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501 西天灵山
    “另外的世界,在哪里呢?”戚无觞站在窗前,望着天边的流云,喃喃自语。

    而此时此刻,林听雨已经在她的现世过了数日。她发现小无影居然开始在他的小日历上的每一天都画上一个圈,好象在计算日子。

    她好奇他在算什么日子,便问道:“无影,你为什么在日历牌上画上这么多的圈圈儿。”

    没想到展无影抬起他那一双象极了展拓的凤眼,目光中竟然清楚无比地带了几分怨念,道:“老妈,师父这么多天都没来了,你就一点也不担心么?”

    林听雨道:“怎么,这日历牌上的圈圈是儿记载他消失的日子么?不过才五六天嘛。”

    展无影噘着嘴巴道:“妈妈,他以前离开不过三两天就会蹦出来。”

    林听雨道:“也许这次他是有什么事吧,毕竟是那样的一个强者。”说这话时,她心中不自觉在想:“貌似常无忆这家伙真的很闲呢,好象整天泡在这里。”

    展无影不吭声了,埋头练字。这是师父留给他的作业呢。

    林听雨见这孩子还是满满的担心,便伸手抚摸他的小脑袋瓜,安慰道:“你不用担心,他是最强大的人,不会出什么事,最多就只是被某些事绊住,暂时来不了而已。”

    展无影只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只是他那稚嫩的声带让他这声叹息透着萌感,丝毫让人感觉不到苦闷。

    林听雨失笑道:“好了,说不定待会儿他就突然出现……”话音未落,她的眼角余光突地就发现不远处的虚空中立着一个人影,竟是吓了一跳。

    “师父!”展无影也发现了那人,欢快地放下手中笔,朝那个人跑了过去,一下子就扑到了那人的怀里。“师父,你已经好几天没来看我啦。”

    谁知道这道身影竟如鬼影飘忽,忽的一下就不见了,只是临去之时,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向展无影的目光也带了满满的疼爱。而他的身影在消失之前,看向的却是林听雨,与林听雨四目一对,顿时就令林听雨的心咯噔一下。

    “这是出了什么事?”林听雨心中不无骇然地想,“常无忆很不对劲。常无忆这眼神怎么好象……”

    但她很快就觉得这不可能,一定是她的幻觉,所以赶紧甩甩头将刚才窜入脑中的念头抛到了一边。

    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常无忆,已经到了阎提摩尼提到的二十五度西天灵山。二十五度是时空位置,西天灵山是时空中的地理位置。

    常无忆陷入了重重迷雾之中,总感觉体内聚合在一起的灵魂有再度分散之势,而且有一丝灵体已经不老实地飘飞出去,竟然就这样飘到了林听雨的现世,在林听雨和展无影面前一晃而过。

    “师父,师父怎么了?”展无影拉着林听雨的手,眼睛含泪的问。他深深地感觉到,师父的情况与以往大不相同。

    林听雨也不知道常无忆出了什么事,而且就算常无忆出了什么事也不是他们这个级别的人能够插手的。她只能安慰道:“我想这应该是他的分身吧,大概是发现你在担心他,所以派分身来安慰你一下。”

    展无影道:“真的么?这么说,师父应该真的只是被什么事缠住,脱不开身来看我。”

    “是啊。”林听雨道,自己却不由自主地替常无忆担心起来。“你别瞎担心了,赶紧继续练字吧。”

    常无忆在云笼雾罩的西天灵山之上遍寻,终于看到几个身披袈裟的和尚朝自己走来,只是形象若隐若现,神态不一。

    他上前问道:“敢问几位大师,这里可是西天灵山?”

    “正是。”其中一个答道,“这位施主,我们受师尊之命,在这里已经等候施主多时,施主请随我来吧。”

    常无忆问道:“是阎提摩尼让你们来的?他人呢?在哪里?我要看看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和我长得一样帅气。”

    和尚们依旧面无表情,已经转身在前方领路。

    常无忆跟在后面,突地觉得周围的环境越来越不对。他问道:“几位大师,这西天灵山怎地一不见一丝灵气或仙家气息?”

    没有修行所需的灵气或仙气,这些和尚是怎么修炼的呢?

    和尚答道:“施主,此地虽名叫灵山,但却是佛祖面壁顿悟之地,灵气何用?仙气又何用?一切不过是颠倒妄想罢了。”

    “吆喝,呵呵。”常无忆一听笑了一声,道:“这么说来,阎提摩尼只凭面壁顿悟就能让修为噌噌的往上涨了。要是我的修为也能象他这样,这么轻易就能往上涨,那该有多好?”

    和尚道:“施主此来,难道不是为了面壁么?”

    常无忆听罢眼皮突突一跳,忽地就想到了什么,道了句:“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告辞!”

    谁知他转身要离去时却被两个和尚生生给拽住了。

    和尚道:“施主且慢,师尊有令,务必要留施主在这里苦修参悟一段时间。”

    常无忆隐隐觉得自己是着了那个阎提摩尼的道了,道:“我又不是和尚,在这里苦修什么?参悟什么?你们放开我,我还有事。”

    话说,以他之能居然无法挣脱困住他的两个和尚,着实让他心头惊讶,真看不出这些和尚身上好似一些法力波动也无,竟有如此神通。

    和尚劝道:“施主,既然你受师尊指引,来到此地,必是我佛的有缘人,何必急于离去,不妨在这里暂住几日。”

    常无忆却道:“我担心你们的师尊让我在这里住的不是几日,而是几万年。我可不住。你们和尚不能娶老婆也不能吃肉,着实无趣,让我整天对着你们和那些经文,非得闷死。”

    和尚则道:“施主,老婆和肉皆是因果,你需得看得透彻些。”

    “那我也不住。”常无忆挣扎说道,可是身形却已经被两个和尚拖着往灵山深处去了。

    他已经听到山中传来的钟鸣之声,刹那间竟让他心静如水。这让他更加警惕起来,倍觉此地邪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