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64 自己(二十三)
    “啊……”一声惊破天地的痛呼从地牢传出,让人听了都觉痛苦万状,更何况是那个发出这声痛呼的人了。

    “当初你说过,一旦被小榆的灵魂引毒成功,就毁去小榆的灵魂,让她魂飞魄散,如今,你就先尝尝这魂飞魄散的滋味吧!”胡一飞说道,声音中没有半点感情,掌心中只有一丝已经散落的魂魄,最终也从他的手心中彻底散去,不复存在。

    可是,虽然报复了楚翘,他心中郁结仍旧难去。他不知道“尚小榆”会不会原谅他,就算原谅,他们还能恢复到过去那般恩爱。

    归根结底都怪他自己,当初竟然报着那个的心思将小榆的灵魂强行摄出体外,他遭到什么样的报应都无所谓,可是小榆是无辜的。

    她本来就与他,与楚翘没有任何关系,也从来都不相识。只是因为她的灵魂碰巧和楚翘的灵魂相合而已。只是因此,她就做了好几年的植物人,甚至那些年来,无时无刻不在面对灵魂被打散的危险。

    当时的她,对此一无所知,还对他全身心的深爱着。可是,他又凭什么得到她这样单纯无瑕的深爱?

    胡一飞第一次感觉到椎心之痛。想来小榆从楚翘那里得知真相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吧。

    生不如死!

    胡一飞叹息了一声,瞟都没瞟地上那具美丽的尸体一眼,转身走了。

    他重新回到卧室,看到“尚小榆”已经醒了,只是呆呆地坐在床上,老王一脸担忧和警惕地盯着她,不敢有半分放松。

    见胡一飞终于回来,老王暗暗松了一口气,赶紧退得远一些,将床周围的空间让出来。

    “你退下吧。”胡一飞道。

    女人听到他的声音,抬起了眸。原本黑白分明的眸子,此时布满了血丝。她的脸色苍白得没有半点血色,这让胡一飞的心又被狠狠揪了一下。

    他坐到床边去抓女人的手腕,想要探探她的脉搏,看她的功体是否已经稳定下来,不想女人的手却躲了开去。

    “小榆,别生气了好不好?你想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就是不要这样生闷心。”胡一飞温声恳求道。

    他这样的身份,已经很久没有用这样的口吻跟别人说话了,可是此时说起来却觉得天经地义,并没觉得有半点不舒服。

    林听雨幽幽地道:“你去找楚翘吧,她才是你的真爱。”说到这里,兴许是这副肉身的本能,泪水竟然夺眶而出。

    “楚翘?”胡一飞凉凉地道,别过头去,“她已经不可能再来打扰我们了。”

    林听雨道:“你把她怎么样了?”

    胡一飞道:“小榆,你何苦去管她怎样?”说着一把抓住女人的手,握得紧紧的,生怕对方会逃走一般,“以后,我会加倍对你好的,把今天楚翘对你说的话都忘记,好么?”

    林听雨冷笑起来,道:“如果换作是你,你能忘掉吗?”

    胡一飞心中一突,是啊,换成是他,他也没办法释怀吧。

    林听雨接着又道:“枉我过去这许多年来,一直盲目地信任着你,从来就没想过,原来我出车祸变成植物人全都是你的手笔。

    如果我现在还在楚翘的身体里,如果我的灵魂已经将她灵魂中的毒悉数吸收,我现在会怎样?你又会怎么样对我?”

    胡一飞不答。那时节,他根本就不知道楚翘其实怕他讨厌他远比爱他更多;那时节,他一直错把尚小榆给他的深爱当成是楚翘给他的深爱;那时节,他到底得有多愚蠢,竟然把两个人当成了一个人?

    想到这里,连他都痛恨起自己来。

    “你会把我的灵魂打散,让我魂飞魄散吧。”林听雨的声音如鬼魅一般在他耳边又响了起来,让胡一飞震了震。

    他心里明白,女人说的是实情。

    如果不是有人提前剥离了尚小榆和楚翘的灵魂,没有让事情的发展按他和楚翘先前计划的那样继续发展,如今的尚小榆早就不存在,早就被他亲手打得魂飞魄散了。

    想到如果不是突然另有强者插手了这件事,如今的尚小榆恐怕就只剩下尸骨一抔,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胡一飞心底里都直往外冒寒气。

    他恨自己恨到骨子里,不无悲凉地说道:“要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要怎么样,你才能相信我是真心爱你,再也不会动半点伤害你的念头?”

    “是啊,要怎么样,我才能再象过去那般没有任何条件地信任你?要怎么样,我才能恢复过去那样了无杂念,只一心一意爱你的心境?”林听雨幽幽地道,双眸有些失神地望着眼前的虚空,“你强行摄取了我的灵魂,难道我也要你把灵魂献给我?你想要等我替楚翘引渡了毒气之后就将我的灵魂撕碎,难道,我也要让你把自己的灵魂撕碎了给我?”

    说到这里,她突地仰天哈哈笑了起来,只是眼角有泪流下,喃喃自语道:“我竟然会想到这样的念头,我那么深爱的人,我为什么会想到让他把灵魂献给你?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象个魔物一样……哈哈……”

    是啊,是入魔了。胡一飞心中了然,他早就看出眼前的女人自打知道真相之后就已经入魔,不但是她的精神状态极不稳定,就连她的功体也因为怒火攻心而受损严重。

    “小榆,如果这样做能让你的心境平和下来,那我献出自己的灵魂又能怎样?让我撕裂自己的一部分灵魂又能怎样?”

    当年他就曾亲手对尚小榆做过这样的事,如今他对自己做同样的事,完全就是他自己活该。胡一飞说着手掌运起了法力就朝自己天灵盖扣去。

    林听雨眼看着尚小榆当初跟她所说的愿望就快要实现,不想,这副肉身里的残魂竟然剧烈地震动起来,而且在林听雨猝不及防之下控制了身体,唰的一下就扑到了胡一飞身上。

    头顶传来剧痛,林听雨骇然一惊,在这一瞬间,尚小榆已经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扑上去挡住了胡一飞击向自己天灵的一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