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39 追梦(三十九)月票五十加更
    瞳瞳一边说还一边怕人不知道谁是保镖似的指了指查理斯和普罗米多尔,搞得这两个帝王脸色都有点发绿。

    林听雨忙道:“瞳瞳,你乱说什么,查理斯和普罗米多尔什么时候是我的保镖了?我们只是结伴而来。”

    瞳瞳翻着白眼,哧鼻道:“青鸟打下了江山让他们世代为帝,他们做一下你的保镖又怎么样?你问问青鸟,他身边的保镖都是谁?说出来不吓死这个查理王和普罗大米。”

    查理斯和普罗米多尔脸上一连变了好几个色,谁能告诉他们这个嘴巴这般厌恶的小精灵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林听雨听瞳瞳把两个大帝的名字都叫错了,不由得一脑门黑线,只得向两个帝王道歉:“抱歉,这小东西就是这么不靠谱,再加上乍一见到失散许久的亲人,所以有点失态,请二位不要见怪。”

    不待查理斯和普罗米多尔说话,青鸟便已经开口说道:“哪有什么好见怪的,瞳瞳说的不错,他们能给你当保镖,还是他们的荣幸呢。况且,他们的名字都不好记,瞳瞳叫错了也没什么。”

    瞳瞳见他帮自己说话,兴奋得要死,小脸红扑扑的,越发显得娇嫩可爱,看得青鸟眼睛直放光。

    可是,那两个自打登基为帝之后就再没有人敢这么随意评价他们的两代帝王,脸色就不那么美好了。不过,他们也只是相视苦笑一眼作罢,并不敢有什么其他不满的念头。

    瞳瞳道:“对了青鸟,为什么你要改名叫阿尔米盖罗?”

    此事可能涉及青鸟时空越过来的秘事,因此他传音道:“这名字是我的兄弟浮图给我起的。刚到这里的时候,我因为被时空流撞到,忘记了许多事,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太清了,幸好遇到好兄弟浮图……”

    原来青鸟在初到这个世界的好几百年里,都处于失忆状态,却是以一副“天下霸主,英雄舍我其谁”的无上霸气征服了整个斗魔大陆。

    待到带着兄弟浮图统一斗之陆和魔之陆之后,青鸟就退隐闭关,将帝位让给了浮图。现在的修家族,实际上都是浮图的后人。

    青鸟闭关静修,一心研究魔法和斗气,致使他的修为无限攀升,以至于他被时空流撞击到的脑伤恢复如初,令他想起了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种种,他这才记起自己真正的名字和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

    林听雨问起那个阎提摩尼为何许人也,青鸟却只知道他是一个奇怪却很神通的和尚,可以在诸多时空里“神游”,除此之外对其一无所知,甚至连对方的样貌,他都说不清。

    说到这一点,林听雨不自觉地就想起赠送她那部《妙法修音经》的佛祖,面壁之后化身菩提,而且没有人知道他到底长的什么样子,他所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样子都只是个人自己内心观想而成,并非是他的真实样貌。

    “这样的强者,世间会有几个,而且又恰巧也是和尚,难不成我所遇到的那个赠经之人就是阎提摩尼?”林听雨心中猜测。

    “姐姐,跟我说说这些年来你是怎么过的吧,是不是仍在各个时空里穿越,有没有遇到姐夫的转世?”青鸟讲完他自己的别后经历,便好奇地询问起林听雨。

    不待林听雨回答,瞳瞳就叽叽咯咯地讲起来。

    他们所用皆是传音,查理斯和普罗米多尔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只是恭敬地立在一旁。

    期间在通往芬德家族聚居之地的密林中,曾经有几个人往这边探头探脑,甚至还有花白胡须的老者,不过都在查理斯那不可一世的霸气瞪视之下退缩了回去。

    芬德家的人大概知道在芬德泉边徘徊的都是盖代强者,所以没敢过来找别扭。

    “姐姐,要不要去拜访一下芬德家的前辈?”

    瞳瞳那张小嘴噼哩叭啦地讲了一个多小时,才把林听雨这些年的经历讲完,其中不乏对她自己那微少的行为加油添醋叙说地极为详细。

    青鸟已经知道林听雨所在的这副肉身是琪娜-芬德,便开口征询林听雨的意见。

    想到芬德家族赠她的功法,只是想拿她做试验,好将那部《千音魔经》完善,林听雨打心底里对这个老芬德家族不喜。

    所以正打算开口拒绝,瞳瞳却已经抢先开口:“青鸟,你不知道,这个芬德家族可讨厌了……”

    接着她就又是一通噼哩叭啦的,将老芬德家托卡尔加亚和阿莲娜转交给林听雨不完善功法的事详细说了出来。

    说到后来,就讲到林听雨利用这部不完善的《千音魔经》自创出一部《幻音魔法千重》的事。因为这个话题是关于这个世界,他们就没有传音,一旁的查理斯和普罗米多尔听到这事,不由得有些咋舌地看了看林听雨。

    虽然他们通过这段时间的交往,已经看出林听雨并非等闲之辈,但是这么年轻就自创功法,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青鸟脸色拉得老长,哼道:“这个芬德家还真是大胆,竟然敢如此奸害于你,待我去收拾他们一番。”

    “不用……”林听雨话都没来得及出口,青鸟就已经不见了。

    瞬息过后,她就听到芬德泉周遭几百里内都回荡着青鸟那不可一世的霸气声音:“芬德家族听着,从今天开始,你们住在这芬德泉边的芬德家族,想要继续以‘芬德’为姓,就必须向帝都的芬德家族臣服,发誓永远效忠于琪娜-芬德,否则你们就改姓别姓,若是谁不发誓还敢姓芬德者,如同此山!”

    话音落,林听雨便见一道法力冲天而起,如劈天之剑一般轰的一声击在远处一座山头之上。那座山头如同一座被炸毁的高楼迅速倒塌下去。

    林听雨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青鸟,不必做到如此吧!让人家臣服,不臣服就不许人家姓自己的姓,这也太……

    林听雨抹汗,青鸟变化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接下来,整个芬德泉周围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静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