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531 命犯小白花(三十)
    林听雨已经走到了白清秀的身边,扶住她已经因惊怒而颤抖的身体,低声道:“妈,我扶你回房休息吧。”

    白清秀满眼都是泪水,抬眼看到女儿,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这近百年来,她就跟个傻子似的,任由白兰和陈知秋在自己眼皮底下苟且,她还把白兰当成亲姐妹一样。

    见林听雨要把白清秀带走,白兰却怒道:“站住。”

    林听雨瞪视着她,眸中神色不明。

    白兰道:“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谁都不能走。”

    陈知秋怒道:“白兰,你到底发什么疯?”

    陈笑竹此时悠悠地说道:“啊,没想到白玉萧这个女娃也是咱们陈家的子弟呢,看她小小年纪修为已入仙尊级,想来在修炼之上也是颇有天赋,只要发展正常,步入仙帝不是幻想。”

    白兰脸现感激地道:“太上长老,倒是您替我们玉萧说了一句公道话。”

    陈笑竹垂眸,沉默着没再言语。只是他已经发了话,陈知秋就算心里再急再怒。却不敢再大呼小叫了。

    林听雨只是不想看白清秀站在这里难受,但是她却很想听白兰接下来会说什么。这么多年来,除了和陈知秋苟且之外,她到底还做没做过其他的对不起白清秀的事。

    她冷冷地开口,道:“白兰,你到底还有什么话要说?”

    白兰转眸看向她,冷笑起来,道:“陈霜,虽然你的家世和修为都要比我好,但是玉萧是你的亲妹妹呀。可是从小她就要面对你的呼来喝去……”

    “呵,”林听雨冷笑出声,“我妈倒是对你有如亲姐妹,从来不曾对你呼来喝去,可你,是怎么对她呢?白兰,别扯七扯八的,有什么事就赶紧说,我和我妈可没心思一直陪你在这里丢人现眼。”

    白兰哈哈大笑起来。

    白玉萧已经被自己的这个妈气死了。你想说自己女儿是谁的私女,你就说呗,干嘛还把自己女儿勾引男人的事也说得那么清楚?

    她以后和罗枫还怎么发展?罗枫现在会怎么看她?白玉萧想到这里就转头去看罗枫,便见罗枫一双眼睛充血瞪视着自己,好似要吃人一般。

    白玉萧急忙传音道:“罗枫,你别听我妈胡说,她被气糊涂了,说得都是疯话。”

    罗枫只冷哼了一声,没理她。今天以后,他罗枫就算不成为整个星际的笑柄,也要成为整个地球联邦的笑柄了。

    白兰疯笑了两声,又再开口说道:“丢人现眼?是啊,这么多年来,陈知秋就是怕会丢人现眼,所以就不肯让玉萧认祖归宗,让她明明是大家小姐,却活得这么辛苦。”

    林听雨质问道:“你要说的就是这些牢骚?抱歉,我和我妈可没心情去听一个破坏我们家族和睦的女人的牢骚,要说牢骚,也应该由我们来发。妈,咱们走。”

    说着她就要拉白清秀离开。

    “站住。”白兰又喝了一句。“你们一定不知道吧,白清秀,你就算出身好又怎么样?你今生今世在修炼上都不可能再寸进了。哈哈……”

    “妈,你别乱说了,快跟我离开吧。”白玉萧听到这里,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她这个妈是怎么回事,怎么什么秘密都往外说?

    她知道白兰再说下去,怕是连死罪都有了,想要伸手将白兰拍晕,忽地就听陈笑竹冷声说道:“让她说下去。”

    白玉萧惊骇地看向这个太上长老。

    陈笑竹道:“现在你有两条路可选择,要么带着你的母亲现在就离开陈家,从此与陈家再无干系;要么就让你母亲把话说完,而你,认祖归宗,真正成为陈家的一员。”

    白玉萧犹豫起来。

    林听雨嘴角飞起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嘲讽冷笑。白玉萧这种万事以自身利益为重的女人,会为了母亲而放弃进入陈家的机会么?

    认祖归宗,就意味着她从此以后将拥有陈家小姐的身份,拥有陈家这个庞大的家世背影,拥有和陈家其他子弟一样的丰厚修炼资源。

    白兰已经再度开口,不无咬牙切齿地说道:“白清秀,告诉你吧,你不是一直都很希望象你的丈夫那样有朝一日步入仙帝么?你做梦!你这辈子都别想在修炼上再有所进步了。

    早在八十年前,我就让玉萧弄来了降云草,和在你的饭食里,让你吃了下去。降云草,你知道那是什么吧,一种可以让修炼者的根骨就此停止生长变化的仙药,你和我一样,都是个永远不能步仙帝的主。”

    白清秀听到这里,已经气得泣不成声,指着她只道出一个字:“你……”

    林听雨道:“白兰,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无耻卑鄙,枉我妈这么多年来一直将你当亲姐妹看待。不过,我妈永远进入不了帝级,作为报应,你的女儿白玉萧这辈子也永远进入不了帝级,咱们两方,算是扯平了。”

    白玉萧听得身心一震,骇然问道:“陈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林听雨说着扬唇冷笑起来,其实她根本就没给白玉萧的功体动什么手脚。但是,现在动手脚也不迟啊!

    为了监视白玉萧,她可是早在白玉萧的身上留下了她的无限妙音功力。以她仙帝之能,想要象当初云毅蜂废掉陈霜的帝级修为、令陈霜的修为滞留在仙尊再也无法寸进那样,来废掉白玉萧的根骨,可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现在有陈笑竹看着,她却是不好真的动手。而且看陈笑竹现在的反应,他已经多少明白一些白兰今天为什么会这么异常了。

    白兰,一个修为低下的女仆而已。陈笑竹,以及整个陈家,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可是白玉萧,这个将来有可能步入帝级、拥有陈家骨血的私生女,陈笑竹和陈家会持什么态度,林听雨现在却是暂时猜不出来。

    只是听了林听雨的话,白玉萧已经神色慌张起来,毕竟仙帝的手段离奇,不是她能够想象。

    她质问道:“陈霜,你对我做了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