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536 冲喜(三)
    林听雨心中正纳闷得很,与小眼交流道:“小眼,你说这巫家怎么这么怪,明明是修仙世家,这巫千年的父母又都是修行之人。新娘子抬进来时,是不是他们选定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们的灵识探查全都失灵了吗?”

    小眼也注意到了这一点,道:“这事我也觉得怪,难道说,那个巫千年的命理与这整个巫家都息息相关,导致这巫家的人对于与这种命理息息相关的人的探查能力全都受到了影响?”

    它的意思是,巫家的人根本就探不到有关陈虹的任何事。可是,这盖头下不是陈虹而是李梅,他们也探查不到么?

    小眼又道:“难道说,是时间?在与他们这种古怪命理有关的时辰里,他们的探查能力会失去作用?你的无限妙音能发现他们的灵识有什么异常吗?”

    林听雨道:“我并没发现他们的灵识有异。”

    小眼道:“那就不是他们的灵识有问题。”

    这时候,便听巫辰道:“事已至此,不管怎么样,在这个时辰就得拜堂。过了时辰,不管是谁来冲喜也没用了。”

    林听雨忙道:“你们并非是我许配的贺家,我岂能随便与人拜堂。你们若是敢来逼我,我就一头撞死在桌角,以死明志。”

    陈虹不是用这招让巫家很是感慨吗?她又不是不会用这一招。

    巫辰哼道:“小小年纪,又是个没见识的村姑,如今连站都站不起来,却敢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倒也有几分胆色。可惜啊……”

    呼延明丽道:“此事事关我儿的性命,又与咱们整个巫家息息相关,怎可如此糊涂行事?”

    巫辰冷冷地扫了她一眼,道:“我早就提醒过你,一定要派人看着那个陈虹,直到花轿真正将她抬到咱们巫家来。可是你却说那姑娘是个有气节的……哼,此事出了差错,你这个当家主母罪过最大。”

    他这话虽然说一半留一半,不过林听雨也听出几分内含来。多半是巫家本来也在担心事情有变,所以打算派着人看着陈虹,可是呼延明丽觉得陈虹有气节,如果真的派人看着陈虹,到时候惹怒陈虹反倒会让事情变得麻烦。

    有气节的人,一旦觉得人格受到侮辱,可能会采取比较激烈的做法,比方说以死明志等等。当然陈虹肯定是不会这么做的,但是在呼延明丽眼中,陈虹却是这么一种让她这个修士都难免有几分敬佩的人。

    “罢了,继续拜堂吧。”巫辰不耐烦地道,“事已至此,还能怎么办?这个时辰再去抓那个陈虹来拜堂,还来得及吗?”

    话音未落,便听外面有家丁跑了过来,急匆匆地道:“老爷,夫人,外……外面又来了一个新娘子,只是……只是……”

    “只是怎么样?”巫辰一听这里立刻紧张起来,但根本就不待家丁回答,他就对呼延明丽道:“去看看这个是不是陈虹?”

    说完便起身大步流星地带着呼延明丽往外面走去。

    林听雨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宁欣赶来得及时。那贺家在发现新娘送错了地方,就立刻将陈虹重新放上了花轿,往李家村的陈家抬,半路被宁欣给劫了送到了巫家来。

    林听雨已经掀了盖头,露出一张只能算得上端正的脸来,看着那个被唤来替巫千年拜堂的男子巫千延。

    她抬头扫了一眼整个大堂,幽幽地说道:“我感觉到这深宅大院之中充满了特别的气息,一种被诅咒的味道……”

    巫千延听到这里脸色不由得一变。

    看来是猜对了。林听雨心道。这个巫家应该是受到过诅咒,她刚才的话只是在试探。

    诅咒的内容,林听雨猜测,有可能是到了第几代就会出现一个特殊命格的人,此人不但身体衰弱会早夭,整个巫家还会被他这种命格牵连,某些修士的能力会被这种命格完全压制。

    至于这种诅咒,会不会因陈虹成功冲喜而破掉,林听雨却是猜不出来了。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诅咒,又是什么级别的诅咒。

    陈虹被呼延明丽拉了进来,一身的喜服已经杂乱,头上的凤冠也歪到了一边,形象看起来分外狼狈。

    “不管那个狐仙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她将陈虹送了过来,对咱们巫家就是有恩。”巫辰一边走一边说,重新坐到高堂之位看向陈虹时,脸上阴晴不定。

    呼延明丽将陈虹甩手扔到地上,厉声道:“赶紧拜堂,再想耍什么花样就乖乖地受死吧。这里可不是你们陈家。”

    宁欣已经将陈虹买通送亲的人,将新娘送错夫家的事跟这两人说了出来。

    说完,呼延明丽又瞪向林听雨,道:“你退到一边去。”

    林听雨赶紧乖乖地退到了角落里。

    只是巫千延的目光却追随着她,暗中竟给巫辰和呼延明丽传音,将刚才此女说这大宅中有诅咒的事告诉了他们。

    巫辰和呼延明丽皆是一震,惊讶万分地转眼扫了林听雨一下。

    事关重大,时辰耽误不得,司仪已经开始主持婚礼,呼延明丽已经用她的灵识控制了陈虹,硬是让她与巫千延拜了堂,然后就将陈虹送入洞房了。

    此时还是午时,要到晚上新郎才会被送到洞房里去。巫千年也是在第二天凌晨才真正断气的。是以呼延明丽和巫辰让巫千延代替他们招呼客人,却暗中将林听雨带到了后院无人的房间里。

    “你是什么人?”呼延明丽质问。

    巫辰则是挥手间就设置了一个隔绝结界,免得外界的人听到这里的谈话。

    林听雨道:“民女乃是李家村的村姑李梅,今日本来是我的大喜之日,应该被送到贺家村……”

    “好了,”呼延明丽不耐烦地打断她,“我不是想听这些。我是在问,你怎么知道这里受到过诅咒?”

    林听雨微怔,喃喃道:“我……我只是感觉到有一些特别……”顿了一下,又道:“难道这里真的受到过诅咒?怪不得感觉怪怪的,你们明明不是凡人,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