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62 自己(二十一)
    尚父尚母的居所,楚翘是清楚知道的。就算他们现在从原来租住的普通公寓换到了海景别墅,可她还是知道他们的住处。

    这些年来,她可是从来半点没放松过对他们的关注。因为只有通过他们,才有可能找到“尚小榆”,才有可能找到机会让这个女人为害她落得这样的下场而付出代价。

    她打车很快就到了尚氏父母所住的海景别墅,按响了门铃。

    来开门的是负责厨卫工作的阿姨。对方并不认得她,但见她穿着不错,打扮也很规整,便问道:“请问小姐找谁?”

    楚翘笑得一脸阳光,道:“我是尚小铃过去的同事,不知道她是不是住在这里?”

    那阿姨道:“这里确实是尚府,小姐也正好在,不过,您得稍等一下,我得询问小姐一下,看她是否要见您。敢问小姐贵姓?”

    楚翘道:“姓楚。哦,你对她说,我有关于胡一飞的重要消息,要告诉她。”

    如果让“尚小榆”知道来找她的人是楚翘,怕是不想见呢。但以楚翘傲娇的性格,也不想冒充别人的名见到“尚小榆”。提起胡一飞,她可不信“尚小榆”还会拒绝见她。

    果然,不一会儿,那阿姨就回来开门让她进入了别墅,将她带到了客厅。

    她看到了原本各种平凡的“尚小榆”,此时却是肤如凝脂,身材妖娆非常,一见就让人眼前一亮,顿时心中嫉恨更甚。

    在她看来,“尚小榆”今天的一切,本来都是属于她的。是“尚小榆”夺走了属于她的一切。

    她拿着名牌小包包的粉拳紧了紧,压下心头的恨意,扬起灿烂的笑容,道:“尚小榆,没想到咱们还能再见面。”

    “是啊,”林听雨道,“你说有关于一飞的消息要告诉我,什么消息?”

    此时的厅里早就空无一人,只有她和楚翘。楚翘猜想,应该是对方得知她带来了胡一飞的秘密,所以将尚父尚母和佣人都打发了。

    楚翘正要开口,便听林听雨道:“如果是他身为蛇王的事,就不必说了,此事我早就知道了。”

    楚翘讪讪,道:“我带来的消息,与此事无关。”

    “哦?”林听雨奇道,“那一飞还有什么事,你觉得是我不知道的?”

    楚翘笑道:“尚小榆,你就不觉得当初一飞第一次在楚氏看到你,结果就对你另眼相看,此事很有蹊跷么?”

    林听雨眨巴几下眼睛,更加一脸惊奇地道:“这……会有什么蹊跷?我第一次看到他,也对他另眼相看呢。”

    楚翘脸现无奈,道:“你也太傻了。实际上,你和他在楚氏的见面,根本就不是第一次见面。”

    “怎么,我们在那之前就见过?”林听雨问。

    楚翘噗哧一笑,道:“可不是么?你一定不知道,你曾经被他施法强行摄魂,将你的灵魂融入我的体内,为我吸毒的事吧。”

    “这不可能。”林听雨满脸震惊地看着楚翘,显然有些无法接受她所说的事。“他……他那么爱我,不可能会对我做这么残忍的事。”

    楚翘对她的反应很满意,接着说道:“你当初那场车祸,其实就是他一手安排的,他为了成功摄走你的魂魄,让你身受重伤,然后强行摄走你的大半灵魂融入我的体内,用你的灵魂来引渡我灵魂中所中的蛇毒。

    不然,你以为他那样的毒物,我却是一介凡人,与他欢爱无数,怎么会没有中毒而死?”

    “我也曾与他欢爱无数,却从来没有中过毒。”林听雨叫道。

    楚翘一听这话,顿时气得脸都白了。她当初和胡一飞在热恋的时候,可是连肉身都中了毒呢。只不过这肉身上的毒被胡一飞施法清除,而她灵魂中的毒,胡一飞却是无能为力,只能靠别人的灵魂将毒素引渡而去。

    可是,这个“尚小榆”居然说她从来没有中过毒,这是为什么?这说明胡一飞其实是有秘法可令被他宠爱的人不用中毒,可是他对她却没有施行过。

    可见胡一飞当初对她,并不是全心全意,对这个尚小榆,却要比对她好得多了。

    楚翘气得银牙都险些咬碎,冷笑着说道:“尚小榆,你以为胡一飞会真心对你吗?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当年,你的样貌和身材、才华和家世,哪一样能我和相比,胡一飞轻易就能舍得下我,你以为他就不舍不得你吗?

    告诉你,你当初被他摄了魂,强行装入我的身体,早就和他相识多年。当时你代替我和他相恋,说到底,你尚小榆也不过是我的替身而已。

    你当时灵魂中早就中毒已深,若是被我现在的男人施法术解了毒,你早就毒入灵髓,魂飞魄散而死了。只不过因为驱逐毒素的时候,你的这些记忆也失去了,所以你至今还被蒙在鼓里。”

    “我……我不相信,你在骗我!”林听雨喝道。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已经唰的一下降落在客厅里。楚翘一见顿时吓了一跳,转身就想逃。

    谁想对方伸手一抓就将她抓在了手里。来者不是胡一飞是谁?

    老王跟着林听雨来了凡人界,听说楚翘来访,而且林听雨一听说对方带来了有关胡一飞的消息就执意要见楚翘,他阻拦不住,就赶紧通知了胡一飞。

    胡一飞原本在修仙界的,得知这个消息就飞快的赶来。可惜中途被只厉害的大鬼拦住了去路,让他耽误了时间,不然他早就到了。

    他绝对不允许有人来破坏他和“尚小榆”的感情。

    “贱人,我放过了你,你居然还送上门来找死!”胡一飞怒上眉梢,满脸杀意,喝了一句。

    “放开我。”楚翘被他抓着喉咙,很是难受,挣扎着道。

    “放开你?”胡一飞被气乐了,“贱人,你竟敢对我的小榆胡言乱语,你还指望我会放过你?”

    楚翘道:“一飞,你清醒一下,你爱的明明是我,快点清醒过来。这个女人,她哪点比得过我?又哪点配得上你?你真正爱的人是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