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90 被改命的女主(十)
    陈焕然的声音比他现在的脸色更加冰冷无情,让戚无觞心中冷笑起来。这个陈焕然,分明就是想在他面前故意抹黑“江飞燕”。

    至于这个江飞情,看起来对她表现得各种关心的族妹“江飞燕”,其实也没半分感情。

    戚无觞道:“既然如此,那焕然仙帝该不会怪在下鲁莽吧。”

    陈焕然道:“无觞仙帝慢走,在下就不远送了。”

    戚无觞呵呵笑道:“在下并不是说冒昧拜访之事,而是在下要去找那个失主陈萧问个清楚,看他的心里对此事到底是怎么想的。”

    “戚无觞,你这是什么意思?”陈焕然一听顿时再也压抑不住,唰的一下就站立起来,怒声质问。

    戚无觞说的话虽然并无失礼之处,可是陈焕然也好,江飞情也好,都听出了其中的危险意味。戚无觞估计是想用他盖过陈萧的强大修为去探查陈萧的记忆,以此来找出事情的真相。

    虽为仙人,被一个仙帝强行以法力探查记忆,对于灵魂还是会造成一定的损害。所以陈焕然才会如此克制不住。陈萧毕竟是陈家极有希望的后辈,他可不希望看到陈萧出什么事。

    戚无觞道:“息怒息怒。”顿了一下,又道:“焕然仙帝,你我心里都清楚,一个凡人就算偶然间拿到了罗汉手,想要盗走一个仙人的东西,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不过一个凡人而已,焕然仙帝这样苦心积虑地给她安上一个罪名,也太有**份了。”

    陈焕然脸色一僵,道:“无觞仙帝这话说得有趣,我为何要去冤枉一个凡人?再说,如今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说明她不是被冤枉的。”

    “呵呵。”戚无觞再度笑了起来,“我可听说,她在陈府时曾是焕然仙帝你身边最得宠的女子,若不是焕然仙帝你暗中授意,陈萧他一个仙人的宝物如何会跑到一个凡人宠姬的房间里?

    如果真是那宠姬自己动手偷的,那不是陈萧这位陈氏未来的掌门人太过废物,就是那个凡人宠姬拥有比仙人还要非凡的手段。

    焕然仙帝,你说我说的对也不对?”

    说完,他也不待陈焕然有什么答复,便已经起身,道:“好了,叨扰了焕然仙帝这么半天,在下实在过意不去,这就先告辞了。

    至于那江飞燕的事,还请焕然仙帝高抬贵手,她纵然有错,但还不至于让焕然仙帝你这等身份的人物有什么举动,所以,相信焕然仙帝一定会将此事真正让它有个了结。”

    说完他又坦然道了句“请!”便即转身要离去。

    谁想在他身后,陈焕然已然怒发冲冠,因为戚无觞的话里可是满满的威胁意味。

    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将桌子拍得粉碎不说,强大的法力还将那些碎渣崩飞起数丈高,一直轰击到房顶。

    这种直欲冲天的法力,也冲撞向戚无觞的后心。戚无觞只是微微立定,身上支起了一道防护罩,便将那记法力挡了下来。

    他呵呵笑道:“焕然仙帝,何苦因为一个小小的凡人伤了你我的和气?在下的态度已经摆得很明白了,焕然仙帝应该会在三天内给在下一个答复吧。”说完洒然离去,倏忽不见。

    陈焕然立在那里,已经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呼呼的直喘粗气。更甚者,他浑身上下还在不停地迸射出法力流,好似法力都不受控制地乱窜起来。

    以前穿越数次,江飞情不但用奸计将陈焕然害死,更是将陈焕然一身的法力尽数吸收归为己有。是以江飞情对陈焕然一身功力了解得极为清楚,她骇然发现,陈焕然竟然有因动怒而突破的迹象。

    不过,这还只是在初期,是以还没引周围仙气的异动。仙帝突破,所花费的时间远远不是普通人所能相象,短则百年,长则数百上千年都有可能。

    一旦他突破,将会步入仙帝后期。虽然几次穿越都突破了仙帝之境,可是江飞情却也只处于仙帝初期,哪怕是曾经数次吞噬过陈焕然的功力,但是因为不是她自己修炼来的,所以也只强行飙升到仙帝初期。

    而且,她因为通晓剧情,会尽量避开书中提起过的仙帝后期的强者,若是遇到,也不会去招惹,所以几次穿越都过得很是顺遂,并不曾与后期仙帝对上过。

    她并不知道仙帝后期,到底会强到怎样的一种程度。不过,看刚才戚无觞轻飘飘地挡下陈焕然一击,江飞情却也能猜度个七八分。

    若是陈焕然突破步入仙帝,那她过去几次使用的奸计还能成功害到陈焕然吗?就算成功害到他,却不能直接将他置于死地;就算能够置于死地,她也肯定不可能象前几次能够得到陈焕然的全部功力。

    是以,发现陈焕然有突破之象,江飞情心里念头一转,便上前一脸关切地抓住他的手臂,急唤道:“焕然,你怎么了?”

    她这一打叉,陈焕然飙升上来的一通法力竟是呼的一下又归落原位,重新落到丹田,陷入了沉寂。

    陈焕然眸中神色复杂,沉着脸半晌不语。

    江飞情见他的气息终于恢复平静,暗暗松了一口气,心道:“真是太可惜呀,要是我能弄到五十万年以上的龙胆草,就可成功吸收仙帝后期的法力,可偏偏我能弄到的龙胆草只有十五万年。”

    见陈焕然半天不吭声,绷着脸立在那里,她怕陈焕然疑心,又语带关切地问道:“焕然,你……没事吧。”

    “没事!”陈焕然淡淡地道句,转身离开了会客厅,并没再过多理会江飞情。

    江飞情紧跟了过去,道:“刚才你怎么了?气息那么不稳,我还以为你要走火入魔,真是吓死我了。”她拍着小胸脯,玲珑的小脸上现出惊恐神色。

    陈焕然想到江飞情不过就是一个筑基不久的小修士,心道:“也许刚才我的情况真的把她吓倒了,所以她才会急得手足失措,以至于害我没能突破成功,此事却也怪不得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