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532 命犯小白花(三十一)月票九十加更
    “什么都没有做。”回答她的却是站在林听雨身侧的云毅蜂,“就是在你身上放了一只虫子而已。”

    陈笑竹眉头皱了皱,无奈道:“毅蜂,你这样做就不好了,白玉萧如今的身份未明,说不定她会成为你的小姨子呢。”

    云毅蜂道:“虫子是在母皇星的时候放的。当时她跟在我们公主元蜜身边,表面上天真纯洁得跟小白花似的,可是眼睛里的奸邪却瞒不过我。

    我担心我们公主会不留神被她算计了,所以就放了只虫子在她身上。既然太上长老不希望我对她做什么,那,这只虫子我以后不再动用就是。”

    陈笑竹听了这话半点也高兴不起来,眉头又再皱了皱,因为他听出云毅蜂这话里有点玄机啊!他问道:“怎么,你先前曾动用过那只虫子?”

    云毅蜂道:“是啊,她老是惹我的未婚妻不高兴,所以我就动用了那只虫子一次。太上长老放心,这只虫子只是会让白玉萧的修为暂时停留在仙尊期,待到八百年之后,她还是有机会突破步入仙帝的。”如果那时候她还活着的话。

    八百年?白玉萧听了这话险些晕过去。

    林听雨惊讶之下暗中传音道:“毅蜂,你说的都是真的?这种虫子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动用的?”

    云毅蜂呵地轻笑一声,传音道:“在你们离开母皇星的时候。那时元蜜告诉我,是她挑唆你和元蜜打起来的,我就动用了那只虫子给这坏心肠的丫头一点教训。”

    只是白玉萧自己对此却一无所知,虫族的神通当真让人瞠目结舌。林听雨无语了片刻,道:“那你居然跟我们太上长老说,是为了我才动用的那只虫子……”

    云毅蜂一笑,道:“你不觉得我这么说,陈家和地球联邦以后会更看重你吗?”

    这两人传音的功夫,陈笑竹已经被云毅蜂的话气得嘴角抽了半天。他按捺下心头怒火,以长辈的口吻,带了几分埋怨地道:“毅蜂啊,你这不等于是废了陈家的一个未来仙帝嘛!”

    云毅蜂却是笑眯眯地道:“我加入了陈家,也给陈家增加了一个顶峰仙帝哦!”

    他这表情,简直跟对面就算不笑时眼睛也跟笑着眯成月牙似的陈笑竹超级象,典型地在复制表情。

    陈笑竹一时无语。

    云毅蜂又道:“放心吧,我和陈霜结婚以后,会为陈家生下很多的仙帝。”

    林听雨顿时石化,丫的这种话,这位也这么大言不惭地公然说出来。

    “呵呵!”陈笑竹只得报之以干笑了,不然他还能跳过去把云毅蜂也废掉,替白玉萧报仇不成?

    云毅蜂又再说道:“太上长老,你其实不用为白玉萧担心,只要我的未婚妻什么时候对她的气消了,我就让那只虫子离开白玉萧,那时候白玉萧的功体就会恢复如初。”

    林听雨默。她对白玉萧的气是不会消的,所以就让白玉萧一直这么下去吧,啦啦啦!

    她见陈笑竹朝自己看过来,就赶紧看向白兰,问道:“白兰,你的话说完了没有?”

    白兰道:“没有,我还有一堆话没说呢。”

    白玉萧急得快要跳墙了,道:“妈,你还想说什么?算了吧,赶紧……”

    “白玉萧,你打算选择带你妈离开,是吗?”陈笑竹冷冷地打断她,道。

    白玉萧的心咯噔一下,如今的她修为被困在仙尊级,若是没有陈家这个后盾,云毅蜂可能把放在她身体里的虫子取走吗?

    如果这只虫子一只待在她的身体里,那她今生只怕都与仙帝无缘了。

    “玉萧,你别管我,让我说。”白兰说着抽了一下鼻子,抹了一把眼泪,“我在陈家忍了这么多年,象狗一样服侍着白清秀……”

    林听雨哧笑出声,道:“说的你好象受了很多委屈似的。你问问这陈家,谁不知道你是我妈身边最受宠的贴身女佣,你在陈家过的生活,比陈家的太太都一点不差。”

    她这话音刚落,散落在周边角落里,本来是服侍宾客的仆佣们就纷纷议论起来:“是啊,白兰这么多年养尊处优的,除了九太太的事她会管点儿,她什么活都不用管。”

    “切,日子比个奶奶过得都悠闲呢,居然还这么不知足。”

    “竟然跑去勾搭九爷,看样子是早就想把九太太取而代之了,也不想想,她要是没有九太太,会过上这么优越的日子?真是忘恩负义。”

    ……

    白兰听到众人的议论,脸上的神色更加悲凄,道:“你们这么说,不过是嫉妒我为九爷诞下了子嗣而已。如今我为九爷诞下了女儿,将来我还会为他诞下儿子,让他的血脉和我的血脉融为一体,传承下去。”

    林听雨听到这里,便故意引诱她道:“就算是为我爸生儿子,那也是我妈,轮不到你。”

    白兰咯咯地怪笑两声,道:“你妈?你说的是白清秀?她生儿子?不可能,我每天都在她的牛奶放了神仙药,她是不可能生下儿子的。”

    “啊……”白清秀听到这里险些晕了过去。

    神仙药,是一种隐晦的说法,实际上是一种名叫“断仙根”的仙药,就是给仙人们专用的避孕药。

    在这个世界里,因为人类的基因变异,修炼者远不似一些修仙界里的修炼者那般难产子嗣。他们的生育能力和普通人一样。

    但是这“断仙根”却能令人的生育能力停止,长期服用,它还会对人的生育能力造成一定的损坏。只是断仙根这种药非常奇特,无色无味,就连仙帝也难以察觉。

    所以,白兰给白清秀下了这种药近百年,竟是没有人能够发现。

    关键还在于白清秀自己,这百年来对白兰极为信任,从来就没想过这个从小与自己一起长大的白家家生仆佣会害自己。

    陈知秋听到这里脸色越发地难看,怪不得他现在都没能有儿子,敢情都是这个白兰在搞鬼。他以前还对白兰的温柔缱绻有着几分的留恋之意,现在说恨她入骨也不为过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