏更加流畅更加出色。

    普罗米多尔听着听着就深陷其中,竟然随着这支埙曲的曲调而变得情绪起起伏伏,时而低落,时而沉迷,时而又觉得纵历经千险却也永不屈服……

    待一曲毕,普罗米多尔仍旧深陷此曲的余韵之中,久久不能回神。

    “陛下!陛下!”林听雨唤了他几声。

    普罗米多尔这才从曲韵中醒过神来,惊叹道:“这一次的演奏,似乎比刚才在大殿上演奏得更具神韵,我虽然品乐无数,一时间却也深陷此曲情调之中难以自拔。”

    林听雨笑道:“过奖!”心中在想:“普罗米多尔已经是一个圣域强者,听到此曲尚且如此,但不知其他的人听到它会如何?”

    这一次,她在此曲中加入了她刚刚的顿悟,一种似魔法又似仙法的幻术。不过,用琪娜这副肉身所拥有的五级魔法师的魔法能量,就可催动这个幻术。

    这是她将《千音魔经》加入自己的了悟,通过她对魔法的了解,将魔法与仙家法术的使用方法相融合,而创出的幻术类魔法。

    幻术并非具有强大攻防能力的魔法,恐怕就算林听雨修炼到极高的境界,也不会得到芬德家族的认可。但是,林听雨却并不认识她所创的这个幻术上不了台面。

    眼下,连普罗米多尔这个圣域的强者,拥有诸多见识的帝王都没能发现自己中了幻术,由此可见此术有多么逆天。要知道林听雨现在可只有五级修为哦。

    大概这与林听雨以仙家法术的使用方法来运转魔法,所以,没有魔法波动造成的效果。

    林听雨笑道:“一曲已经奏毕,陛下,这下我可以回家了吧。”

    普罗米多尔问道:“你这么心急离开,回家有事?”

    林听雨无奈道:“陛下,我要去回去准备进入斗魔山脉一事。”

    普罗米多尔道:“你不说要过一段时间再去?”

    林听雨道:“是啊,我需要好好准备一下,最起码把我的实力提升一下。我这样的实力,恐怕进入不了斗魔山脉的深处。”更加到不了芬德泉。

    普罗米多尔道:“有我在你又怕什么。”

    林听雨摇了摇头,道:“我不想什么事都依靠别人。”

    普罗米多尔笑了笑,道:“那好吧,我送你回去。”

    林听雨惊道:“不用了。”一想又觉得这话有些唐突,又忙道:“我是说,陛下要送我回去,恐怕会惊动整个帝都。”

    普罗米多尔呵呵笑道:“是啊,我就是要让整个帝都都惊动一下。有先祖遗训在,我这个后辈总得有点表示吧,不然真的见到了先祖,我如何跟他交代?”

    他一提到先祖,林听雨就不自觉地仔细打量起普罗米多尔来,怎么看他和青鸟都没有半点相像,实在无法想象此人会是青鸟的后代。

    话说,那副阿尔米盖罗的画像和青鸟的样貌也半点不搭嘎。还有,青鸟在这个世界娶了媳妇吗?

    林听雨脑中一冒出这个念头,脑袋里顿时就如炸锅一般,响起了瞳瞳震怒的吼声:“不可能,不准这样乱想我的青鸟!还有,赶紧去那什么芬德泉把青鸟找回来,不然就别怪本小姐不客气。”

    “老实点,别闹腾!”随之,林听雨就听到小眼冰得足可入骨的声音,它居然在训斥瞳瞳。

    瞳瞳一听委屈得不得了,小嘴一扁就哭起来,道:“呜呜,你们都欺负我,回头找到青鸟,我要告诉他你们欺负我,呜呜……你们这些坏蛋!你们全都是大坏蛋!”

    说完就哭着又窜到小眼的灵魂深处不知所踪了。她要躲的话,连小眼都无法弄清她会藏到哪儿。

    不过,小眼貌似已经看开了,她爱怎么样怎么样,它也不象以前那样,老是变着法去哄瞳瞳开心了。

    林听雨看他们两个变成了这样,心里有些酸涩。

    也许可能会有人觉得小眼这样对待瞳瞳并没有什么错,因为瞳瞳从来没有爱过它。可是林听雨却能清楚地感觉到,小眼在这样对待瞳瞳的时候,它自己的心其实也很不好受。

    感情的事,就是这么复杂,不是说你表现得很轻松,一切都放下了的样子,就表示你真的能什么都放下了。是不是真的想得开,有时候恐怕连当事人自己都搞不清楚。

    每每感觉到小眼心中那种钝刀子割肉似的疼,林听雨都替它感到难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眼能够找到一个适合它的女孩儿,能够好好地对它,让它不再承受这种疼痛?

    普罗米多尔带着林听雨回到了大殿,迪卡多还等在那里。

    “陛下,小女没有太麻烦您吧。”迪卡多小心地问,偷眼打量普罗米多尔的神态,可惜这个帝王惯常于喜怒不形于色,他什么都没看出来。

    阿里亚与其他几个当值的女官也都在,普罗米多尔就朝他们吩咐道:“你们去准备一下,我要亲自送琪娜小姐回去。”

    迪卡多顿时脸上变色。

    阿里亚也是震惊得当场愣住。

    迪卡多忙道:“陛下,我芬德家族能够得陛下亲自上门,自是荣耀之至。只是,小女琪娜却是不敢当陛下相送。陛下若要前往视察芬德家族,直说便可。”

    普罗米多尔正色道:“不是视察,只是简单地要送琪娜小姐回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