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50 自己(九)
    胡一飞发现,虽然他的楚翘回来了,而且灵魂中的毒居然诡异地消失,她的灵魂已经恢复完好如初,可是楚翘的性子却比过去变了一些。

    楚翘是个地道的大家闺秀,举手投足都透着文雅绢秀,进退有礼不说,还极为体贴,善解人意。不然他一个盖代强者,为什么会爱上楚翘这样一个凡女?

    可是现在的楚翘,他那顶级强者的耳朵,有一次居然捕捉到楚翘竟然躲在卫生间里独自一人象个泼妇一样地骂大街,虽然是很小声,明显是在努力克制着自己,可是这也让胡一飞震惊不已。

    他没想到楚翘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

    如果他不是曾经数次仔细检查过楚翘的灵魂,确定这就是楚翘本人,并且没有什么外力干扰,他肯定会觉得这个楚翘不是被人换了芯,就是中了什么厉害的邪术。

    更让胡一飞震惊的是,那个曾经被他摄取魂魄变成植物人的尚小榆,在楚翘康复回归的半年多之后,居然出现在楚氏名下一个新开业的商场里。

    她作为一线销售人员站在一间服饰专卖的边厅里,脸上挂着微笑接待着每一个来买衣服的客人,似乎并不曾受半点曾被摄魂的影响。

    在胡一飞看来,这个女人不是死了就是还是植物人。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去注意一下病房里躺在那里的人儿,却没想到有一天他的仙识忽地就发现她在楚氏名下的公司里健康的工作。

    胡一飞第一个念头,就是留下这个女人,一是她的灵魂与楚翘的灵魂正好相配,留着她日后说不定还能为楚翘的灵魂引毒;二是楚翘恢复得太过诡异,胡一飞总感觉有一个极厉害的强者在背后操纵着什么,如今看到尚小榆竟然也康复,让他警惕心更重。

    他觉得有必要把尚小榆调到身边试探一下,说不定会得到那个强者的相关消息。

    再说,尚小榆以前可是在楚翘身体里的,她在楚翘身体里时与胡一飞是热恋的男女朋友,她爱自己爱到什么程度,胡一飞最是清楚。

    尚小榆康复后最有可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来找胡一飞,想尽办法与胡一飞再续前缘。可是如今,她却没事人似的站在楚氏商场里,好象楚氏的胡一飞胡总,跟她没有半点关系一般。

    这也让胡一飞心中大惑。

    所以,林听雨进入楚氏商场工作不到一个月,就荣升为督导,成为一个办公人员。督导受行政部门领导,不出几天,林听雨就被行政副总裁叫到了办公室。

    行政副总裁,是胡一飞这个主管策划的副总裁兼职的。林听雨看到偌大的办公桌后面,原本背对着她坐在班椅里的传说中那个神秘俊雅的“胡总”转过班椅冲她露出了正脸,她立刻就露出一脸花痴的表情,瞪着眼睛满眼是美色,眼睛一眨都不带眨的。

    胡一飞见她这副痴傻模样,与当初她穿越到楚翘身上第一次见自己时没什么两样,心中感觉莫名。片刻后,他见眼前这女人还是一副呆傻模样地瞪视着自己,便愠怒道:“你看够了没有?”

    “没有。”林听雨傻傻地道,“太好看了!我永远也看不够!太帅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帅的帅哥啊!”

    她这里故作惊叹的功夫,胡一飞已经好不耐烦地从班椅中起身,正要背过身去,便听女人又道:“别动,让我再看一眼,真的好帅啊!”

    “我知道自己很帅,不需要你一而再地强调。”胡一飞绷着脸厉声说道,实际上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虽然以他的实力和地位,仰慕的目光遇到过无数,可是那些目光之中也都透出畏惧与尊敬;他听到过的赞美之辞亦是无数,却大部分都夹杂着利益的成分,和眼前这个傻了吧叽的女人**裸地花痴目光和赞美完全不同。

    她的赞美,无关任何利益,也没有任何畏惧,并不是仰慕,只是单纯的发自真心的赞美。

    这让胡一飞心中升起一种从未尝味过的甜甜的滋味。

    听了他的话,林听雨不但没有停止她的花痴之举,而是更加花痴地举起一双小手捧着红晕飞扬的小脸,越发惊叹道:“天哪,连生气的样子都这么帅,这是现实吗?我一定是在做梦,不然怎么可能会看到这么帅的男人,这么帅的男人在现实中根本就不能存在的,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

    她一边说一边在办公桌前团团转,最后竟然慌不择路似的,转身朝门口走去,口中喃喃地念叨:“我梦到了一个好帅的帅哥,我得去告诉瑛子,让她知道我们公司传说里的那个胡总肯定不是最帅的,我梦到的这个帅哥才是最帅的,他才是最帅的……”

    她一边失魂落魄地碎碎念一边就去开了门。

    胡一飞不是一般的惊,施了记法术就让林听雨拉着的门呼的一下自己关上了。

    “天哪,门居然自己会关上!我果然是在做梦啊!这梦里有魔法吗”

    “噗哧!”林听雨的傻样儿彻底把胡一飞给逗得笑出了声。

    林听雨听到笑声就转过身来,目光重新落在胡一飞身上,然后,花痴样更甚。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胡一飞,重新回到办公桌前。

    此时的胡一飞已经坐回到班椅里,见林听雨靠近,便质问道:“你想干什么?”

    林听雨却双肘拄在办公桌上,一双手托着腮,开始聚精会神地欣赏起美男来。

    半晌过后,胡一飞见她仍旧盯着自己,动作都不曾改过半点,无奈道:“你打算看到什么时候?”

    林听雨喃喃道:“看到我再也不能睁开眼的时候。”

    “我……”胡一飞无语了片刻,便指着她身后的椅子,喊道:“你先坐下再说。”

    “哦!”林听雨乖乖地应道,顺着他指的地方坐下去,只是她的眼睛仍旧寸步不离胡一飞的脸,根本就没去看身后的椅子。

    于是乎,她一屁股坐下去时,那滑轮椅子往后动了动,她噗嗵一下就直接坐到了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