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521 命犯小白花(二十)
    林听雨先前所幻想的陈家坐镇的帝级顶峰强者会给自己当靠山的幻想没有实现;她所幻想的借陈家法阵来控制云毅蜂更加只能是个幻想。

    陈笑竹因为得了云毅蜂的聘礼而大为高兴,怎么看这个未来的曾孙女婿怎么顺眼。而另外一个拥有控制家族法阵权利的这及陈望道对云毅蜂这个孙女婿明显也是非常的满意。

    就连陈霜的父母陈知秋和白清秀也左一个“毅蜂”右一个“毅蜂”的,唤得分外的亲热。

    可怜林听雨心里一个劲儿地叫苦,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就这样把自己的终身大事定下,她竟是半个字也说不出。

    眼瞅着晚宴时间将近,陈望道和陈知秋、白清秀都离开去准备晚宴事宜了,白清秀顺道招呼了林听雨,这次晚宴她可是主角,不打扮怎么能行呢?

    要不是云毅蜂突然来访,她应该在几个小时就坐进化妆间,开始好好化妆了。

    也好在她们都是有修为的人,手上的动作极快且细致,利用这个优势,她们很快就装扮完毕。

    期间林听雨几次三番都想跟白清秀解释自己和云毅蜂的关系,可是每到她想这个话题时都发现自己舌头打卷,竟是半个字也说不出。

    她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好象被那只该死的虫子下了某个很厉害的禁制。

    仙帝顶峰啊,这个人给她下的禁制貌似只有青鸟这种级别的强者能解开吧。林听雨郁闷得很。青鸟进入修罗扇之后就去了神境区域修炼,可是以她现在的实力,她又去不了神域,求青鸟帮忙根本就是件不可能的事。

    她任由白清秀将她打扮得跟个未成年的小萝莉似的,活象个洋娃娃,又任由众女仆给她换上了白清秀事先就为她选好的礼服,便被白清秀挽着一起离开了房间。

    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八点,宴请的宾客大部分都已经到了。林听雨心烦意乱得很,满脑袋想的都是要如何摆脱云毅蜂和与他的婚事,跟个木偶似的被白清秀拉着下了楼,来到宴会大厅。

    等到她看到宴会大厅那如同飘渺仙子一般出尘而立的白玉萧时,她不自禁就想起自己这次穿越的任务,再想到云毅蜂居然跑来提亲,脑中突地就是一亮。

    陈霜的愿望就是能够陪伴母亲身侧尽一尽孝道,让她的母亲能够寿终正寢,而非是在战场上死于非命。而前一世,陈霜和她的母亲之所以会早死,尽是因为这个白玉萧。

    只要能够带着白清秀远离这个白玉萧,她不是就可以让白清秀寿终正寢了吗?

    她此时想到了一个完成任务的比较容易的办法。

    只是云毅蜂莫名其妙地跑来提亲,真不知道他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有没有什么恶意,所以,林听雨打算先探一探云毅蜂的心思再说。

    “夫人,您别忘记您的胃不好,少喝点酒和果汁,这些饮料都伤胃,这是我特意给您准备的牛奶,待会儿喝点,既能安眠,又能养胃。”白兰温柔的话语在白清秀耳边提醒。

    白清秀对于白兰对自己一直以来的关心很是感激,她和白兰之间的感情早就不是简单的主仆之情。在她看来,白兰就跟她至亲姐妹没什么区别。

    只是林听雨借着无限妙音听到白兰的话,却是心中猛地一突。在原主的记忆里,白清秀的确是有胃病,为此很少沾酒水,而是多饮牛奶和酸奶。

    这些牛奶和酸奶,全都是白兰亲自为白清秀准备。原主陈霜那时候还觉得白兰这个女仆跟母亲真是贴心,与白玉萧对她这个主人完全不同。

    可是林听雨现在警醒起来,仔细地寻思了一下,见白清秀端起牛奶就想饮用,她便即走了过来,一边赶紧唤了一声:“妈!”

    听到她的喊声,白清秀刚送到嘴边的牛奶杯子又放了下来,脸上带了几分笑意,道:“怎么不和朋友们聊天?是不是待会儿要宣布的事让你紧张了?”

    白兰奇道:“待会儿要宣布什么事?”

    因为这云毅蜂和“陈霜”订婚的事是刚刚才决定的,而且是陈家几大首脑拍板订下,白清秀还没来得及跟任何人提起呢。

    白清秀正要回答白兰的问题,林听雨便抢先道:“兰姨,你看你,就只知道给我妈妈准备牛奶,怎么也不说也给我准备一杯?我今天也不想喝酒。”

    一边她用手做个小扇子,故意在脸边一个劲地扇。

    白清秀咯咯笑了出来,道:“我看你是自己的心不静,跟喝酒可没关系。你既然想喝牛奶,妈妈的这杯牛奶给你喝。”说着就将牛奶塞进了林听雨的手里。

    白兰的目光在林听雨手中的牛奶杯上扫了一下,神色如常地笑道:“别急,我再去准备一杯。偌大的陈府,难不成还缺牛奶不成?”

    林听雨却道:“不用了兰姨。有人给我妈准备了特别的饮料,包准她爱喝又养胃。”

    白清秀奇道:“哦?什么饮料?”

    林听雨故作神秘兮兮地道:“妈,是母皇星上特产的饮料哦!”

    白清秀一听还以为是未来女婿要孝敬自己什么东西,立刻欢喜非常地道:“是么?那,到底是什么?”

    她一边问一边已经被林听雨拉走了。

    林听雨假装喝了一口牛奶,就顺手将那牛奶杯子放在一个端着盘子走过来的侍者手中的拖盘上。那侍者将这喝过的牛奶送回了厨房,小眼暗中已经粘到杯子上,待到厨房无人时,小眼将这杯牛奶收进了修罗扇,又神不知鬼不觉回到了林听雨身上。

    林听雨现在有点怀疑,白清秀在死时修为都没能再寸进,而且除了诞下陈霜这一个女儿之后就一直没能再生育,是不是跟白兰整天给她送的吃喝有关系。

    白兰可并不象表面上看起来的跟白清秀那么要好哦,从她和陈知秋偷情诞下私生女这件事就可以一窥究竟。

    既然这牛奶是白兰准备的,就得好好检查。不单单是这牛奶,凡是由白兰递给白清秀的东西,林听雨觉得都有可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