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94 被改命的女主(十四)
    陈焕然愠怒道:“怎么,无觞仙帝是特意来看在下笑话的?”

    “呵呵。”戚无觞笑了一声,道:“焕然仙帝,在下何德何能,居然让你如此看待在下?”

    陈焕然眉头皱了皱,你先前离开时一番威胁,难道这次去而复返竟会安着什么好心不成?

    戚无觞道:“在下这里有一棵五十万年以上的龙胆草,可助焕然仙帝成功突破至后期。”

    没错,适龄的龙胆草,若以适合的方式炼化,就可助一个极低境界的修士炼化仙帝的修为,一口气将修为强行突破至仙帝;但也可以令一个仙帝在境界上有进一步的突破。

    戚无觞一句话,让陈焕然和江飞情两人的眸子同时都亮了起来。

    陈焕然犹豫着道:“无觞仙帝居然愿意拿出这样的宝物,不知所求什么?”

    戚无觞呵呵笑道:“焕然仙帝,在下所求,难道你还不清楚么?就是还江飞燕一个清白。”

    陈焕然道:“一个凡人女子而已,值得无觞仙帝拿出这样的宝物?此事真是让在下……”不敢相信。虽然这话没有明白地说出来,但是他脸上狐疑的神色却是相当的明显。

    戚无觞微一沉吟,便道:“也罢,这样好了,我先将这株龙胆草交给焕然仙帝,你可先行闭关试着用此物去突破,待确定这龙胆草是真的,你再将此事真相公诸于众,让大家知道江飞燕是冤枉的。但若此宝是假的,你再来找本帝算账未尝不可。”

    陈焕然思来想去,觉得此事确实于他并无什么不利之处。

    只是江飞情却惦记上了那株五十万年的龙胆草,有了这种寿龄的龙胆草,她就可以一口气炼化一个仙帝后期的修为。

    前几次穿越,她炼化的是陈焕然这个中期仙帝的修为,都只让她止步于初期仙帝,那么,她若炼化一个后期仙帝的全身修为,会不会步入仙帝后期?

    她盯着戚无觞,目光明灭。

    “焕然仙帝,令道侣如此盯着在下,让在下如针刺一般,实在不太舒服。”戚无觞淡淡笑道。

    陈焕然这才注意到自己身旁坐的道侣江飞情,竟然在双眼放光、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戚无觞,心中立时大为不悦。

    江飞情赶紧收起了这种目光,道:“听无觞仙帝居然愿意拿出这样的宝物助我夫君突破,我实在是……实在是太高兴了……”

    说到这里,她脸上现出分外的欢喜。这话让陈焕然心里的不悦顿时一扫而光。

    陈焕然道:“无觞仙帝,你真的愿意拿出一株五十万年药龄的龙胆草助我突破?要知道这种年份的仙草灵药,就算在整个修仙界也是难得。”

    戚无觞道:“它虽然难得,可是于我来说已经无用,我又有何舍不得的?”

    陈焕然道:“可以留给你的后辈,或者……”

    戚无觞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道:“我戚府之中,若真是有这样有出息的后辈,我留给他们又何妨?只是他们……”说到这里不由得无奈苦笑。

    江飞情道:“焕然,既然无觞仙帝诚心相赠,你就别拒绝了吧,大不了就当是欠了无觞仙帝一个大人情,来日方长,等你突破步入仙帝后期,再好好回报无觞仙帝就是。”

    戚无觞道:“焕然仙帝,令夫人所说极是。”言罢已经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一个玉盒,放到桌上,推到了陈焕然面前,然后屈指一弹,那玉盒便叭的一声打了开来。

    陈焕然和江飞情都闻到玉盒之中发出淡雅清香的药香来,瞬间布满整个会客厅,就连在门外等待招唤的仆人闻到了这香味,并且觉得浑身舒泰不已。

    陈焕然双眼放光看着玉盒中的仙药,仔细打量一番,见这株仙药细枝细叶,根须上还沾着仙土,在枝桠上有一个形似龙胆、却只有大指甲盖大小的果实,看这果子上的环环绕绕的年轮线,确实有五十万之多,这证明这株仙药确实是五十万年的药龄。

    而江飞情看到这株龙胆草心中更是一突,这株龙胆草和她得到的那株十五万年的龙胆草,单从外貌上看,竟然很是相象呢。一时更让她心痒难捱,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株龙胆草弄到手。

    林听雨并不能将这会客厅里的所有细节探得清楚,但是却能听到陈焕然看到这株龙胆草后的心情是如何激动,他的心脏都已经嘣嘣地跳得剧烈了。

    由此可以判定,陈焕然已经探清这株龙胆草是五十万年的药龄。

    林听雨心中连连叹息:“哎呀,真不是一般的奸诈呀!这个戚无觞,表面上看就象是一个吃货,可事实上,这手段……啧啧啧!”

    林听雨暗暗庆幸,幸好她有一项能让戚无觞不去针对她的技能,不然任她穿越多少个时空,活了多少个年头,就算机关算尽都得栽到这个人的手里。

    这人,怎么这么奸诈呢?江飞情和他比,简直就是太单纯无邪了。

    便听戚无觞道:“若非真正去用法力试着炼化,相信焕然仙帝无法百分百地确定它是否拥有五十万年的药龄。

    我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如今就将它交给焕然仙帝,他日焕然仙帝动用这棵仙药时,若发现它并非是五十万年的药龄,前来找我戚无觞算账,我戚无觞自当领罚。

    只是,焕然仙帝若是确定此药确实是五十万年药龄的龙胆草,就请焕然仙帝还那江飞燕一个清白。”

    陈焕然道:“无觞仙帝都如此有诚意了,我若再不答应此事,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无觞仙帝放心,待我确定此药无差,就立刻使尽手段查清楚那古戒被盗的真相,若此事真是冤枉了飞燕,还她清白也是理所应当。”

    戚无觞道:“如此甚好,不然我堂堂仙帝背上一个失信于凡人的名声,可是不好听,以后连出门的脸面都没有了。”说完起身道了一句:“告辞!”便洒然离去。

    陈焕然这次得了可以助他突破的仙药,心中欢喜,一直将戚无觞送到了门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