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500 被改命的女主(完)
    戚无觞身为仙帝,是过于宠爱凡人女子,还是给一个仙人以合适的尊重,他必定能拎得清。

    至于陈焕然那个玉简,陈萧因为探不到其中的内容,不由自主地就怀疑起来。这玉简上到底说了什么,戚无觞看过之后万一震怒,反将他打死当场,那他岂不是死得冤枉?

    别看陈焕然过去对陈萧照拂有加,但陈萧自始至终就没对陈焕然有什么亲人间该有的感情,对陈焕然也没有半点亲人间该有的信任。不然,他不会在江飞情几次穿越的剧情里,都去帮助江飞情奸害自己的高祖陈焕然。

    修仙界的冷漠无情,在他身上可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陈萧不相信陈焕然会为他向戚无觞低头,也不相信戚无觞会真的因为陈焕然的一封书信就打消要杀自己的念头。

    所以,他在给“江飞燕”赔礼的时候,可说是极有诚意,甚至还行了跪拜大礼,一脸悔恨,痛哭流涕,没有半点仙人的高傲。

    别说,看到陈萧居然这么“诚恳”,戚无觞还真挺满意的。他看向林听雨,用目光询问林听雨的意见。

    在他看来,这个女人身为凡人,看到一个仙人给自己下跪赔礼,肯定早就吓得赶紧上前去扶陈萧了。

    只是,他却听林听雨淡淡地道:“陈萧仙人快快请起,你这样可是折煞我了。既然陈萧仙人愿意承认是你陷害我,想来也不介意向整个离火城宣布,江飞燕盗你宝物之事纯属你之污陷吧!”

    陈萧一听嘴角顿时抽了一下。

    戚无觞也是愣怔了一瞬,但很快就扬唇笑了起来,目光有些玩味地落在陈萧身上。

    陈萧一看两人的态度,就知道戚无觞是站在“江飞燕”一边了,只能硬着头皮道:“这是自然。”

    林听雨道:“我相信陈萧仙人言而有信,仙人这就请回吧,我想我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听到仙人为我证明清白的消息传遍整个离火城。”

    陈萧又僵硬地应道:“好。”说着起身,朝戚无觞行了一礼之后告辞离去。

    他气得直咬牙,心道:“江飞燕,一个凡人而已,居然胆敢跟我提出这样的条件,真是胆大包天;枉我以前还对她诸多照拂,不过就这点小事竟然让我在整个离火城人的面前丢尽脸面。

    这个贱人也不知道有什么手段,以前就迷得高祖整天围着她团团转,现在又迷惑了戚无觞。难道真如那个江飞情的记忆中所显示的那样,这个贱人有‘女主光环’护身?”

    他现在完全忘记了当初初见江飞燕时的那种美好心境。此时的他,只记得江飞情记忆中的种种。在江飞情看来,他对江飞燕动心,也是因为江飞燕的女主光环,并非是他陈萧真的喜欢江飞燕。

    他正咬牙切齿地在心中咒骂,一边往陈府行进,谁知道却轰的一声,他整个身体在一瞬间被不知名的力量给轰击得粉碎,庞大的法力流冲天而起,竟将他的灵魂也冲击得瞬间碎得不能再碎。

    待这阵法力流过去,一只断手无力地坠落到地面。陈萧,最后就只剩下这一只断手了。

    虚空中响起陈焕然冰冷的声音:“哼,陈萧,你以为就凭你和那贱人的力量,真的就能逃出本帝之手吗?”

    戚府中,戚无觞凉凉地道:“看来陈焕然已经动手了。他这一手还真够厉害,若是陈萧将那玉简拿出来给我,我就要被那玉简一记重击,就算不会象陈萧那样魂飞魄散也得重伤。若陈萧不拿出来,被他仍旧带在身上,结果就是这样!”

    林听雨看着他施法映出的情景,道:“看来,让陈萧向整个离火城宣布江飞燕是被冤枉的,已经不可能了。”

    戚无觞道:“陈萧既然死在陈焕然之后,此承诺当由陈焕然来替陈萧屡行。”言罢,他已经将刚才施法录下的影像以法力送到了陈府。

    陈焕然刚刚回到自己洞府,端起茶杯来要喝茶,就看到虚空中显映出诸多影像,不但有他给陈萧那枚玉简的情景,也有陈萧向“江飞燕”许诺的情景,亦有陈萧被玉简炸得粉碎的情景,看得陈焕然唰的一下就坐椅子上站了起来。

    虚空中响起戚无觞的一声冷笑,道:“焕然仙帝,相信你看到这一幕幕,当知道应该怎么做。相信你会替你的后辈陈萧屡行他未尽之事。

    对喽,不要妄想跟你们陈府的人说那陈萧是死于我的暗算,不然我就把这些影像在陈萧的父母面前放映出来。”

    陈萧的父亲是陈焕然的后辈,想来不敢说什么;可是他的母亲却是另一个一等修仙世家,另一个城池的第一世家尹氏的爱女。到时候尹氏来找陈焕然问责,也够陈焕然喝一壶的。

    陈焕然嘴角抽了几下,好在他一早就知道戚无觞不是易与之辈,并没抱着太大希望能够让戚无觞替他背黑锅。他直接将这黑锅让那死掉的江飞情替他背了。

    三天后,因为仙帝陈焕然亲自站出来,公然为江飞燕洗刷了先前盗宝的罪名,江飞燕已经彻底洗刷了冤屈。她恨透了的江飞情也死在她最爱的男人手里,并且魂飞魄散;冤枉她的陈萧也得到了报应,她心中的怨恨终于消散了。

    可是,失去怨恨的残魂,却只余满满的空虚,她曾经深爱的仙帝陈焕然远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样完美,她所追寻的真爱在这个世界里真的存在么?

    数日后,林听雨就回到了她的肉身里。

    那个时空里的江飞燕,在某个夜晚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戚无觞守在她长眠的床边,脸现茫然与无措,他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会突然了无生机;同时在他心底,竟还感觉到深深的失落。

    床旁的几案上放着女人留下的一封书信,戚无觞打开来看了,才知道原来她只是象那个江飞情一样从另外的世界穿越而来,为江飞燕洗涮冤屈、报仇血恨的。

    如今江飞燕已经恢复清白,大仇得报,已经是她离开的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