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89 被改命的女主(九)
    见陈焕然听说戚无觞来访脸色有些不好看,江飞情眸中一丝不悦一闪即过。

    她每次穿越都会和陈焕然结为道侣,并不是因为爱陈焕然,不过就是因为陈焕然是这部书里的男主,她与之结成了道侣,自然就是头号女主了,这让她心里有一种奇妙的满足感。

    而且,结成道侣之后,她也有更多的机会接近、暗算陈焕然。这样,她才能将她真正爱的男人陈萧扶植起来,他们不但可以尽得陈焕然这个仙帝的宝藏,拥有足够修炼到仙帝的修炼资源,还可以真正地掌控陈家。

    可是她不爱陈焕然,看到陈焕然因为戚无觞的到来而不悦仍会心里不舒服。她哪能不知道,陈焕然会为戚无觞不高兴是因为戚无觞将江飞燕带回戚府的事。

    这虽然不一定就说明在陈焕然的心里还是有江飞燕的位置,但江飞情却不允许陈焕然这个无数次被自己玩弄于掌心间的男人有一丝一毫对她的背叛。

    江飞情此时还无力对陈焕然怎么样,但是心中对江飞燕的厌恶却又更深了一层。

    这个自带女主光环的女人,每一次她穿越,都象一根刺一样扎在她的心上。

    就算江飞燕未必会招惹到她,可是一想到江飞燕是这部小说的女主,在原著里,只有江飞燕才会得到许多优秀男子的青睐,包括她深爱的陈萧在小说里也是喜欢江飞燕的。

    她想想就觉得心里万分的厌恶。

    虽然骨子里透着不悦,可是陈焕然还是答应去会一会戚无觞,毕竟戚无觞的身份、实力在那摆着呢,他不好太过驳人家的面子。

    陈焕然正要起身前往会客厅,江飞情也跟着站了起来,温柔说道:“焕然,我与你一同去吧。”

    陈焕然微一沉吟,道:“也好。”江飞情是他至爱的道侣,与他一同接待他的客人,也是情理中事。

    两人一起前往会客厅,便见一个淡青法衣的俊美男子,一脸恬淡地坐在那里,静得好似不存在一般。

    见到这般的气质,陈焕然心中不自觉地升起一丝赞赏。

    而江飞情亦觉眼前一亮,心中好不惊叹地想:“没想到这个戚无觞竟有如此的气质,我在这部书里穿越几世,到现在才遇到他,还真是可惜。与他相比,萧郎倒是显得有失沉稳了。”

    江飞情穿越几世,早就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是以不管心中怎么想,脸上并无异色。

    见二人到来,戚无觞悠然起身,带起一股飘渺的香风,竟让江飞情有些心驰神摇。她自然知道这些仙人们,因为根骨常年被仙气滋养,早就脱了凡胎那种俗人之气,身上的味道莫不好闻得很。

    可是这个戚无觞身上的香气却是她有史以来闻过的最为沁人心脾的气息。只是她不知道此人身上的气息是身体自身所发,还是用了香囊或喷了香水。

    “在下,戚无觞!”

    她这里脑中念头千折百转的功夫,戚无觞已经开口言道,朝陈焕然施了一个平辈之礼。

    “陈焕然。”陈焕然亦是自我介绍,回了一礼,又一指旁边的江飞情,道:“在下道侣江飞情。”

    江飞情赶紧含着笑,悠悠地屈身一礼。

    戚无觞则朝她只微一点头示意,毕竟她还没入仙境,想要得到一个仙帝回以平辈之礼,那不是笑话么?

    陈焕然带着江飞情在戚无觞的对面落坐,问道:“在下虽与戚仙帝同处离火城中,只是一直无缘相识,不知道戚仙帝此来所为何事?”

    戚无觞脸现无奈之色,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我新招了一个厨子进府,今日那厨子为我加餐,做了一道极品的美味,我吃得高兴,便答应要替她完成一个心愿。

    那厨子便说起她过去曾在陈府待过,不知道为什么陈家大少爷的宝物古戒竟然在她房间里被人翻出来,后来还翻出了焕然仙帝的宝物罗汉手,呵呵……”

    陈焕然一张脸绷得紧紧的,明显已经非常地不高兴。

    江飞情忙脸现关切地道:“戚仙帝,此事可是我那族妹江飞燕拜托您的?”

    戚无觞道:“正是。她确实自称江飞燕。”

    江飞情道:“她在你府中过的可好?听说江府竟然没有收留她,我一直很担心她过得怎么样。”

    戚无觞道:“她,整天郁郁。想想也是,一个凡人,竟然背着敢盗仙人之物,而且还有仙帝之物的大帽子,自然是整天颤颤兢兢,被吓得喘不过气。焕然仙帝没有因为此事而将她一巴掌拍死,还真是她的福气呢。”

    陈焕然见他一直一脸笑吟吟的,冷声问道:“敢问无觞仙帝,此事有什么可笑么?你提起此事看起来很高兴呢。”

    戚无觞笑道:“是啊,我确实很高兴。若非她被赶出了陈府,我哪有机会将她带回戚府,又哪有可能尝到那样倾绝的美味。”

    陈焕然道:“那,无觞仙帝的意思是……”

    戚无觞道:“我既然答应了那个丫头,身为一代仙帝,总不好对一个凡人反悔吧。咱们同为仙帝,相信焕然仙帝也能理解在下,为一个凡人担上不守信用的名声,可是要被其他的仙帝笑掉大牙的。”

    不知道为什么,戚无觞那句“咱们同为仙帝,相信焕然仙帝也能理解在下,为一个凡人担上不守信用的名声,可是要被其他的仙帝笑掉大牙的。”陈焕然听起来总感觉那么的刺耳。

    他也曾经答应让江飞燕留在身边,可是却将她赶出了陈府。他也是个失信于区区凡人的仙帝呢。

    陈焕然脸色越发地难看起来。

    江飞情道:“此事我也一直在派人调查,飞燕是我的族妹,我总要把这事情调查清楚,确定她到底有没有拿陈萧那个古戒,可是调查到现在……”

    她脸现无奈之色。

    戚无觞试探着问道:“怎么,可有个什么结果?”

    江飞情脸现难色,道:“若是没有结果倒还好些。如今……”

    她显得有些难以出口的话未说完,便听陈焕然接口道:“所有的证据都证明她确实偷了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