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546 冲喜(十三)
    说完她冷哼一声,唰的一下飞走,消失在遥远的黑暗之中。瞳瞳已经又跑到青鸟所在的神境去了。

    “小眼,别再跟瞳瞳呕气了。”林听雨劝道。她知道小眼虽然总是把瞳瞳气得够呛,可是每次气完了瞳瞳,它也很不开心。

    小眼只是气鼓鼓地道了句:“你别管。”顿了一下,又道:“其实你也很喜欢那个青鸟,对不对?”

    林听雨叹息了一声,道:“青鸟和你,都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象亲人一样。你们在我的心中,和爷爷、无影是一样的。”

    小眼愤愤地道:“可,明明是我先跟你在一起的。”

    林听雨道:“说的是啊,所以我和你的感情一直很深呢。”说着,她进入修罗扇里的仙识化成了一只手抚摸着小眼光秃秃的小脑袋瓜。

    “那,我和青鸟在你心里,到底谁比较重要?”小眼很是较真地问。

    林听雨喃喃道:“怎么你们血眼也会提类似的问题呢?”

    小眼奇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林听雨道:“有女人会问他的丈夫:‘如果我和你妈一起掉进了湖里,你是先救我还是先救你妈?’”

    小眼理所当然地道:“当然是先救妈了。一个男人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而不要生他养他的妈呢?”

    林听雨噗哧一笑,问道:“那我问你,如果我和瞳瞳同时遭遇致命危机,而你只能救一个,另一个只能任由她死去,你是救我呢还是救瞳瞳?”

    小眼沉吟起来,半晌过后,也没吭声。它还在很仔细地想呢。

    “你慢慢想,不着急的。”林听雨道。

    “嗯。”小眼居然很是郑重地应了一声。

    林听雨无语了一下下,这个小眼,有时候感觉它真象一个单纯而且任性的孩子啊!

    可,小眼越是这样,林听雨就越是替它心疼。但,感情的事她知道自己没权利强迫任何人。所以,她只能放手让小眼和瞳瞳他们自己去发展。

    那两个被派来伺候林听雨的丫环其实一早就守在了门口,等着林听雨起床后传唤她们。只是林听雨还没来得及传唤,那位仙帝陛下就已经两进两出了。

    到现在太阳都升到半空了,这两个丫环都在琢磨着这位巫家请进门的“李小姐”怎么这么能睡?

    等到她们被传唤进去替“李小姐”更衣的时候,就看到吃剩下的糕点盘子,已经没了大半,更是心中鄙夷。

    两个小丫环虽然是仆人,但只是灵根差,修为涨得慢而已,可是她们也是有修为的,都在暗中传音呢。

    “你说这个李梅,听说昨天自称仙帝呢,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能是真的吗?你看看,睡到日上三杆才起,起来也不洗漱就把点心吃了大半,哎呀上面好象还有口水呢,真恶心。”

    “是啊,我看她也就是地道的村姑,哪有半点女帝的气质和气场?”

    ……

    林听雨任由她们二人服侍着更衣,冷不丁地说了一我句:“给我准备了什么早膳?”

    两个丫环相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名叫小雅的,道:“李小姐,这个时间都快吃午饭了。而且,您早上不是吃点心了吗?”

    “那点心是你们的祖师巫英海吃的,而且还往里面吐了唾沫,你看不出来吗?恶心死了。”林听雨故意阴阳怪气地说道。

    两个小丫环脸色皆是一变。但是很快就觉得林听雨所说并非属实。

    那第二个小丫环小芸冷笑吟吟地道:“李小姐,我们的英海祖师已经闭关好几百年了,连我们都没见过呢。”

    林听雨道:“你们修为低,就算他在你们面前走过去你们也看不到。他昨天就出关了,为了见我而出关。

    去,命人准备早膳,本帝如今修为尚浅,尚无法达到辟谷的阶段,一日三餐不能落下,这样才能保证体能修炼,也有力气替你们巫家办事。”

    她说着说着就冷下脸来,目光更加冷上十分,瞪着这两个派来服侍她的丫环,脸色着实阴沉得很。

    小雅和小芸修为低微,与凡人其实也没太大差别,被她这么一瞪,不免心里打鼓,赶紧退下去忙活早饭了。

    早饭后,林听雨想到李梅的父母昨天也被接到了这里,便立刻出了房间前往这对乡下夫妻的居所。待到了那里,她发现这两夫妻所居的房间布置得也相当舒适,这才放下心来。

    “梅子,到底怎么回事?送亲的人把你送错到了巫家,巫家既然早早地发现新娘子搞错了,又让那个正经的新娘子拜了堂,就应该赶紧将你送去你的夫君贺家啊,怎么反倒把你扣下,把我和你爹也硬是接到这里来?”

    李母一见她立刻就拉着她的手,眼泪汪汪地焦急询问起来。旁边的李父也是不停地哀声叹气。

    象他们这样的老实乡民早就习惯了脚踏实地地做人,跟贺家那样的乡绅攀上亲事,他们都已经觉得是高攀了,这个巫家,是他们只能仰望的家族,他们知道以他们的能力,女儿要留在这样深的大宅子里,于女儿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的想法一点没错。当初的李梅就是如他们所猜测的那样,在嫁入李家之后,被困居在僻静的角落里,到死都没有人过问。

    林听雨道:“娘,爹,你们不用担心,在这里有吃有喝,有什么不好?等安顿好了,我就带你们去城里逛逛,看看有什么喜欢的玩意儿,咱们就买下来。”

    李母忙道:“傻孩子,这巫家哪是咱们待的地方啊!况且人家自己选的媳妇李虹,不是已经嫁进来了么?咱们应该赶紧离开才是。”

    李父也道:“是啊,在这里住着我心里不踏实,昨天一晚上都没睡好。就算你和贺家的婚事不成了,但住在巫家不行。”

    林听雨道:“爹,娘,你们有所不知,他们看中了我的绣工,想留我在城里负责给他们提供绣活。我已经和巫家达成了交易,日后只要给他们想要的绣活,他们就会提供我在城里的住宿花销,每月都有固定的银钱可赚。这可比咱们回乡下种地强多了。”(未完待续。)