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49 自己(八)
    胡一飞并未真的离去,隐去踪迹之后几息,居然又出现在宝殿附近,仔细侦察、流连一番,见还是没有发现,这才真的离去。

    只是他隔三叉五地就会出现在西山的寺庙附近,在高空中俯瞰或远眺,希望能有所发现,可惜事实难随他愿。

    此后大半年间,他都没有楚翘的半点消息。

    楚父得知女儿失踪,派人四处寻找,可惜以胡一飞之能都找不到楚翘,更何况是他一介凡人了。

    这大半年间,林听雨就一直躲在修罗扇里,这里早就被她种植了不少灵草仙药,何况上一回穿越那个东宇灵兽的肉还有,她不用担心挨饿。

    她利用太阳守魂经慢慢地驱逐了楚翘肉身内这个合成魂魄中的妖毒。

    尚小榆的主体魂魄已经被胡一飞击散,此时这副肉身中残留的尚小榆魂魄只是残魂,但和当初她的主体魂魄一样,和楚翘那中毒后被胡一飞施法沉睡的楚翘魂魄合在一起。

    林听雨因为穿越过来之后要依照尚小榆的情况,所以灵魂也被融合在了这个魂魄之中。

    但她拥有强大的太阳守魂经之力,楚翘灵魂中的毒素并不能伤害到她。而且,她很快就将自己的灵魂成功剥离出这个合成的灵魂。

    之后就开始分离尚小榆的残魂和楚翘的灵魂。她们的灵魂是被胡一飞施法融合在一起的,结合得分外严密,这花费了林听雨不少功夫。

    林听雨趁机将自己的无限妙音之力留在了楚翘的灵魂中,并且还清除了她可能会残留的有关尚小榆的一切记忆。

    这样,因尚小榆而穿越过来的她,自然也不会在楚翘的记忆中有任何的影像。

    在分离两人的灵魂之后,她还必须得将楚翘的灵魂修复好,然后再将尚小榆的残魂与自己融合,这样才能回到尚小榆的本体当中去。

    如此在数月之后,林听雨将灵魂已经修复得**不离十的楚翘丢在了那庙宇中她失踪的宝殿,而后让莫菲御着自己的本体带着修罗扇离去。

    她的本体肉身其实只刚达到仙尊大圆满的修为,不过这样的强度已经对莫菲实力的压制非常小了。所以莫菲可以施展出仙帝级的修为,故意在宝殿之中留下当初带走楚翘时相同的法力气息。

    不过片刻间,她就到达了尚小榆住的那个医院,回到了尚小榆的肉身之上。

    尚小榆体内还残留着一部分灵魂,虽然支撑着还没有散去,但也快要因为心中的不满与怨恨变成厉鬼了。林听雨来的正是时候,先用控鬼符渡去这鬼魂中的戾气,再将她带回的尚小榆的残魂与这个鬼魂融合、修复。

    这一连串的修复工作完成之后,林听雨灵魂中携带而来的太阳守魂经法力可说是消耗许多,好在有莫菲这个灵魂分身在。她不停地在修炼,靠着太阳守魂经那特殊的一日千里之功,令林听雨很快就恢复过来。

    回到尚小榆肉身之后的第二天,林听雨才有时间检查这副肉身的情况,发现因为长期瘫在床上,这副肉身已经变得相当衰弱,根本就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

    她只有让木精灵王先修复一下这个肉身,又过了半日,她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白色的病房里,只有她自己,她努力地挣扎起身,穿着床铺底下架子上放的一次性拖鞋,缓缓地走出了病房。

    有护士看到了她,惊讶得脸色大变,骇然呼了一句:“天哪!”

    护士们一方面找来了大夫给林听雨检查,一方面通知尚小榆的父母,忙成一团。

    大夫一番检查过来,发现“尚小榆”除了肌肉骨骼因为长期不运动而有些软弱之外,身体竟然没有其他的异样,着实惊叹不已。

    这个病人传入这家医院已经有些时间了,还曾请过专家会诊,可惜她的情况始终没有什么起色,没想到突然苏醒过来。

    尚小榆的父母因为她长期卧病在床,需要大量的医药费,只能将她独自留在医院里,由护士帮忙照看。反正她除了输液维持生命之外,并不用其他特别的照顾。

    不过尚家父母会每天来看望她,给她擦洗和翻身等等。如此,尚小榆的肉身才能一直保持着干净和相对健康,没有长褥疮。

    接到医院的通知,都在忙着工作赚钱交医药费的他们第一时间就赶来了医院,看到女儿果然如护士所说的苏醒了,情不自禁掩面而泣。

    他们都是五十左右年纪,可是因为这些年过于操劳,再加上对女儿的担心,他们都比实际年龄看起来苍老许多。

    可能是这副肉身本能的反应,林听雨看到他们出现,眼眶不由自主地就是一热,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虽然这些年来尚小榆一直在匿名给他们寄钱,帮助他们缓解了很大的经济困难,但是尚小榆心中仍旧对他们抱着浓重的愧疚。

    如果不是她贪恋楚翘那副**的美貌和胡一飞这个男友,怎么会让二老长时间处于对女儿病体的焦虑之中?又怎么会让二老不辞辛苦的照顾尚小榆这个植物人,同时还要拼命地赚钱?

    “爸!妈!”林听雨哽咽吐字,却是语凝噎。

    “小榆,你怎么样?你好吗?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尚小榆在床边,一边焦急关切地询问,一边眼泪已经不由自计掉下来。

    “我很好!很好!”林听雨忙道。

    半年后,作了八年的植物人、已经二十五岁、恢复健康如初的“尚小榆”去了人材市场找工作。

    她因为车祸成植物人没有学历,可是林听雨却有她在楚翘身体里念大学的记忆,而且林听雨本身也不止在一副肉身里念过大学,对于大学里学的知识她懂得不少。

    她已经报名了自考,以她的能力考一个学位并不是难事。她去了几次人材市场,终于被楚氏公司的人力资源部招进了楚氏。

    只是以她现在的文凭,她只是作为一线的销售人员被招进公司的。林听雨觉得干什么都无所谓,只要能进楚氏就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