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55 自己(十四)
    话一出口,林听雨就醒悟自己失言,忙改口道:“哦,对了,我忘记了,楚总是你真正的女朋友,是你真正爱的女人,不能算在后宫里。后宫里人的应该都只是胡总……”

    “怎么样?”胡一飞本来听她提起楚翘,脸色有些寒,但听她说到这里忽地就打住了话头,脸上也现出悲凉之色,便脱口问了出来。

    林听雨噘了噘嘴巴,道:“后宫里的女人,应该都只是些在胡总心里比较不重要的女人吧,并不是胡总真正爱的‘妻子’。”

    胡一飞默了半晌,才有些失意地道:“我没有后宫,也没有妻子。我并不喜欢后宫……”

    “楚总早晚有一天,会成为胡总的妻子的。”林听雨道。

    胡一飞道:“她永远不会成为我的妻子。”

    林听雨奇道:“为什么?”

    胡一飞沉默,心中暗道:“因为那个女人从来就没有真正爱过。”想到这里,他心中愤怒无比,堂堂的蛇王,一代天骄,当今天下仅存的几个仙帝之一,他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欺骗了感情,这让他情何以堪?

    就听对面的女人又碎碎念起来:“胡总,我听说楚总是董事长的独女呢。象她这样的女孩子,在接受了许多高等教育的同时必定也受到过许多其他方面的培养,所以她拥有别人比不了气质与知识。

    可是,她这样的家世与容貌,会有一定的优越感是很自然的吧。平时表现得有些优越感,也不算错啦。

    胡总,只要她是真爱你,她身上其他的小毛病你就不要太在意了。要知道人无完人,没有谁是十全十美的。”

    胡一飞问道:“你真的希望我与她一直在一起?”脑中却不自觉地想起那句:“只要她是真的爱你”,可惜啊,楚翘对他的爱根本就是虚情假意。

    林听雨咬了咬唇,道:“我……我有什么资格不希望你们不在一起呀!你们是天生的一对,又早就是男女朋友,我……我……”

    她显得有些语拙,有些无措,但脸上却也难掩失意。

    胡一飞看着这样的女子,心中再度变得复杂起来。他突然很希望她记起她曾经在楚翘身体里的那些日子。

    那时候,他们曾经相亲相爱,曾经不顾一切地彼此融入到对方的身体里,亦曾经无数地相拥而眠。

    那些亲密无间的日子,胡一飞从来没想过,当时的他还曾经以为是煎熬,是对楚翘的不得以的背叛,可是现在的他看来,却是他生命中最该觉得幸福的日子。

    但,若是这个女人想起她曾被他摄魂,还曾被他安着让她魂飞魄散的心思将她与楚翘的灵魂融合,让她的灵魂来引渡楚翘灵魂中的毒,她,还会象以前那样对他真心以待吗?

    胡一飞心中好不纠结难过。

    忽听林听雨幽幽地问道:“胡总,你怎么了?你脸上的表情,好象……很痛苦。你不开心么?”

    胡一飞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这张脸并不美丽,远远比不上楚翘娇美,可是此时此刻,胡一飞只觉得这张于他来说其实还算陌生的脸孔,要远比楚翘亲近得多。

    他突地就探过身来,在林听雨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一张温润的唇就已经落在女人的唇上。

    林听雨吓得瞪大了眼睛,愣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闭上眼睛。”胡一飞郁闷地说了一句。以前,他们这样亲吻,尚小榆从来都是闭着眼睛尽情享受,可不是现在这副惊呆的傻样。

    林听雨赶紧听话地把眼睛紧闭了起来。

    胡一飞见她这么听话,突然很想笑。以前的尚小榆也确实很听他的话,什么都听他的,可是,却不象眼前这个女人表现得这么傻。

    不过,这只是表象不是吗?

    胡一飞开始在女人的唇上摩梭起来,舌撬开了齿探进深处,与女人的舌不顾一切地纠缠在了一起。

    “好了,你可以走了。”

    一记深吻过后,胡一飞淡淡地说道。

    林听雨郁郁地道:“这算什么?是吃豆腐么?”

    胡一飞埋着头,假装在看文件,正色地道:“是耽误时间的补偿。”

    林听雨默了一下,突然就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道:“要是你说的补偿是这样,那,我明天再来耽误一下你的时间,然后再补偿你一下,好不好?”

    “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女人!”胡一飞假装怒道,可是心中却轰然涌上一种从未有过的甜蜜。

    林听雨一听就退缩了,噘着嘴巴道了句:“哦!”起身就往门口走。可是走到半途又转了回头,道:“胡总,虽然这次豆腐我吃的很开心,可……可是,我绝不允许有第二次。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我不能……”

    她话到这里,胡一飞突地醒悟过来那句“这次豆腐我吃的很开心”是怎么个意思,敢情这女人被他吃了豆腐,反倒觉得是她自己在吃他的豆腐呢。

    他心中好笑,表面上却好不无奈地打断她道:“行了,我知道了,你是想多吃我几次豆腐,是么?”

    “我可没这么说。我的意思是,你有女朋友的,这种事绝对不能再发生。”林听雨赶紧说道,故意做出“这话不知道是对别人说还是对自己说”的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

    这种话,和她的这种表情,让胡一飞骨子里那种霸道象是山洪爆发一样喷涌出来,道了句:“这种事,我想让它什么时候发生它就什么时候发生,谁也不敢说个‘不’字。”

    说完,他突地一招手,林听雨就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飘飞起来,竟是落到了胡一飞怀里。

    “你……”林听雨惊诧的话根本就来不及出口,一双唇已经被胡一飞紧紧堵住,再也吐不出半个字。

    林听雨瞪着眼睛惊恐万状。

    “闭上眼睛!”胡一飞温声说道,“难道每次都要让我说一遍么?”

    林听雨仍旧很听话地,赶紧闭紧了眼睛。

    胡一飞满意地笑了,俯下头与怀中的女人继续深吻。大概是失去那段记忆的缘故,她的吻显得有些青涩,但和以前一样贪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