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74 背锅女(九)
    当然,他们还会轮流守夜。因为林听雨刚加入,大家对她还没办法对她做到百分百的信任。

    不过守夜的人已经不用再象前一阵那样一刻不停地瞪大眼睛盯着周围了。他们只要注意机关阵的情况就行。

    那道通往楼下的钢化门已经被再度锁了起来,再加上楼里的丧尸刚才基本上都冲上来被机关阵消灭得差不多了,是以一晚上过得相当平静,并不象以前的那些夜晚那样钢化门后不停地响起丧尸那呼噜呼噜的恶心叫声。

    这样安静的环境在进入末世之后已经很少有,是以小队的人休息得很是不错。早上起来,大家的气色都有些好转,彼此畅快地交谈着。

    收拾好后大家很快开拔,司徒南带着小队成员迅速离开了这座大厦。附近的商场超市这几天里都被他们搜刮了一通,感觉已经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可以在这里再找到,司徒南领着队伍离开了这片街道。

    两天后,他们到达了靠近城郊的外五环区域。因为这里离高速比较近,所以停了大量的车。大家开始在货车上搜寻物资。

    林听雨提议他们可以找一辆性能还不错的车弄一个大型房车,这样为但有了交通工具,也方便队员在车上休息,携带的物资也有了存储的地方。

    司徒南很快接受了这个建议,在众多的车辆中找到了一个适合的车子改造成房车,林听雨更在车子周围装上了一些比较厉害的机关阵,阵中还安装不少现代化的热武器,这样在车里的人会更安全。

    因为改造房车,大家在这里停留了一天一夜,这才驱车离开,中途自然没少遭遇丧尸,但因为改造的地点被林听雨设下了机关阵,所以没有人员伤亡,甚至猎杀了大量的丧尸。

    其实没有林听雨的提议,司徒南的小队走到这里也会找一辆不错的车改造成房车的,因为凤丹凰的前一世,他们就曾这么做过。

    只不过没有林听雨的机关阵保护,他们在这里损失了两个不错的队员。

    林听雨也没有改变司徒南既定行进路线的意思,任由他带着小队往城郊进发。因为已经找到了相对充足的物资,他们打算在城郊少人地带暂时安营扎寨,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

    这个想法和洛剑奇不谋而合,估计是因为队员长时间的紧张过后都需要休憩的缘故;而且他们选择的地点都是末世降临之前的少人地带。因为那里的丧尸要比繁华的城里少得多。

    司徒南仍旧如前一世一样,选择了一个无人的小村子,将里面的丧尸清理了一下,就开始安营扎寨。前一世,他们和洛剑奇的小队一样在休息之前以最快的速度建立了一堵防护墙,其实就是将位于村子外围的房子连起来,圈起一个保护圈而已。

    工程相对简单,再加上这面墙涉及到大家自己的身家性命,谁也不敢怠慢,所以,全都拼力而为,只花费三天左右的时间就完成了。

    待工程完工之后,林听雨就沿着这面防护墙装了一系列的机关,令这个小营地更加地安全。

    这个小村子,离洛剑奇他们栖息的小村子大约只有四五十里地。司徒南等人的行动自然已经被洛剑奇的队员发现。

    待到在这里休息的第五天,林听雨就发现有一个熟悉的灵魂波动在周围鬼鬼祟祟。这个世界里她熟悉的灵魂波动可不多,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当天晚上,由林听雨和司徒南负责守夜。其实在前一世,因为司徒南的强大,守上半夜的只有他一个;这一世多了一个林听雨。

    林听雨对司徒南说道:“司徒队长,我今天白天的时候,好象在咱们的营地附近发现一个比较有特色的人。”

    司徒南奇道:“什么比较有特色的人?你这话说的好奇怪。既然发现有活人,怎么不叫他进来咱们营地?”

    林听雨道:“附近还有一个小队的营地,她是那里的人。”

    司徒南道:“你怎么知道?”忽又想起她说的那句“比较有特色的人”,立刻醒悟道:“你认识这个人?”

    林听雨点头“嗯”了一声。

    司徒南饶有兴致地道:“能让我们齐大小姐用‘比较有特色’这个词来形容的人,肯定有些意思,嫣笑,你能说的详细点吗?他(她),怎么个有特色法?”

    林听雨沉吟道:“让我想一想,要怎么表达出她的特色呢?”说完就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

    片刻后,她就拉起司徒南往营地的防护墙外面走,道:“你跟我来,我演示给你看。”

    见她很有些兴致,司徒南越发有兴趣,又发现她拉着自己手的那只小手光滑柔软无比,只觉得要是能被她一直这么拉着,就算是这末世再乱再危机,于他来说也是一种幸事。

    如果不是末世降临,他可能终其一生也遇不到她这种奇妙的女人呢。司徒南心道。

    很快,林听雨就将他拉到了防护墙外,道:“你站在这里看着。”

    司徒南奇道:“你要干什么?”

    林听雨道:“你只管看着就好。”说完,她往远处跑去,很快隐没在黑暗的夜色中。

    司徒南怕她出事,忙喊了一句:“嫣笑,你小心点儿丧尸!”

    谁知这声音还未落,他就看到林听雨一脸惊慌失色地模样从远处黑暗的小村路上跑来,娇喘嘘嘘,口中还惊慌地喊着:“救命!”然后一边往这边跑一边回头张望。

    司徒南愣了愣,“齐嫣笑”虽说没有觉得异能,可是一身功夫和手段却是相当了得,而且,她这个人长得清秀柔弱,骨子里却是一个非常要强的女人,绝不会做那种拖累别人的事。

    象这样惊慌失措的“齐嫣笑”,司徒南还是头一回见,只是觉得她改了往目的镇定恬淡的性子,露出柔弱的一面,竟然让他感觉莫名的揪心,很为这个女人心疼。

    他赶紧就要迈步冲上前去,将这个女人迎回来,忽地就听她道了一句:“你站在那里看着就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