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28 追梦(二十八)
    阿里亚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就算跟琪娜比起来她心机深沉无比,可是碰上林听雨这样的老油条,她就有点控制不住了。

    哪怕她再努力地克制,可是心中涌起的汹涌杀意,还是没有瞒过身边的迪卡多。迪卡多对这个女儿更加惊疑,暗道:“阿里亚小小年纪,杀气怎么会如此之重?有一点不满意的事就对姐姐动起了如此重的杀心,以后如何能够担当起掌管家族的重任?”

    有句话叫“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当家族族长的,虽然可以率先占有家里的修炼资源和诸多宝藏,可是,整个家族的事务也需要族长来处理的。

    这家族之中分支众多,东家长西家短的,有不少琐事都得族长出面,更有许多与自己意见不合的分支长老需要去面对;要是族长没有点沉稳的性情,动不动就要杀,那不用别人动手,家族里的人恐怕没几天就要被这个族长自己杀干净了。

    想到阿里亚竟然会对自己的胞姐动杀心,迪卡多心中既是震怒又很寒心。他亲手教导出来的两个女儿,一个废物到了极点,懦弱胆小……呃,貌似这段时间她因为不再承担家族嫡长女这个名份带来的压力,性情有了不少改变,可是她既然担不起家族嫡长女之位,将来想必也是没能耐继承家主之位的。

    而这第二个,阿里亚,竟然因为一点小事就对自己的姐姐动了杀心,而且还是如此浓重的杀意,日后若是真的遇到大事,那,她会不会连父母都要杀了?

    此时,普罗米多尔从后殿深处转了深处。只是他的神色却不象刚才进去时那般兴奋,而是一脸的郁闷,拉得老长,貌似去请上皇为他作主一事不太顺利。

    不待众人问话,他就急匆匆地拉起林听雨,道:“琪娜,走吧,我送你回去。”

    林听雨道:“上皇是什么意思?”

    普罗米多尔默了一下,才道:“我没见到父皇,走吧,他在闭关修行,没时间管咱们的事。”

    林听雨无奈地道:“陛下,您……”别一句一个“咱们”行不行,会让人误会的?

    许多宫廷女官都以异常艳羡的目光看着林听雨,都在幻想那个被皇帝陛下紧紧拉着的是自己。阿里亚却是一双美眸落在林听雨那只被普罗米多尔抓着的小手上,恨不得立刻上去把那只手砍下来。

    便听后殿里传出一个宫人那特有的尖细的声音:“陛下,陛下,等等老奴啊,别走那么快……”

    然后,一个头发花白、满脸褶皱的宫人从后殿里呼哧带喘地跑了出来。

    “啧,费恩,你年纪这么大了,非得跟出来干什么?”普罗米多尔道,“快,快回去吧。这儿没您的事。”

    “费恩大人!”迪卡多明显认的这个宫人,很是恭敬地唤了一声,还微一躬身行了一礼。

    “哎哟,迪卡多,你小子也在啊。”那个费恩说道,竟是典型的长辈口吻,“听说芬德家族现在归你管了,呵呵,当初上皇跟我谈起你们芬德家族的几个小辈的时候就说过,他最看好你,结果,果然不出上皇所料。”

    迪卡多忙陪笑着客气道:“这是上皇赏识我。”顿了一下,又道:“听说您老人家早就和上皇一起避居,但不知道什么事,竟然要费恩大人出面……”

    费恩道:“唉,还不是皇帝陛下和你们家千金的事……”

    普罗米多尔忙道:“费恩,我和琪娜的事,我自己会解决,您年纪大了,就别管这闲事了,快回去吧。”

    费恩道:“这怎么能行?上皇可是有旨传下,我这旨还没传呢,怎么回去跟上皇复命?”

    普罗米多尔急道:“现在的皇帝是我。”

    费恩道:“是啊,老奴知道。可是这事,不是你自己去向上皇请旨的嘛,上皇也不好不管。”

    “我……”普罗米多尔无语死了。他要的不是这个结果好不好?

    费恩已经开始宣旨了。

    好在这个魔法世界规矩不象古代东方世界里的规矩那样多,皇帝下旨,接旨的并不需要下跪,不然这大殿里就得呼啦跪下一大片。

    不过宣旨的人手里还是得拿着一个书面文件,免得口说无凭。

    费恩要宣的旨没两句就念完了,结果令整个大殿中的人哗然不已,连林听雨都险些没笑出声来。

    原来那个老皇帝,普罗米多尔的老爹,昔日的查理斯大帝,竟然下旨,将琪娜-芬德收为了义妹,一切定制例份仪仗等等,都必须与先帝亨利大帝所出的真正公主完全相同。

    也就是说,不单单是整个该隐王朝的百姓、臣子必须对林听雨恭敬以待,就连普罗米多尔,以后见着林听雨,都得尊称一声“姑姑”了。

    与查理斯平辈的公主,其实已经不剩下几个了,但剩下的无一不是与太后待遇相同,仪仗、每月拿的月例等等,与皇帝不相上下。

    这样的待遇,“琪娜-芬德”何德何能?阿里亚心中震惊之余,也充满了羡慕嫉妒恨,更有深深的不服。

    虽则太上皇这道旨意一下,“琪娜-芬德”与帝后之位将再也无缘。可是,这也意味着,就算阿里亚日后登上了帝后之位,成为一国之母,但对她一直嫉恨的姐姐“琪娜-芬德”,仍旧得毕恭毕敬,永无翻身之日了。

    除非哪天那个太上皇查尔斯死了。

    阿里亚气得险些银牙都咬碎了,看向林听雨背影的目光已经有些掩饰不住她胸中的滔天恨意了。

    林听雨笑道:“费恩大人,麻烦您回去后替我谢谢上皇。”

    费恩忙道:“哎哟公主殿下,您直呼老奴‘费恩’就行了,‘大人’二字老奴可不敢当。上皇下的这道旨意可不是摆设。您回去的仪仗,上皇已经命人准备好了。另外,上皇亦已经下旨,命人为您造一座公主府,供您居住。”

    林听雨道:“我是芬德家的人,住在芬德家就好,何必这么麻烦?只找人重新将我的住处修葺一下,安保和隔绝性能好一些就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