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510 命犯小白花(九)给阿拉伯母的加更
    战舰上的人嘴巴还在震惊得没能合拢上,林听雨就已经清凉凉地道:“我已经下令,战舰三十分钟后,谁要是敢拦……”

    说到这里她突地扬唇冷笑起来。

    副舰长李谦可以发誓,他看到“陈将军”脸上的这种笑,莫名地骨子里就发起寒来,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噤。

    全战舰上的人被林听雨接下来的话吓得险些直接软倒在地:“虫族要是有谁胆敢拦下本帝的战舰,就别怪本帝手下不留情,让那个困在迷雾阵中的云毅蜂就此烟消云散。”

    她这话可是以法力送出去的,别说是战舰周围包围的虫族人了,就算是在星际交易市场上那些正焦急围着那团迷雾不知道怎么办的人,也都听到了。

    就连被困阵中的云毅蜂,也将这话听在耳里,险些气得吐血。只是此时他被困在阵里,根本无计可施。

    如今他已经多少醒悟过来,自己是中了那个“陈霜”的激将法了,可是那个小丫头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摆下的这个法阵,又是怎么逃过他的探查的,他却是无从得知。

    他现在不得不佩服起那个小丫头的手段来。一个初期的仙帝,竟然能在他眼皮底下做这么多手段,而他却一无所知,这个陈霜,确实不简单。

    而在星际交易市场千米之外那幢大厦里的元蜜听到这话脸色陡地一变。但是她很快就否定了心中的想法,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云大哥怎么会被陈霜那个贱人困住呢?陈霜根本就没有能力让云大哥烟消云散的,她肯定是在吹牛。”

    对于这样的结果,也着实出乎白玉萧的预料之外。她还以为可以亲眼看到陈霜被云毅蜂狠狠修理一顿呢,可惜修理陈霜的好戏没看到,反而看到云毅蜂被困。

    这是这世纪整个星际最大的笑话么?她咂吧下嘴,心中不屑地想道:“什么虫族的第一强者?原来这么弱,连霜这个初入帝级的人都敌不过,看来虫族也不过耳耳。”

    她咂吧下嘴的声音被一边元蜜清楚地听到,引得元蜜立刻怒目瞪了过来。

    白玉萧忙一脸担忧地道:“元蜜,这下怎么办?你的大将被陈霜的阵给困住了。要不我去求求陈霜,让她放了那个将军?”

    她的话倒是让元蜜对她的疑心尽去,反而让元蜜更恨起“陈霜”来。以元蜜那骄傲的性子,而且现在困住的还是他们虫族的第一强者云毅蜂,她怎么可能容忍让白玉萧去求情呢?

    这岂不是等于他们整个虫族都向“陈霜”低头了吗?

    元蜜气得真想立刻就跳出去,召唤其他的虫族帝级强者,把那个陈霜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起来,狠狠暴打一顿。

    可是,现在她心宜的男子被困在“陈霜”的阵里,听“陈霜”刚才的喊话,她现在依靠这套法阵轻易就可以将云毅蜂给解决掉。

    她和虫族的其他人都有这个忌惮,是以不敢轻举妄动。

    “将……将军阁下,”李谦尽量稳定着心神,却还是忍不住颤颤兢兢,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抖,“你……你说的是真的吗?那个云毅蜂……”

    林听雨道:“已经被我困在法阵里,一时半会儿出不来。”

    李谦道:“可是,虫族怎么可能善罢干休?”

    林听雨一双明媚的眸看向他,再度扬唇冷笑起来,脸上满满的自信,却也透着让人生寒的冷意,道:“放心,我既然敢这么说,自然早就留好了退路。”

    “什么退路?”李谦问。

    林听雨哧笑道:“要是本帝的退路都告诉了你,那还叫退路吗?”

    李谦讪讪。也不知道是他已经明白再追问无用,还是已经没胆再追问什么,这女人脸上的笑实在让他骨子里发寒,他没再吭声。

    另外有一个小队长问道:“将军阁下,副舰长白玉萧还在虫族人手里,怎么办?”

    当初罗枫之所以会对陈霜误会极深,以为陈霜故意将白玉萧丢在虫族不管,就是这个名叫于城的小队长多嘴。如今这知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不知道的还会以为白玉萧是被虫族人抓去做了俘虏呢。

    林听雨白了他一眼,道:“什么怎么办?元蜜是虫族的公主,白玉萧和元蜜是好姐妹,估计她很想留在虫族和元蜜好好叙叙旧吧。

    反正我已经通知她,半个小时后战舰,她要和咱们一起回地球就半个小时回来。若是到时间没回到战舰,就说明她想暂时留在虫族。”

    “咱们都走了,只留下她一个在虫族,这不太好吧。”于城不无担忧地道,“你……我是说,咱们和虫族可是闹得不大愉快。”

    林听雨呵呵笑道:“于城队长,关于这一点你尽管放心,你们的另一个副舰长白玉萧,她在人际交往方面可是相当有一套。别说是我和元蜜的私人恩怨,就算是咱们地球联邦和虫族成为不共戴天的仇敌,她在这虫族也保准过得好好的。”

    可是于城仍旧脸现忧色。

    李谦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将军说得没错,白副舰长和元蜜公主是至交好友,她很可能想要留在这里和元蜜公主待一段时间,咱们总不好勉强她和咱们一块儿回地球吧。毕竟现在咱们已经进入假期,她有权利选择留在这里还是回去。”

    李谦这话说得比较客观,可是于城却道:“先前是一种情况,现在又是一种情况。刚才咱们和虫族还没有撕破脸,可是现在……”

    林听雨道:“不如这样,于城,既然你这么担心白玉萧,你就下去找一找她。我知道她在哪里,就在星际交易市场千米之外的那幢管理大厦的二十五层。

    我迎战云毅蜂的时候,她就和元蜜站在二十五层的大落地窗前看热闹呢。

    唉,咱们这个副舰长啊,也真是,就算知道那个云毅蜂要被我修理了,可是她和元蜜终究是好朋友,总该提醒一下元蜜吧,怎么能这样安静地站在那里看热闹呢。”

    这话一出,舰上的人无不神色古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