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59 自己(十八)
    她道:“你们真是的,怎么不去好好工作?今天晚上我请大家吃饭,现在马上进入工作状态。”

    她的话立刻引来大家欢呼,并且很快都去工作了。

    楚翘以胜利者的姿态看了一眼旁边一直一声未吭的林听雨,瞥见她上衣上那显眼的咖啡印迹,得意地朝她笑了笑,转身走了。

    林听雨递了辞职信就离开了楚氏。可是在过马路的时候,突然就从马路拐弯后面冲出来一辆车,朝林听雨飞驰而来。

    眼见这辆车就要撞上自己,林听雨脸上露出惊恐万状。

    一道身影飞纵而来,唰的一下就将她带走了。

    那飞车而来的司机眼见过马路的人突地就没影了,吓得失神,脚下原本打算踩刹车的,谁想错踩了油门,那辆车轰的一声就撞上了停在马路边上的一辆货车,竟然轰隆隆的引起了爆炸,冲天的火光骤然而起。

    楚氏办公楼里都感觉到了地面在清晰地震动,引来众员工的一阵惊慌。

    楚翘站在自己办公室里那偌大的落地窗前,一直注视着外面的马路。看到马路拐角后面冲出来飞车时,她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只是,她很快就如那司机一般,发现马上就要躺在车轮下的“尚小榆”已经不翼而飞了。她立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有这等本事的,就算不是胡一飞,但也必定是胡一飞派来的人。

    她的脸倏的变色。

    蓦地,她感觉身后有两道目光,好似蛇蝎一般冰冷,有如冰刀般落在自己的背上。她猛然转过身去,就看到胡一飞冷冷地瞪视着她。

    “一飞!”楚翘赶紧走上前去,“昨天你去了哪里,我给你打了一天的电话,你怎么不接?你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

    她虽然尽量表现得正常随意,可是心里却是怕到了极点。与胡一飞在一起的这些年,虽然她心里明白,胡一飞有多爱自己,可是,她心底里在喜欢胡一飞的同时,却始终无法摆脱对胡一飞那发自骨子里的惧怕。

    他是一只蛇精啊!法力滔天,捏死她就算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的蛇精!

    胡一飞既帅气,地位又高,法力又很强。能得到这样的人的垂青,楚翘心里自然是欢喜的。因为,得到胡一飞的爱,就意味着她将得到许多别的女人根本就不可能得到的东西。比方说,一个可以到死都保持年轻的身体。

    但是,胡一飞是如何的冰冷无情,楚翘多少也知道一些。更何况她还知道胡一飞是蛇精的事,她就算再压制,但是对这种冷血动物,她实在没办法完全消除自己心底里的恐惧。

    这也使得她面对胡一飞时,只敢以胡一飞喜欢的样子出现;而将她不好的一面,怕引起胡一飞不满的一面,想尽一切办法隐藏起来。

    此时的她,那种对异类妖物发自本能的恐惧又漫延了她的全身,令她虽然尽量表现得开心,可脸色仍旧有些苍白,甚至走路的时候骨头都有些抖。

    胡一飞是何等老辣的眼光,一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她其实非常地惧怕自己,顿时一抹悲伤涌上心头。

    他曾经这样深爱的人,曾经在他面前表现得如何如何爱他的这个人,原来在心底里其实怕他怕得要死。

    他有伤害过她吗?没有!

    那么,她为什么怕?不过就是因为他是一只蛇精,他拥有她没有的那些能力。胡一飞垂下眼睑,掩去眸中的悲凉。这是在他心底里对楚翘的最后一丝情意。

    虽然对楚翘暗中派人想要撞死“尚小榆”的举动,着实令胡一飞怒发冲冠,但是这并不能让胡一飞真的就彻底不顾与楚翘多年的情意,将她收拾了。

    眼见楚翘努力扬起笑脸,朝自己靠近过来,胡一飞却是身化残影,飞退而去。

    “楚翘,没想到我们相爱多年,你竟然怕我至此。既如此,我与你,就此别过,从此各安天命。”胡一飞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响起,人却早就了无踪迹。“警告你以后不可再打伤害尚小榆的主意,否则就别怪我不顾多年的情义,让你魂飞魄散。”

    他来这里的目的,本来就是想警告一下楚翘,别去伤害尚小榆。

    楚翘惊道:“一飞!”但是办公室里已经没有半点胡一飞的声音了。

    她脸上神色连变,半晌过后,终于不得不接受她失去胡一飞的现实。她觉得,都是那个“尚小榆”突然出现,才令她永远失去胡一飞,心里越发恨起“尚小榆”来。

    她从小就被父母捧在手心里,读最好的学校,穿最好的衣服,吃最好的食物……她所有的一切都比身边的同龄人要强。而且父母对她的要求,要远比其他父母对子女的要求高,为此给她请了许多知名的导师来教导。

    这令她心中的优越感更强。她知道,她从一出生开始就是和别的人不同的,她从一出生开始就注定要做人上人。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拿尚小榆的灵魂来此渡自己灵魂中的毒有什么不对。相反,她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象尚小榆这种什么都没有的普通女人,这个世界里多的是,本来就老天是送给她垫背的。

    她允许尚小榆的灵魂进入自己的身体,在这副美貌绝仑的身体里生活了好几年,这不是她欠尚小榆的,而尚小榆欠了她的。尚小榆应该为此而感恩她才对,不然尚小榆拼尽一生恐怕也享受不了象她这种高贵小姐的生活。

    可是如今,尚小榆不但重新闯入了她的生活,还让胡一飞离开了她,这个女人……楚翘气得几近怒火攻心,恨不得把尚小榆捉来亲手撕碎。

    她心道:“尚小榆,不过就是跟我一样的凡人,我不信她那种要样貌没样貌要才华没才华的女人,真的能搏得胡一飞的真心。

    她样样不如我,胡一飞对她,肯定只是图新鲜而已。胡一飞怎么可能为了她而舍弃我?只要她死了,胡一飞很快就会把她忘掉,重新回到我身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