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545 冲喜(十二)
    但是一般人,听了林听雨的那句提点,应该都会在子母蛊为虫时,用培育虫蛊的方法来培育它;而在它化为植蛊时,就用培育植蛊的方法来培育。

    小眼道:“那个巫英海培育不出来,再来找你算账,看你怎么办。”

    林听雨道:“过段时间他来的时候我就告诉到底该怎么培育就是。”

    小眼道:“那他不还是能够培育出来么?”

    林听雨道:“是呀,只不过一旦子母蛊在它为植蛊时按植蛊的方式培育过,就会延长它成熟的时间。”

    之所以众仙家会将子母蛊完全当成虫蛊,是因为它化为植蛊时,也充满着虫蛊的特征,比如说蠕动,触角探查而动等等。所以,仙家们都以为它只是形象上有所改变,并不清楚其实子母蛊已经入进入植蛊状态。

    小眼道:“所以……”

    林听雨道:“他培育成功的时间会往后延迟几千年,不碍事的。”

    小眼直翻白眼。

    瞳瞳实在忍不住了,搭言道:“是他不能碍你的事,还是你觉得他培育子母蛊成功的时间被推迟几千年于他无碍?”

    林听雨笑眯眯地答道:“此语双关。”

    瞳瞳撇了下嘴。

    林听雨解释道:“他一代仙帝,在仙界已经可以横着走了,要这种蛊还有什么大用?他培育出来,真正有大用,应该是飞升到神界之后。”

    瞳瞳道:“培育这种蛊就得花费千年,再被你施计推迟了几千年,那岂不是要好几千年了。万一这期间人家飞升神界,正好要用这种蛊救命呢?”

    林听雨道:“拜托,他只有仙帝中期,想要飞升还早得很呢。”

    话音刚落,她突地就觉眼前一花,一阵风起,那个巫英海居然去而复返。

    林听雨讶然道:“阁下怎么这么快就去而返了?给我送仙食来了?不用这么着急……”

    话未说完,便听巫英海道:“我刚才离开后仔细想了想,象你这么奸诈的人,会把培育子母蛊的方法如实告诉我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了。

    也许你根本就是乱说一气,又或者是说一半留一半,把关键性的注意事项按下不说,我若是这么稀里糊涂地培育下去,我好不容易弄到手的流金子母蛊说不定就得在几百上千年后化为泡影。

    你若没有步入仙境,估计和你的父母那时都已经化成了白骨,我上哪儿找你算账去?”

    修罗扇里,瞳瞳已经捂着肚子笑得滚到地上去了。

    林听雨抚额,心说:“瞳瞳,你到底是哪一边的啊?”

    她脸现无奈之色,道:“既然阁下不信任我,又为何去而复返?”

    巫英海道:“这流金子母蛊放在你这里,你来为我培育。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看一回,要看到我的流金子母蛊健康成长,我才会给你提供你想要的仙食。”

    顿了一下,他又道:“你难道真的以为,你向我要仙食,我会不知道你想要干什么?有了仙食,你的根骨就可能受到改变,变得适合修行,他日重新步入仙帝也未可知。”

    林听雨只得道:“既然你这么信得过我,放心将这么珍贵的蛊放在我这里,由我培育,那我……”

    “要是养出问题,我就把你的父母关起来。”巫英海道,“关起来之后他们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林听雨发狠道:“你就不怕我提前收拾了陈虹,让你们巫家破除诅咒的希望破灭?”

    巫英海道:“你敢这么干试试!”

    “我……”别说,林听雨还真不敢这么干。她头痛无比地道:“好啦好啦,我会好好地替你养你的仙蛊的,这样你满意了吧。”

    放在她这里养不还是一样,什么时候养成照样是她说的算。嘿嘿。

    谁想,便听巫英海又道:“我知道流金子母蛊成熟的年限大约是两千年到三千年,我给你三千年的时间,明白了吗?”

    好吧,仙帝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林听雨只得郁闷无比地点头道:“是,‘民女’明白了。‘民女’一定谨记仙帝大人的命令,日夜精心照料和看护仙帝大人的流金子母蛊,一定将它们养得白白胖胖的,将它们早日养成。”

    她在暗示,你这堂堂仙帝欺负一个凡人有意思吗?

    “你有这份心就好。”巫英海道,“我堂堂仙帝,不会让你一个‘凡人’白干活的,会记得给你这个‘凡人’带来精美的仙食。哈哈……”

    说完,他再度化成一阵风飘忽而去,整个房间里还充溢着他得意至极的大笑声。

    什么狗屁仙帝,居然跑来欺负她一个凡人,还明显欺负得很是嗨皮,真是为仙不尊!林听雨心中暗咒。

    小眼道:“你一界凡人,他怎么那么放心地将这样难得的仙蛊交给你?”

    林听雨道:“因为他已经有八成把握可以确定,那个替我控制流金子母蛊的高人,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他说是让我养,其实是让那个高人养,只是有我这个中间人在,那个高人不大可能会拒绝替他养蛊。”

    她一边说一边已经将流金子母蛊送进了修罗扇。

    小眼哼道:“他就不怕他认为的那个高人突然跳出去将他拍扁?”

    瞳瞳哧鼻道:“拜托你啦,人家好歹是一个仙帝,就算是有顶峰仙帝在暗中保护着姐姐,但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凡女真的就跳出去与仙帝为敌?

    更何况,就算是仙蛊,也是从最低阶养起来的,刚开始的这许多年,是根本就需要费什么力气的。他笃定姐姐后面的高人不会拒绝,才将仙蛊拿来的。

    待到三千年以后,谁能确定谁是什么样?说不定那时他这个仙蛊的主人都已经不在了,这一队流金子母蛊就成了青鸟的,换成谁谁都不会拒绝。”

    小眼立刻也哧鼻以对,道:“哦,敢情你和清清一样诡计多端,算计得门门儿清的。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女人都是一样的奸诈会算计。”

    “谁诡计多端了?”瞳瞳怒喝,这个小眼对她真是越来越没个样子了,“分明就是你自己愚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