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92 被改命的女主(十二)
    其实,林听雨靠着无限妙音已经捕捉到陈府中那阵异常的仙力波动,也知道是陈焕然将要突破,却没有成功。只不过戚无觞兴致这么高,她当然要配合,好让戚无觞一直讲下去,这样她才做她想做的事。

    此时,戚无觞发现她脸上神色有异,便好奇道:“飞燕,你怎么了?好象想到了什么?是不是跟你的冤情有关?还是说……你因为陈焕然没有突破,你心里在替他惋惜?”

    林听雨叹息一声,道:“我被逐出陈府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焕然仙帝对我已经没有半点情意,如今我与他只如路人,我就算想惋惜,也没有那个资格。我只是……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可能还真的与我的冤情有关。”

    戚无觞越发纳闷起来,道:“我讲的是陈焕然将要突破却没有成功的事,你怎么听着听着想到你的冤情上面了?难道说……这两件事还有什么关联?”

    话音未落,他突地就觉放在桌上的胳膊一紧,却是已经被桌对面的女人紧紧抓住。他看出女人脸色神色紧张,象是真的想到了什么要紧之事。

    “无觞仙帝,我想……我想我可能想明白了一件事很重要的事。”林听雨道。

    戚无觞见她神色凝重得很,忙问道:“什么事?能告诉我吗?”

    林听雨转过头来道:“仙帝,可否保证除了你我二人,绝对没有第三个人会知道此事是仙帝从我这里得知的?”

    戚无觞郑重地点头应道:“好,我保证。”说着就伸手在周围设置了一个强力结界。

    林听雨这才幽幽地开口,道:“在我的族姐江飞情刚刚与焕然仙帝举行完双修大典之后不久,有一次仙帝命我前往他的洞府去唤江飞情前往前厅,与他共进午膳。

    焕然仙帝虽然不似你这般贪吃,可是也养成了每日进一次膳的习惯。我领命前往他的洞府,见洞府门敞开着,心想想必族姐江飞情也正要出来呢,便没多想地走了进去。

    谁想进到里面竟然让我听到一件事。我因为曾经是焕然仙帝的宠姬,曾经被焕然仙帝赐下屏蔽探查的宝物血珍珠,此物可保证仙帝以下人的都探不到我的情况。

    也因此,我能够进到洞府里却没有惊动里面的人。当时洞府里除了江飞情,竟然还有一个男子。”

    戚无觞听到这里顿时眉头一皱,脱口问道:“谁?”但只顿了一下,便即又问道:“是不是那个陈萧?”

    林听雨惊道:“你怎么知道是他?”

    戚无觞道:“你先前说过,此事与你的冤情有关,而冤枉你偷东西的八成也是陈萧,两事一结合,自然而然就想到是他了。怎么,你撞到他们有奸情?”

    林听雨叹息一声,道:“要是此事这么简单,我可能早就想到这上面了。当时我走到内室门口,就看到他们二人正在用一种极为古怪的方式在交谈。

    两个人想说什么,居然不用说的,而是在他们面前的一张镜中显出字体来……”

    “是映心镜。”戚无觞惊呼道,“是一种不但可以显映主人心中要说的话,还可以屏蔽仙帝探查的至宝,此物还会显示出哪些修仙者在接近。

    他们用此物来交谈,肯定是用来防陈焕然的。

    不过,你是一个凡人,所以那映心镜并不会屏蔽你的五感,亦不会显示出你的形迹,以至于让你看到了上面的字。那映心镜上都显示了些什么?”

    林听雨道:“是一些当时我完全想不明白的话,现在却已经想明白了七七八八。”

    戚无觞道:“说来我听听。”

    林听雨道:“先开始是江飞情抓着映心镜,上面显示‘可惜我只有一棵十五万年的龙胆草,只够我一个人用来吞噬炼化中期的仙帝修为。你怎么办?还需得另想办法才能够保证突破仙帝之境。’

    然后就是陈萧抓着映心镜,上面就显示:‘你放心,你爱的人又不是废物,我自然有办法让自己迅速提升,并且一定会成为仙帝,你不用担心。’

    江飞情又道:‘我知道陈焕然手里有不少帝级的修炼资源,待我有机会帮你弄点。有足够的修炼资源在手,还怕……’

    话到这里,他们可能是听到了门外有异动,江飞情猛地就转过头来看向门口。我赶紧逃了出去,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向仙帝复命。

    没想到焕然仙帝对江飞情一片痴情,结果江飞情爱的人竟然是陈萧。

    而且那时节我就很纳闷,江飞情不过才只有筑基,就算借助她那个叫‘龙胆草’的宝贝,真的就能吞噬一个仙帝的修为么?

    就算真能成行,可是,又有哪个仙帝会坐在那里任由她去吸收自己的功力?

    我因为有血珍珠在身还一直以为他们并没有发现门后偷看到他们在门外交流的人是我。而且……”

    听到打住话头,脸露愧疚之色,戚无觞猜测道:“而且在那之后,陈府里是不是有另外一个服侍陈焕然的仆人莫名死亡了?”

    林听雨点头“嗯”了一声,道:“其实我在逃出焕然仙帝洞府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那个仆人进了洞府……”

    她黯然神伤地埋下头,道:“也许……也许我应该去跟焕然仙帝揭发他们,这样那个仆人就不会代替我死了。

    我那时候太懦弱了,因为怕焕然仙帝不相信我,而相信江飞情,怕他一怒之下将我赶出陈府,或者直接将我以冒犯他夫人之罪处死,所以不敢吭声。

    如今,我到底还是被赶出了陈府,应该就是报应吧。”

    戚无觞道:“你觉得,你受冤是因为他们想灭口?”

    林听雨问道:“难道不是么?”

    戚无觞摸着下巴沉吟道:“我还真有点好奇,他们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大费周章地设计你一个凡人?”若是只是想灭口,直接象对那个仆人一样杀了不就完了嘛!

    林听雨当然知道,江飞情会这样安排,完全就是想将江飞燕虐死,而不是简单地杀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