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534 命犯小白花(完)
    本着陈霜的意愿,林听雨虽然用这副肉身为云毅蜂孕育了不少子嗣,可是也确实把云毅蜂虐得够呛。

    结婚才只三年,虫族第一强者怕老婆怕得要命的事就在整个星际都传播遍了。云毅蜂服侍林听雨就跟小李子服侍慈禧太后那般尽力且小心,倒也让林听雨在这个世界的几百年过得好不舒心。

    白玉萧虽然留在了陈家,可是她没能等到云毅蜂把她身体里的虫子取走,就被罗枫暗中找罗家人使手段,将她派上了极危险的战场,死于战场之上。

    因为没有了陈霜这个可利用的对象,罗枫这次没能得到陈家的支持,罗家转而去提携其他有天赋的后辈,罗枫没能象前世那样登上军部第一统帅的宝座,而且可能是爱情不顺的缘故,导致他在修炼上的信心也受到了干扰,令他在步入仙帝之后修为就一直没有再突破。

    直到他死,他也只是一个初期的仙帝,这导致他在军部的职位也一直维持在林听雨前往母皇星时的状态,没有得到升迁的机会。

    虽然林听雨没有刻意去替陈霜报仇,不过罗枫也好,白玉萧也好,他们都得到了他们应该有的报应。而且陈霜的母亲白清秀,在虫族得遇新的知己,日子过得相当滋润,后来还给陈霜生下了小弟弟,一直活到近千岁,这才寿终而亡。

    这让陈霜很是满意。

    林听雨回到花花世界,小七亮出了那张她每次任务完成时都会看到的表格。

    林听雨

    灵魂强度:二级,8790分(10000分三级);

    **强度:二级,7900分(10000分三级);

    神灯技能:无限妙音,二级,9500分(10000分三级);

    星玄,二级,5460分(10000分三级);

    时空技能:仙识,二级,8790分(10000分三级);

    变身术,二级,8200分(10000分三级)

    木隐术,二级,10000分(10000分三级);

    时空战技:坠空印,二级,7930分(10000分三级);

    修罗三风斩,二级,9850分(10000分三级);

    时空异宝:控鬼仙符;阎灵碑;紫薇祖碑;应湖音;修罗扇,梅仙妖骨。

    灵魂分身(第一魂壳):莫菲;

    精灵:恒星之眼、木精灵王、(彼岸)花精;

    灵兽:狐仙宁欣;蛊仙青鸟;

    鬼仙:皓月;

    鬼奴:爱德华、苏拉。

    林听雨发现这表格上的所有项都涨了数百分,包括灵魂和仙识,就连肉身强度也跟着上涨了不少。尤其是星玄,可能是因为分数尚低的缘故,它居然涨了八百多分。

    她猜测这可能与她曾被那个神秘女人送去穿越了两个时空有关。

    这次成绩上涨,因为要带动灵魂和仙识的成长,其他技能仍旧没象过去那样一下子上涨上千分。不过,林听雨觉得这样挺好,她知道肉身强度、灵魂强度和无限妙音、星玄这两项神灯技能于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如今灵魂强度、仙识和无限妙音都已经达到了仙帝后期的强度,这会令林听雨在未来的二级时空的任务里行事相对稳妥与安全。

    小七道:“这次任务让陈霜很满意,她的满意度令你可以多获得一百分的加成。除了神灯技能之外,你可以加在其他任何一个技能之上。”

    林听雨想了一下,便道:“就加在坠空印上吧。”

    这样,她的两项战技就都达到了仙帝后期以上,虽然受穿越后的肉身强度所限,但能够施展出来的强度比例应该会有所提升。

    当然,若是她穿越在一个小凡人或者还未入仙境的修士身上,坠空印也好,修罗三风斩也好,她想要使出仙帝之能,就且等着自爆吧。

    所以说,灵魂、仙识和神灯技能的提升才是最主要的。它们对于肉身的强度虽然也有依赖性,但是照战技的使用限制却相对弱上许多。

    林听雨被小七挥手送出了花花世界,让她无语的是,她居然又再听到了那个神秘女人的声音:“你又从花花世界成功归来,不知道你是否还能为我改变那些既定的命运?”

    对方声音未落,只是让林听雨感觉逐渐远去的功夫,林听雨就发现自己有一种一头坠落的感觉。

    经验丰富的她知道自己恐怕已经又被那个神秘女人送到这女人的某一世了。

    刚刚落入新的身体,林听雨就听到周围有吹吹打打的声音,好象正在举行什么庆祝仪式,因为多是唢呐和胡琴之类的琴音,猜想可能是古代。

    林听雨利用仙识和无限妙音探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并无危险,只是她待的地方有点特殊,竟然好象是一个古代娶亲的花轿。

    林听雨赶紧整理了一下刚刚涌她脑海中的记忆。

    这一次她穿越到一个名叫李梅的女人身上,此时的她正在被送往夫家去成亲的路上。本来父母为她挑选的是一个顶好的婚事,对方在那个时代算是个小康之家,生活虽说不上多富余,但也不会挨饿。

    可是中途也不知怎么送亲的人就将她送错了地方,送到了同村另一个出嫁女人陈虹应该嫁的夫家。而且陈虹是被她家里送给人家冲喜的,那个男人已经病入膏肓,就快要死了。

    陈虹出身的陈家其实是个小康之家,在村子里过着被人艳羡的吃喝不愁的生活。陈虹也是自小就传出貌美与贤德之名,十里八乡都非常有名。

    她刚刚十五岁,从小就与对方订的娃娃亲。据说对方颇有势力,陈家虽然明知道那个男人从小就百病缠身,可以说是用药罐子喂大的,走路都走不动,却是在对方提出娶陈虹冲喜时不敢不从。

    既然到了冲喜的程度,那个男人肯定已经不行了,陈虹并不想小小年纪就嫁到人家去做寡妇。不过,她也不是个没心眼的人,在明知道对方家大业大,拥有他们陈家不可能抵抗的势力的情况下,还胆敢违抗对方家族的决定。

    她假意顺从,而且还做出一副贞节烈女的样子,给对方家族来提亲的人留下非君不嫁的好印象,让对方一大家子都对她感怀非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