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46 自己(五)
    她承认她是个无情的人,虽然变成楚翘之后,曾经好几次匿名给她原本的父母寄钱,但是却尽量回避去见他们,免得自己是穿越的外来户这件事被楚翘的亲人知道,将她赶出楚家。

    但,就算她爱慕虚荣,贪恋美貌和富贵,却从来没想过要害任何人。甚至她也曾经想过,如果楚翘的灵魂回来,她就让出这副肉身。她没想过要霸占属于楚翘的东西。

    她凭什么要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她不甘心,但是她对胡一飞却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大概是发现了她并不甘心就这样将自己的灵魂献给楚翘,让楚翘将她化掉,融合来滋养自身之魂,胡一飞已经开始剥离她的灵魂。

    尚小榆感觉到头痛不欲生,眼前已经彻底陷入黑暗之中。她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正在被撕裂,走向粉碎。

    她到底没有改变自己的命运,她被胡一飞剥离出楚翘的身体,灵魂已经破碎不堪,飘散在虚空之中,永世无依。

    她只是凭借心中那浓重的怨气和不甘,一直支撑着才没有彻底散去。

    回想起原主的种种,林听雨叹息了一声。

    荣华富贵虽好,但是原主真正对楚翘这副肉身留恋不去的原因,其实是楚翘的美貌和才华,最重要的是,那个爱楚翘爱到死去活来的胡一飞。

    可惜,伤原主最深的,也是那个胡一飞。

    原主这个与楚翘混合在一起的灵魂,在想起过去诸多是非之时,不由自主地留下了眼泪。

    林听雨穿越过来的这时节,是尚小榆在医院病房门口被自己本体里的残魂召唤之后不久。

    这个时间段,那个残魂不死不休地想要将尚小榆的灵魂召唤回去,重新活过,几次三番进入到尚小榆的梦里,让尚小榆以为自己被鬼缠身。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林听雨其实是在尚小榆的梦里,还并不曾真的进入她的肉身。尚小榆梦到自己被女鬼追得满街跑,就要累死的功夫,突地就从梦中惊醒了。

    这次,因为林听雨穿越过来,进入到已经是二魂合一的这个灵魂里,令事情发展发生了少许变化。尚小榆还没惊醒。

    林听雨感觉到这个灵魂之躯被控鬼符的鬼力修复了一些,心想如果此时出去,八成又要被那个残魂追着不放。她得想个办法直接回到尚小榆现在所在的那副楚翘肉身之中,再徐徐图之。

    尚小榆的愿望就是希望胡一飞能够真正地爱上她,而不再去爱楚翘。

    可是,胡一飞也好,楚翘也好,都是谋害她的凶手,她无法原谅他们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所以希望这对狗男女不但劳燕分飞,更要让胡一飞亲手杀掉楚翘,让楚翘也尝尝被自己心爱之人亲手斩杀的滋味。

    而胡一飞,纵使法力滔天,却甘心从此为奴,将自己的灵魂献给尚小榆,由尚小榆将他的灵魂抓在手心里,将他的一部分灵魂也生生剥离出来,让胡一飞也好好体味一下灵魂撕裂是何等痛苦。

    尚小榆所说的爱上她,不是披着楚翘这副肉身的她,而是她本人。也就是说,林听雨得想办法让她的灵魂回归本体,与残魂重新融合。

    要说这尚小榆的愿望还真有点让林听雨无奈。楚翘因为要被胡一飞亲手杀掉,还不能因为她的离开而就死,得想办法先留着楚翘的小命。

    尚小榆因为是楚翘选择的对象,才被胡一飞强行摄来了魂魄,落在楚翘的身体里;而且为了成功实现这个目的,尚小榆遭遇的车祸也是胡一飞暗中施法所造成,尚小榆会痛恨楚翘也是情有可源地,只是这种报复方式会让林听雨很麻烦。

    让林听雨比较省心的是,到快天亮的时候,那个追着尚小榆不放的残魂已经无法继续留在尚小榆的梦里。她虽然是拥有肉身的残魂,但此时也跟鬼差不多了,估计不能见阳光,所以退回病房中的本体了。

    林听雨这才从控鬼符中出来,仙识探出去就锁定了楚翘肉身的位置,唰的一下回到这副肉身当中。

    因为这灵魂中有楚翘本身的灵魂,她的回归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也没感觉到什么不适。

    甫一睁开眼来,她就看到身边坐着一个俊美如妖的男子,正睁着一双好看的凤眸,关切地望着自己。

    此人便是胡一飞了。

    见她醒来,他急切地问道:“翘翘,你怎么了?你刚才……一直在叫,是不是做恶梦了?”

    林听雨轻轻“嗯”了一声,抬手去拭额头的冷汗。

    胡一飞赶紧俯身将她抱紧,在她耳边温声说道:“不怕,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林听雨推开了他。她可不是尚小榆,不会发花痴。兴许是她虽觉得原主很蠢,但终究有些无辜吧,因此心里对这个狠辣又阴险的男人半点好感也无。

    “翘翘……”胡一飞不无惊讶地唤了一声。

    以前的尚小榆对胡一飞爱得可是要死要活的,恨不得两人整天粘在一起。若是胡一飞主动抱她,她立刻会将对方紧紧抱住不撒手。

    林听雨今天这样的举动确实与过去的尚小榆大不相同。

    林听雨幽幽地望向窗外,那里,曙光已经升起,令原本漆黑如墨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

    她道:“一飞,我刚才做了一个恶梦。”

    胡一飞道:“我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恶梦?”

    林听雨不无伤怀地道:“我梦到你毫不留情地撕裂了我的灵魂,让我魂飞魄散,再也没有生机,连转世重生的机会都没了。”

    胡一飞眼皮突突地一跳,忙道:“翘翘,这只是一个恶梦而已。我有多爱你,你不知道么?”

    林听雨眼中含泪,好不伤感,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深爱着楚翘,但,如果我不是楚翘呢?”

    胡一飞道:“翘翘,你胡说什么呢?”

    林听雨道:“我是说,如果我不是楚翘,你会怎么对我?你还会象现在这样爱我吗?或者,把你我二人之间这数年的情份全部忘掉,不顾一切,哪怕是让我死掉,让我碎尸万断,也要寻回你所认为的那个楚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