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98 被改命的女主(十八)月票四十加更
    他的探查早就结束了。

    江飞情在记忆探查的法力停止后不久,就幽幽地醒转来,不想就看到陈焕然瞪大一双眼睛,眼眶似乎都要被他瞪裂了,一脸恼怒不已地神色对着自己。

    她骇然道:“焕然,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拿……”

    “闭嘴!”陈焕然怒喝,眼睛充血,俊美的面容也因为盛怒而扭曲,再加上他一身仙帝法力此时又因他暴怒而开始乱窜起来,导致周围呜呜地出现了一股股杂乱的气流。

    江飞情丝毫没觉出有人探查了自己的记忆。她也从来没有想到过那个她每次穿越都能成功玩弄股掌间的仙帝陈焕然,一旦涉及到突破大业,他会立刻将那所谓的爱情丢到一边。

    是以,她完全没醒悟事态的严重性,道:“焕然,你……你不要这么生气,我……”

    谁知道话未说完,陈焕然已经挥掌叭的一声,重重地给了江飞情一个耳光。

    江飞情被扇得脑袋重重地甩了一下,嘴角立刻就有鲜红的血流出。她眼睛含泪,无比委屈,悲痛不已地看着陈焕然。

    陈焕然恶狠狠地道:“你没想到吧,有一天我会知道你全部的事。你干的那些好事,居然几次三番奸害我,还借这十五万年的龙胆草来炼化我一身的功力!

    你这个贱人,嘴上说要与我‘一生一世一双人’,背地里却与那个陈萧苟且,还自觉与他才是真爱,将我藏宝室里的诸多仙药拿去全都给了这个畜生。

    难道这个畜生修为一直增长得这么快,敢情都是你用我的仙药在暗中帮衬。你们这对狗男女,我今天就要替陈家清理门户。”

    江飞情震惊了,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功夫陈焕然就已经知道了一切。她突地醒悟刚才自己眼前一黑失去意识是因为什么。

    她尖着嗓子吼道:“陈焕然,你居然探查我的记忆!”心里顿时陷入一片冰凉。以陈焕然的性子,知道了真相怎么可能会饶过她?可她现在还只是一个筑基期的小修士啊,怎么能应付得了一个仙帝?

    陈焕然道:“是啊,要不是探查了你的记,我还真是想不到,我陈焕然堂堂一代仙帝,竟然数次被你成功俘获、奸害,又被你吸光一身功力。江飞情,不,我应该叫你鲁红才对吧。鲁红……”

    他咬牙切齿地叫了一声,翻手又给了江飞情一巴掌。

    江飞情此时是彻底被吓傻了。以前她穿越,因为知道剧情的关系,总能借助这一点得到许多宝物,应付貌似是突然出现的变故。

    可是,现在,陈焕然已经完全不按她以前穿越所走的那些路线走了,而是走上了与之完全相反的路线,江飞情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眼前的状况了。

    “江飞情,死吧!”陈焕然咬牙切齿地道了一句,轰的一声就震出一掌。

    说起来话长,其实从陈焕然探查到江飞情的记忆到现在,也不过三五息时间。

    江飞情虽然现在已经醒过神来,知道眼下的情景她已不可能再象她过去几次穿越那样成功在陈焕然身边“潜伏”下去,脑中念头急转。只是她根本就没来得及想到逃生之法,陈焕然这一记充满恨意的一掌已经轰至。

    “啊……”江飞情只感觉自己浑身被剥皮卸骨一般,剧痛不已,痛呼出声,整个身体已经如断线的风筝向后抛飞出去,重重地撞击到墙面上,在墙面上挂了片刻,这才摔到地上。

    这一掌不但彻底废了江飞情的修为,更是将她的根骨彻底震碎,让她永远都失去了修炼的资格。

    只是,江飞情活了几生几世,她的灵魂可是比只活过一世的陈焕然强大得多,是以灵魂竟然成功挣脱肉身,化成一个小光球飞射出去。

    见她逃往陈萧的洞府方向,陈焕然冷笑,如影随形地跟了上去,却是任由这个贱人的灵魂逃到了陈萧的洞府,并且成功将陈萧给叫了出来。

    陈焕然见陈萧出门,便呼道:“萧儿,快将这贱人的灵魂打散,她要害你!”

    陈萧听得高祖呼喊脸色登时一变。先前他被民江飞情的灵魂叫了出来,自然知道这灵魂是江飞情的,并没象陈焕然所说的那样将这灵魂打散。

    那灵魂唰的一下窜到了陈萧身后,一副警惕地对着陈焕然。

    陈萧道:“高祖,到底出了什么事?我……我刚才好象听到高祖母在叫我的名字。”

    陈焕然心中冷笑,暗道:“真是我的好后辈,居然几次三番和鲁红这个贱人合伙谋害我,枉我陈焕然一直真心照拂你这个后辈!”

    他道:“你身后的那个灵魂就是江飞情。这个贱人,我偶然探查到她的记忆,没想到这个贱人不但诱惑你去陷害飞燕,竟然还几次三番坑害于你。

    你大概还不知道,她竟然是屡次夺舍的妖孽,曾经数次吸尽你的功力以提升自身修为。你若不信,可以查探一下她的记忆。

    如今她只剩下灵魂,你也该能看出她这个灵魂强度,不是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所能拥有。”

    陈萧一听脸色又是一变。陈焕然这番话,与江飞情当初与相交之初时所讲的可不太一样啊。

    江飞情对他说过,她是一个来自异世的穿越者,在这个世界曾经穿越了好几次,但每一次都与陈萧真心相爱,与陈焕然结成道侣纯属是为了他那一身仙帝的修为。

    可是陈焕然的话貌似是在说,江飞情与他相好,是为了他一身的修为,而不是为了陈焕然的修为。可是,陈焕然的修为更强呢,而且江飞情拿到了十五万年的龙胆草,是可以吞噬掉仙帝的修为的。

    是以,陈萧微一思量,就觉得陈焕然的话有问题。

    见他脸上露出狐疑之色,陈焕然便又道:“你该知道人类养猪是为了什么,不过是为了把猪养肥杀来吃肉。你……其实就是这个贱人养的猪。

    这贱人不但每次夺舍都害了你,更害了咱们陈府。她虽然是我的道侣,但我今天发现了这个秘密,定要大义灭亲,将这贱人击得魂飞魄散,免得她活着坑害咱们陈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