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530 命犯小白花(二十九)
    “妈,你不要这样。”白玉萧已经到了自己的母亲身边,安慰起她来,“这事不怪清秀阿姨的,不关她的事。”

    白清秀愕然了半晌,终于有些回神,转头质问陈知秋道:“知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知秋脸色阴沉得快要滴下水来,道:“我怎么知道?你的女仆不知道和谁生下的白玉萧,如今居然乱扯到我头上来。”

    事情闹到了这般田地,他还怎么承认白玉萧?这个白兰,他不是说过,早晚有一天会让白玉萧认祖归宗吗?她可好,现在就急不可待地将事情公之于众,难道她觉得这样就可以逼他认回白玉萧了?

    相反,他现在丝毫不想再认白玉萧了。本来他觉得玉萧这孩子很可爱,远比陈霜这个嫡女与他贴心得多,他其实也很疼爱白玉萧的,平时没少给她修炼资源。

    可是现在,他是半点认回白玉萧的心思都没了。怪只怪这孩子不检点,明知道自己的身份还和陈华搞暧昧,而且白兰这个女人也太不懂事了,怎么能选择这个节骨眼上将事情公布出来呢?

    陈知秋的话让白清秀有少许的安慰,白兰却不肯就此甘休,指着陈知秋怒道:“陈知秋,玉萧明明是你的亲生女儿,你竟然不敢承认,那就去做亲子签订好了。”

    陈知秋呵的一声冷笑起来,道:“我为什么要跟一个跟我没半点干系的女人做亲子签订?真是莫名其妙!清秀,你怎么搞的,还不管好你的女仆,让她在这里胡言乱语到什么时候?还觉得不够丢人么?”

    白清秀的心情已经从先前的惊讶转变成愤怒,虽然陈知秋不承认,但白清秀也明白白兰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指认陈知秋是白玉萧的父亲。

    而且这许多年来,白兰和陈知秋之间虽然一直在发展地下情,但是偶尔也会在外人面前流露出情愫。以前白清秀相信白兰这个与自己情同姐妹的女仆,所以不会往这方面想,可是现在……

    再说白兰是白清秀的贴身女仆,她接触男人的机会很有限,基本上都是陈家里白清秀经常见的那几个人。当初白玉萧降生的时候,白清秀就怀疑她的父亲是陈家男子,只是白兰一直都不愿意提起,她也不好追问太多。

    而且细看白玉萧,眉眼间也有几分与陈知秋相似。

    白清秀已经确定白兰所说的十有**是事实,心中怒火中烧。这近百年来的时间,陈知秋和白兰这两个她最亲近最信任的人,竟然把她当傻子一样蒙在鼓里,暗地里生了孩子不说,她这个白痴还觉得白兰独自养孩子不容易,经常帮白玉萧跟陈知秋讨要修炼资源。

    难怪陈知秋这许多年来,对于她张口给白玉萧要东西,都是来者不拒,原来其中有这个缘故。

    “清秀,你还愣着干什么?”见白清秀没有立即带着白兰离开,陈知秋喝斥道。他生怕白兰再胡言乱语下去。

    可是不待白清秀说什么,白兰那里已经哈哈笑道:“怎么,陈知秋,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你自己干下的好事,还怕别人说吗?”

    白玉萧心里急得快要冒火了,白兰今天的行为很可能把陈知秋彻底惹火,让她们母女两个隐忍这么多年所营造的相对较好的环境付之东流。

    她道:“妈,别闹了,快跟清秀阿姨回房去,有什么话咱们以后再说。”

    白兰道:“傻孩子,以后?哪有那么多以后?陈霜如今跟了云毅蜂,他们更无情地将你和陈华的事揭露出来,你觉得你还能有什么以后?”

    白玉萧惊道:“妈,我和陈华四哥什么关系都没有,你在胡说什么呢?”

    白兰一脸地语重心长,道:“孩子,今天到了这地步,咱们娘两个就别瞒着了,把什么都说清楚。要不是陈知秋一直不肯让你认祖归宗,你当初至于为了得到修炼所需的资源而去勾引陈华吗?

    还有,以你的样貌、性格和天赋,你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会亚于罗枫、陈霜他们,你至于去不停地巴结讨好罗枫,还不得已和他发展地下情吗?你之所以要这么做,还不是想要通过得到罗枫的爱和支持,由此得到陈家的认可吗?

    你本来就是陈家骨肉,凭什么陈霜生下来就有的,你却一样都没有?你还要费尽心力地去争取。就算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到头来,你看看,他们为陈霜找了这么一门好亲事,可是你呢?你和罗枫的婚事,却被陈霜和云毅蜂搅和得不成样子。”

    白玉萧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一个劲儿地传音,让白兰不要再说下去,可是白兰好象根本就没听到似的,只是一脸的愤恨与不平,把白玉萧当初接近陈华和罗枫的真实目的全都脱口说出。

    罗枫和陈华二人听到这里,心中既震撼且愤怒,而且也惊讶万分。

    陈华虽然已经知道白玉萧和自己不可能,而且也发觉白玉萧离开自己投入罗枫的怀抱是因为罗枫拥有更好的天赋和未来,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白玉萧当初接近自己是为了得到修炼资源。这样看来,她对自己竟然没有半点感情。

    而且,看白玉萧的样子,应该是一早就知道她是陈知秋的私生女了,那么,她明明知道自己是她的族兄,居然还来勾引他,和他搞暧昧,这个女人……陈华想了半天,到底还是觉得只有“不堪”二字最适合她。

    罗枫更不用提了。陈华那里好歹已经决定放弃白玉萧了,是以听了白兰的话,他虽然惊怒,但还没到接受不了的程度。

    罗枫却是深爱白玉萧这许多年,就算刚才云毅蜂和林听雨演出的那场戏让他知道自己曾被白玉萧利用去对付陈霜,可是,却从没想过白玉萧当初接近自己其实是另有目的,根本就不是因为爱。

    这让他情何以堪?他一直以为是单纯善良的小白花纯情女,满心里竟都是利益和算计,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