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97 被改命的女主(十七)
    想当初,陈焕然都能让一个宠姬拿着他的藏宝室入门令牌来帮他取东西,更何况是他的道侣了。这藏宝室的令牌,他可不止一次交到过江飞情手里。

    在他闭关之前,他还把藏宝室的入门令牌及钥匙一并给了江飞情,让她替自己看顾着,若是需要什么修炼资源,就到里面去拿。

    可是,他没想到这藏宝室里竟会失去好几株仙境以上的修仙者才会需要的仙草,江飞情拿着这些仙药去贴补江家了么?

    如果是这样还好,他能理解。毕竟一个嫁给仙帝的女修,不忘本家,说明她很顾家,也必定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子。

    可是,她拿这些贵重的仙药冲要跟自己说一声吧。再者,那株十五万年的龙胆草怎么碰巧也会不见了?

    陈焕然拿出被他收入储物戒指的那个宝玉盒,打开来,露出里面的龙胆草来。当初他前往秘境探索,就曾得到过一株十五万年的龙胆草,与这株一般无二。

    此物虽是适合仙帝中期的仙药,但是于他这个已经滞留在仙帝中期千年之久的人,已经没用。他拿到它时,就将它随手搁在了这个藏宝室。

    这里虽然叫藏宝室,可是无论是江飞燕还是江飞情,大概都早就已经通过他对这里的态度而猜测出来,这里说是藏宝室,其实只是他用来放置对他来说没什么用的杂物的地方。

    当然,这些杂物对其他许多人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至宝。

    不过,这些东西对于陈焕然来说,确实没什么用。是以他也从来不在意,许多东西被他丢到这里,他转头就忘记了。

    江飞燕也好,江飞情也好,都会打这里的主意,八成就是这个原因吧。陈焕然苦笑了一声。

    他其实是很信任江飞情的,可是,除了她,谁也没有进入这里的令牌和钥匙。

    而且,这令牌和钥匙上有禁制,如果被其他人拿走了,会自动向陈焕然示警。不过,这禁制江飞燕和江飞情都不知道它的存在。但她们也不会胆大到将陈焕然托付给她们的东西交给别人。

    再加上,上次因为罗汉手在江飞燕房间里找到的事,陈焕然已经将这整个藏宝室检查了一遍,那些仙药当时可还都在的。

    这也就是说,这些仙药的消失是在江飞燕被赶出陈府之后。那么,除了江飞情拿了这一种可能之外,已不可能有第二种可能了。

    陈焕然心里怏怏的,感觉很是失望。他所喜爱的女人,为什么一个两个全是这样?

    他气得咬牙切齿,唰的转身径直找上了江飞情。

    因为陈焕然修为之高深,他离开了闭关之所,至今陈府的人都还不知道。是以正在房间里闭目修炼的江飞情看到他出现,不由得一惊。

    但是,她心里很快就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却是一脸关切地问道:“焕然?你怎么不闭关了?你不是正在闭关突破吗?”

    陈焕然将宝玉盒丢在桌上,冷声问道:“说,这是怎么回事?”

    江飞情心里咯噔一下,以前几次穿越,她可是每次都把这株龙胆草拿走的,但陈焕然把东西往那个所谓藏宝室一扔,从来就没有再回去找过,不然罗汉手也好,龙胆草也好,她怎么可能每次都得手,而且每次都没有被发现呢?

    她一直以为,陈焕然把这株龙胆草扔到那间藏宝室里就已经忘到脑后去了,这株龙胆草的样子,陈焕然也不大可能记的。因为陈焕然看到戚无觞给他的那株龙胆草之外,竟然一点也没想起这株龙胆草呢。

    “焕然,怎么了?”江飞情黛眉皱起,轻声询问,“这不是无觞仙帝给你的龙胆草吗?你没有用它来闭关?”

    “它是我放在藏宝室里的那株只有十五万年药龄的龙胆草。”陈焕然怒道,“那藏宝室的钥匙和通过结界的令牌,可是只有你有。”

    江飞情一脸痛心之色,惊道:“焕然,你……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是我没有经你允许就从里面拿了什么东西?”

    “难道不是吗?”陈焕然质问道。

    江飞情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拿这株龙胆草?它对我有什么用吗?”

    陈焕然道:“是啊,你拿它到底干什么?那株五十万年的龙胆草到底去了哪里?看来你是不肯轻易交代了。江家没有仙帝,你要这种药龄的龙胆草绝对不是为了江家,还有什么人竟然能让你有胆去动我的东西?”

    江飞情急道:“焕然,你怎么就一口咬定是我拿了你放在藏宝室里的龙胆草?”

    “因为除了你没有别人能够进入那里,那里也没有别人的气息。”陈焕然阴森森地道,突地伸手扣在了江飞情的天灵之上。

    “焕然,你要干……”江飞情惊恐地刚要说“你要干什么”,突地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就算没有戚无觞红叶枫茶那种特别的宝物相助,以陈焕然仙帝级的修为,想要去探查一个小筑基修士的记忆,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又不需要象戚无觞那样跟谁去隐瞒他探查江飞情记忆的事,这世界上,除了他还会有谁为这个女人出头呢?

    想到这里,他真觉得自己不是一般的傻,竟然一直相信和宠爱着这个女人,现在竟令自己的突破大业被生生破坏。

    如今已经离戚无觞当初探查江飞情的记忆过去了一年多,就算是这般亲手探查江飞情的记忆,陈焕然也没发现戚无觞的半点法力痕迹。

    可是,他探查到的诸多记忆足够让他震惊,甚至可以说是惊骇。步入仙帝之后,他就已经没再体味过“惊骇”是什么滋味了,没想到今天他居然深深体味了一次。

    惊骇!惊骇不已!

    陈焕然的手扣在江飞情的天灵之上半晌都没有挪开,因为他已经完全被他探查到的记忆吓到了。他没想到,他竟然看到他自己好几次被江飞情——当然,那时的江飞情其实是披着另外的皮囊——被这个女人奸害。

    他一身的功力也被这个女人数次吞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