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27 追梦(二十七)
    迪卡多眼皮突突直跳,一连朝林听雨使了好几个眼色,心中火上房一般,着急地用魔法传音与林听雨道:“傻孩子,陛下如此做法,定会令整个帝都哗然,怀疑陛下是否要立你为后,以你的能为如何能处在这样的风口浪尖,只怕不出三天就要莫名身亡了。”

    林听雨深深地看了一眼迪卡多,看来迪卡多这是真正急了,不然以他向来严厉的性格,哪有心情跟女儿解释这么多?

    林听雨转而向普罗米多尔道:“陛下,家父是担心帝都的人都会误以为陛下要立我为后,以我之能,别说为后了,只怕是参与皇后之选的半点资格都没有,到时候说不定会让陛下被天下人耻笑,所以还请陛下随便找个由头,别让人将此事与立后之事联系起来为妙。”

    普罗米多尔呵呵笑道:“立后之事,自有我自己作主,别人以为说三道四几句,就能替我定下皇后的人选么?”

    说完,他还冷冷地扫了一眼迪卡多,让迪卡多心头不由得一凛,心道:“天哪,这到底是怎么个意思?难不成陛下真的有立琪娜为后的意思?那阿里亚……”

    迪卡多暗中瞟了一眼阿里亚,惊骇地发现,过去一向要强、对家族责任一向责无旁贷的阿里亚,此时的眸中竟然杀意翻涌,波涛狂卷,把他这个父亲都吓了一跳。

    他从来没想过,阿里亚对自己的亲姐姐竟然会动了杀心。

    便听林听雨笑道:“陛下立后之事,自然是由陛下自己作主。可是臣女之事,怕是得请斗魔山脉中的那位作主。”

    普罗米多尔一听这话,顿时脸都绿了,只说了一声“你……”却是没办法再说下去。

    “哼!”普罗米多尔别过脸去,俊美的脸上带着几分怒意,半晌都不吭声。

    这下,林听雨也有些无可奈何了。不过就是“回家”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怎么就僵到这儿了?

    她只得退一步,道:“陛下,若是真的想送我回去,不妨找个由头,你总不忍心让我成为帝都闲来无事的谈资吧。”

    普罗米多尔见她让步,立时扬唇笑了起来,想了一下,便道:“好,那我去请父皇出来为咱们作主!”

    什么?林听雨一听险些软倒,我说皇帝陛下,你别这么惊世骇俗成吗?

    迪卡多和阿里亚一听更是神色复杂,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了。

    “作主?”林听雨喃喃地道,“陛下,我与你有什么事需要上皇作主的?”

    普罗米多尔道:“你们且等在这里,我去请父亲旨意下来。”说完不管不顾地转身就去了大殿后面,瞬间消失不见。

    林听雨愣在那里,都不知道自己是郁闷还是高兴了。这个皇帝,话也不说明白了。

    “琪娜,到底怎么回事?”迪卡多拉着老长的脸,问道。

    阿里亚哧鼻笑道:“姐姐,没想到你还挺有手段的,才只见过皇帝一面,就将陛下迷得神魂颠倒的。”

    林听雨听她居然还敢耻笑自己,立刻扬唇冷笑起来,话里有话地道:“阿里亚,我的好妹妹,我若是没有些手段,现在恐怕早就死在斗魔山脉了。”

    阿里亚听罢脸色登时一变,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迪卡多那里却是皱起了眉头。刚才阿里亚眸中闪过的杀意再次浮现于他的心头。

    林听雨就是故意当着他的面这么说的。她现在已经看出来,其实迪卡多对于琪娜这个女儿并不是全无感情,只不过迪卡多并不善于表达他的感情。而且,对于琪娜,因为她是嫡长女,将来要背负起整个家族,所以迪卡多对她,一向是严厉多于关心。

    而琪娜的被废却最终证明,迪卡多对她有多失望。后来会对琪娜不管不问,想来也是他太失望的缘故。他可能从来没有想到过阿里亚竟会跑去杀掉对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威胁的姐姐吧。

    本来他对琪娜和阿里亚一前一后去了斗魔山脉没有多想什么。本来阿里亚对自己的要求一向很高,已经去斗魔山脉历练很多次了,所以她说要去斗魔山脉历练,迪卡多丝毫没有怀疑什么。

    而琪娜,她十八岁之后因为要靠领家族任务来挣生活所需,也先后去了几次斗魔山脉。虽然她领的任务都是低阶的,估计只是在斗魔山脉外围活动,但她去斗魔山脉也不是奇事,迪卡多根本就没太多关注。

    而林听雨刚才的这句话,却让迪卡多有了些许怀疑。

    “琪娜”与阿里亚一前一后地去了斗魔山脉,是不是有什么缘故?不然,就是她们姐俩曾在斗魔山脉相遇,起了什么纷争?

    “阿里亚,回去之后,将你在斗魔山脉的经历仔细讲与为父知道。”迪卡多沉着脸冷冷说道。

    作为嫡长女,将来要背负起家族的重任,如果找了一个随时会因为一点外因就想置家族亲人于死地的人来继承家主之位,那么家族就算不走向灭亡也差不多了。

    迪卡多可不想让传承了千年之久的芬德家族毁在自己的女儿手里,他可背不起那个骂名。

    阿里亚忙道:“父亲,这次斗魔山脉之行,女儿确实遇到了一些不太顺心的事,不过与姐姐并没半点关系,您若想知道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讲出来,也让大家都听听,不然姐姐那莫名其妙的话可是会让大家误会我的。”

    迪卡多想起此时的大殿里可不止芬德家族的人,怒目瞪视了林听雨一眼,暗怪她将家族的内斗显示在众多女官面前。

    要知道这些女官可都是和阿里亚一样,来自帝都之中的各大名门,无一不是为了皇帝的后位而来。

    “琪娜”和阿里亚这两个芬德家族的一旧一新的帝后候选人在这大殿上就斗了起来,岂不是让这些女官们看笑话?

    不过,他以更加严厉的声音对阿里亚道:“此事回家之后再说,你不嫌丢人,我可丢不起这个老脸。”

    阿里亚嘴角抽了一下,只得闷闷地不再吭声,心中却是杀意更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